2017-06-23

悉尼Reid选区的联邦议员克雷格•朗迪与他的“社区顾问”杨东东

作者:Clive Hamilton and Alex Joske

2016年大选之夜,克雷格•朗迪(Craig Laundy)被一批二十几个竞选支持者团团围住并合影,他笑容满面。这批人帮助他保住了他3年前从工党手中抢过来的里德(Reid)选区议席。
合影时,朗迪的手垂放在这批人中间的一名男子肩膀上。此人名叫“杨东东”,自称是朗迪的“社区顾问”。他还是朗迪在本选区里与庞大的华人社区沟通的主要渠道。
照片:克雷格•朗迪在2016年竞选胜利庆祝会上,他的手放在杨东东的肩膀上
这位自由党议员断然否认他与杨存在亲密关系的指称,一口否定杨以顾问的身份为他工作。然而星期一,朗迪自已的临时员工之一阿曼达•李(Amanda Li)对费尔法克斯媒体说,杨是一个“顾问”(consultant),与他关系“挺密切的”。
朗迪还宣称对这位中国出生的商人背景故事完全不知情,特别是对他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一无所知。
照片:Craig 朗迪(手持中国、韓国国旗)与杨东东(右一)在抗议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活动上
星期三,在被问及杨与中国共产党关系时,朗迪说:“关于这些指控,我一概不知情。”
跟着(涉北京的)钱走
不管这两人关系的准确性质是什么,显然杨要在自由党议员朗迪仕途发达时与他保持亲近。同样显然的是,这位华商已经与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建立了亲密的、长期的联系。据杨自己所述,他在寻求推进中共的目标。
费尔法克斯媒体和澳广“四海一家”节目已经披露了牵涉北京的金钱对澳洲政治的影响模式,很令人担忧,特别是工党纽省分部的情况。随着证据浮现,政客们正坐立不安。他们在收受这些政治捐款人的慷慨赠与或捐款时,根本就不管捐款人或者资金源头的动机如何;在收受捐款后,便显露出亲北京立场的意愿。
然而,捐款只是中共影响澳洲政治的其中最明显的和最具潜力的渠道。与中共联系紧密的人数虽少但渐多的澳洲华人现在寻求在这个国家政治结构中占据角色。
照片: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黄向墨、克雷格•朗迪和杨东东在2016年的一个中国新年庆祝活动上。
当前的趋势是,澳洲政界因受到北京特工影响,暗中摆动移位,成为联邦政府和安全部门关注的中心。也让一些为了逃脱中共控制而来到澳洲的华人公民感到忧虑。
为国外的祖籍国服务
1989岁末来澳洲之前,杨是上海的一个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支部副书记。在社交媒体上,杨自豪地回忆起他在党内权力等级结构中的时光,分享了自己在数次党的会议上拍的老照片。

