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9

中国民联紧急呼吁:警防中共当局谋害王炳章!


     1226日,王炳章的弟弟、居加拿大的王炳武出一条推文:炳章仍然活着!!! 日家人探望了哥哥。看起来他健康状况良好,思绪对话正常,但有很多年絮叨象,然是独关押的果。他了好几次:我常感我有生命危,但不是来自看守人。如果我有不幸,不是因健康原因,因我的身体没有问题。我再三叮嘱他:要好好活着!大家切切他祷告!” 
    
    王炳章是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始人,自20026月在中越境被中共当局抓捕回国,判无期徒刑,至今已在中度了十六年半。
    
    目前,王炳章感到有生命危,无疑,危来自中共当局。系到彭明的猝死以及刘波、天水的被病死。我不能不认为,中共当局正在谋杀王炳章。
    
    根据中共官媒的道,在200329日的判中,中共当局王炳章博士加上两大罪名,一是间谍罪,一是组织恐怖活动罪两个罪名都是毫无根据的。
    
    1、当局指控王炳章充当台湾间谍,但台湾方面明确否20131210日,台湾国家安全局正式文宣布:"经过调查,台国安局并无运用大陆人士王炳章及彭明先生从事情报工作。
    
    2、当局指控王炳章组织恐怖活,其唯一的一次活是密爆炸中国曼谷大使此,泰国方面也明确否20102月,泰国警方出具面文件明泰国警方没有找到任何明王炳章曾爆炸中国曼谷大使
    
    3、根据香港《文汇报2003210道,在200329日的秘密判中,王炳章的两名辩护,文超和岷,王炳章行的不是辩护而是无罪辩护。律师认为,控方提供的据中多只是王炳章政治思想的表达,不能直接推其有相关具体行。关于台湾从事间谍,及有关在泰国企爆炸中国大使和在泰北建恐怖训练基地,律认为证据不充分。而有关运送枝企在国庆庆典暗要人,律指运送枝者早前已被判罪,同的罪名不再用来控告王炳章。注意:两名律师虽然是王炳章自己挑的,但却是从当局提供的律中挑的。既然当局方面提供的律都敢于王炳章作无罪辩护,可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在法理上是多么的站不住脚。
    
    王炳章是无罪的。王炳章的判罪及禁是的粗暴践踏。王炳章已禁了十六年半,在又面生命危。在此,我向国社会急呼吁:关注王炳章,警惕中共当局害王炳章,并呼吁各方急行起来,否,只怕就来不及了。
    
    自王炳章博士被架,救王炳章一直以来是中国民的一个重要任,中国民联专门设立了救王炳章工作,主要成包括任和任的中国民主席胡平、于大海、薛钟锦江等。
    
    2018年就要去了,在辞旧迎新的刻,中国民更加念身陷囹圄的王炳章博士,我希望大家通不懈努力和通力合作,迫使中共当局善待炳章,并最使他平安来。
    
    中国民主团结联
    钟锦江(澳大利亚 悉尼。电话61-414-561725
    胡平(美国 纽约。电话:1-718-830-9526
    于大海(美国 西。电话1-201-927-9105
    (美国 纽约。电话:1-646-203-9457
 陈维健(纽西兰)
    
    20181227

转自: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500/1228201865922.htm

2018-11-27

与某网友的对话记录(关于郭文贵、全民共振)

作者:邹承峰(希哈诺 2018.11.21.发布在Telegram群)

(注:1120郭文贵发布会前后,很多群体出现挺郭砸郭纷争,有群友转发某“无名氏”“无标题”贴到“王五四交流群”,但被封杀,故在此同时转发双方的帖子。)

“郭粉把郭的话当真理 就没什么意思了 不过 郭肯定是 牛逼的人物…… 至少郭敢怼土共,不管怼的是不是真的。不过我敢肯定是的,关心郭爆料真实性,并且说郭造假甚至实名出来砸锅的人 肯定是有维稳任务的。”
请问上面这段话是不是你的发言?
刚才管理把你移出了,有人转给我这段话,我觉得还是可以再聊聊的。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西邹承峰,推特和微信都叫希哈诺,几个月前刚刚因反共流亡到美国。
你不需要告诉我你是谁,我只需要知道你是否反共就可以了。
我在国内做的一些事,有些可以说,有些不可以说,因为涉及到墙内同道的安全。
可以说的事是,我在国内分享翻墙方法不下于十五万人次。你没看错,是十五万,这还只是2017年一年的工作量。
我可以给你看我写的翻墙教程,免得你以为我是什么潜伏者。(教程略)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lh-10192018104650.html
这是自由亚洲采访我的报道,里面有我的语音。虽然被自由亚洲进行了删减,大致也能证明正在跟你说话的人不是什么潜伏人员。
关于郭骗,其实我没多少兴趣去谈论他,如果你非要听,我也可以聊聊。

前三张截图是前些天我在全民共振群里回答郭粉的一段话,虽然不是很详细,基本上说清楚了我对郭骗的观察。而第四张图,不是我的截图,而是郭骗自己的推特。
在我2017年写的第三版教程里,你能看到我对郭爆料的支持,我把他的推特号写进了教程,让每个学翻墙的人都能看到他的推特,去关注爆料。
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就在他的WHATSAPP群里,也跟他通过话。但我在2017年五六月份的时候已经看出他爆料的不实性,为什么在7月份编写的教程里依然支持爆料呢?理由很简单,就如你自己说的话一样——只要他能给共匪添堵,说点假话又有什么关系呢。所谓兵不厌诈,两军交战中哪有完全说实话的,诸葛亮每次都要对曹操说真话,那要诸葛亮干毛用?
尽管那时我就知道郭骗在说谎,权衡利弊之下,我认为利大于弊,所以我不但没有反驳揭穿,反而劝说一些反对者从大局出发,即便不支持,至少也不要公开唱反调。有时甚至还给他出谋划策。我并不在乎他是保命保财报仇而不是真反共,民运三十多年没多少建树,有个能聚集能量的人出来,干嘛不利用这个契机?
既然我曾那么支持爆料,现在又为什么反郭这么坚决?因为郭骗所谓的爆料已经完全走向了反面!
如果只是一个骗子说说谎,并不值得去在意。然而,十九大之后的郭,已经不止是说点谎言这么简单,而是对本来就艰难的民主运动发起疯狂的攻击。我对郭的观察不是一天两天,其无中生有、捏造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并且利用美国的司法制度对海外民运人士进行缠诉,给他们造成极大的伤害,不但正常生活被影响,也无法正常进行反共工作。这还是小害,更重要的是,郭在网络上掀起文革风潮,鼓动小蚂蚁对反对他的人进行疯狂的造谣、谩骂、污辱,把一些刚刚翻墙出来的新人带进沟里,失去了接触正常民主宪政理念的机会,这对整个中国的民主进程都是极大的危害。这时,郭已经不再是利大于弊,而是完全颠倒过来。
说到对翻墙出来的新人,就不得不提到我的几个朋友,都是中青年女性,之前她们跟我经常沟通都很正常,也开始从一个不关心政治的普通人变得具有向往民主自由法治的基础意愿,经常来问我一些理论知识。自从十九大郭骗