照片:克雷格•朗迪、马尔科姆•特恩布尔、马朝旭大使和杨东东在一个中国新年活动上
1988年,他的名字被刻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光荣榜上。 他作为一个致力于青年团宣传党的使命的工作干部,被授予“上海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198964在天安门广场的亲民主抗议者被屠杀事件震惊了澳洲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他向所有当时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提供了保护签证。悉尼反共团体“民主中国阵线”的著名成员秦晋说,杨东东在屠杀事件发生之后抵悉尼,在获取这一类别签证资格方面显得很“绝望”。
杨当时加入了民阵并参加了抗议活动。最终,他拿到了永久居民身份,接着入了籍。
从反共到效忠
从杨较为近期的生意行为中,已经看不到他早年在澳洲从事过反共活动的踪迹。他的反共旧友秦晋说,杨现在是作为中共在澳洲的最强大的支持者之一推销自己。
杨是“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海外委员,也是其分部“上海侨联”成员。据杨的公司之一介绍杨时描述,上述(“侨联”)组织是中共统战部的一部分。统战部是一个独特的秘密运作以动员海外华人推进北京利益的游说组织。星期三在简短采访中,杨说上海的侨联是“一个共产党的协会”。
杨将自己2004年向上海侨联递交的入会申请书临时张贴在互联网上。该申请书详细地叙述了他代表中国政府所进行的活动。在申请书的最后,他提到,有关官员若想进一步查询他的情况,可以向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或驻堪培拉的大使馆查证。
杨的生意活动包括在悉尼开了一家电讯商店。在上述入会申请中,他还宣称他向访澳的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奥委会、中国外交官们,甚至来澳的中国海军提供了电话服务。前外交官陈用林确认了这些说法。这说明杨某种程度上已经获得了中国领事馆和大使馆(也负责中国情报搜集工作)高层次的信任。当被问及他提供电讯服务事项时,杨在星期三说他“很早之前”曾经向领事馆和大使馆提供过手机电话。他想不起是否曾经向海军和来访的官员提供过电话。
原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政治官员陈用林曾在2005年叛逃引发争议风暴。他说,杨“与领事馆建立了亲密、密切的关系”。
陈说,杨曾经向领事馆报告,澳大利亚情报局找过他,要他提供关于这些电话的资讯。澳大利亚情报局对(情报)行动事项不作评论的政策意味着此事无法得到确认。
杨在申请书中还陈述了他向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中国中央电视台等中国国有企业提供了电话。这种商业关系说明他受到中国政府一些人信任。与国有企业的生意合同是一种经典的奖励忠诚的方式。
从活动人士到(间谍)网络成员
在现已臭名的2008年堪培拉奥运火炬接力中,上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被成车成车地运去,以发泄愤怒,时而展现嚣张的爱国主义。杨当时是两个“纠察总队”的队长。此前,他曾对一个中国国有媒体单位说,他会保护火炬免受藏独活动人士的破坏。因所见所闻产生灵感,他写了一篇题为“今夜湖边无眠—澳大利亚保卫奥运圣火纪实”的文章。
他组织过许多反对达赖喇嘛的抗议活动,以干扰这位藏人领袖的访问,其中有2015年那一次。他在2014的上述申请书里说:“在达赖几次窜访澳洲期间向澳洲主流社会积极宣传新西藏的成就。”
杨还是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译者注:似应为“悉尼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这是另一个依附于中共统战部的游说团体。
杨的团体与亿万富翁黄向墨为首的同名“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紧密合作。后者活动最近被严密盘查。这位慷慨的政治捐款人是悉尼华人社区中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2015年,澳大利亚情报局曾秘密警告主要政党:鉴于黄与中共的密切关系,他的政治捐款是有风险的,可能幕后有人操纵。
通过几个表面聚焦于商务开发的澳洲组织,如“澳中商业峰会”,杨搜集了自由党人员的联络方式。2015年,艾伯特总理写信给他(“亲爱的东东”),感谢他的周到招待。有一张照片显示去年他与特恩布尔总理、中国大使马朝旭举杯祝酒的场景。
他还被拍到不少与自由党重量级人物如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和格拉迪丝•贝雷杰克连(Gladys Berejiklian,她与自由党的权力掮客约翰•西多提John Sidoti一起授予杨一个社区服务奖章)。杨宣称,他只与一个政客关系密切,即里德选区议员。
中国的新朋友
朗迪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酒馆王国之一的继承人,居住在亨特山(Hunters Hill)价值八百万的豪宅里。他在2013年为自由党赢得里德选区议席。这是自1922年该选区议席创立以来自由党首次赢得该席位。这个选区以宝活(Burwood)、德拉莫因(Drummoyne)和悉尼内西区斯特拉斯菲尔德(Strathfield)的几部分为中心,有大约10%里德选民出生在中国。
选举结束后,朗迪升职为前座议员,成为多元文化事务部助理部长。现在,他是产业与科技部助理部长,这位特恩布尔的盟友被内定为未来的内阁部长。
因为有大量的多元的中国社区选民生活他的选区中,所以毫不奇怪,克雷格•朗迪要寻求选民的支持。关于澳大利亚华人在澳洲政治中没有得到充分代表的抱怨是合理的。可是,在受到杨东东之类的人物驱动下,华人涉足当地政治的现象呈现了另外的色调。此人表现的是同时推进中共的目标。
朗迪的2016年竞选活动得到了杨的大力支持。杨也是自由党“华人理事会”的一位创始人。高效的中文媒体竞选活动出其不意地打击了工党。杨写了一篇文章赞扬朗迪,并召集了几十个澳洲华人上街为这位自由党候选人助选。
但是,朗迪说,杨的助选角色是很不起眼的,只是在他的竞选主任掌控下的300中的一个。
增进友谊
朗迪业已成为联邦政治中最积极推动中澳友谊的人之一。他坦承与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合作的愿望。2016年,杨的商业团体安排他会见了中国的总领事顾小杰。总领馆后来报道说,他表示“他愿与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密切合作,为……深化(两国间的)务实合作做出积极努力。”201512月,朗迪遇到亿万富翁黄向墨。据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报道,这位自由党议员“高度赞扬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黄向墨会长的带领下为澳中两国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他“对黄会长有关澳洲文化、经济、历史等方面的精辟见解表示钦佩,对黄向墨会长为社会慈善公益事业的奉献表示赞赏。”
杨组织了一次针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43月参拜靖国神社事件的抗议活动。朗迪出现在杨身边挥舞着中国、韩国国旗。朗迪还许诺向外长、总理和议会递交一封抗议者的请愿信,呼吁政府支持其诉求。
虽然朗迪言行与政府立场并无冲突,但他在一个北京宣传机器操纵的议题上持矛冲锋的样子让那些中国观察家们瞠目结舌。
盯住藏人
杨在其申请书中说,他“让一个联邦议员在国会发表反对安倍拜鬼的演讲”。后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澳大利亚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声音” 文章,胜利地报道了朗迪和自由党后座议员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对安倍的批评。
20157月,藏人在座落于坎珀当(Camperdown)的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外举行抗议活动。对此,杨的商业团体在社交媒体上说克雷格•朗迪发表了一篇声明“强烈谴责攻击驻悉尼中国领事馆的流氓行径”。
在其新闻发布稿上,朗迪写道,在与“Reid当地澳洲华人社区”交谈后,他谴责抗议者的“暴力”行为。这些抗议者不过是把中国的旗帜摘了下来。他没有提及那次抗议的起因是由于一个著名的藏人喇嘛死于中国监狱。
星期三,朗迪否认他的任何主张受到过杨的影响。“他从来没有要求过我支持任何立场。”
朗迪说,他就参拜靖国神社事站出来讲话,是因为他选区的华裔和韩裔选民感到愤慨。“我在议会中提到安倍问题(的原因是)……我做了调研,自己表了个态。”
在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 辱骂中国人之后,杨东东领导了反对帕尔默的抗议活动。朗迪也亮相了,与萨姆•达斯蒂亚瑞(Sam Dastyari)和自由党同事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一起。杨在其申请书里宣称已经对国会议员和政府进行了游说,向帕尔默施加了压力,最终导致帕尔默低声下气地作了公开道歉。
由于注意到他始终亲北京的立场,中国国营媒体显然把朗迪当作评论员的最佳人选。这位议员的话已经被中共控制的多家报纸引用,以赞扬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贡献,并成为北京青年周刊和国航杂志的封面故事,题目是:“【中国移民代表着澳洲梦】专访向反华人士说‘不’的澳联邦议员朗迪”。
归咎于自由贸易
朗迪坚持认为他对中国大陆的唯一兴趣是“我们的第一代或第二华裔澳洲人怎样才能对他们的(社交)网络施加影响并利用(两国)自由贸易协定。”
朗迪发誓将调查杨所谓对他施加影响的指称,并说对那些使用 “自拍” 与政客合影,或是对那种自吹自擂的松垮关系,在推理时要谨慎。
杨东东拒绝回答细节问题。星期一及星期三,当费尔法克斯媒体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说他太忙也太累,讲不了话。我们盘问他,为何宣称自己是朗迪的顾问,并说是自己让那些议员做那些事的。杨回复道:“我需要再问一下朗迪办公室,再给你正确的答复。”
朗迪否认指他是一个(外国)影响力运动目标的说法。早先,他对萨姆•达斯蒂亚瑞参议员的中国关系作过一个迥异的判断。去年9月,朗迪描述达斯蒂亚瑞“充其量是任性鲁莽”。但朗迪说,这与他自己情况有大不相同:“我没有从他们任何一人手中拿过一个铜板(捐款)。”

Clive Hamilton是查尔斯•斯图特大学堪培拉分校的公共道德课程教授,正在撰写一本关于中国在澳大利亚影响力的书。Alex Joske 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个研究员和学生.

方平原译   原文连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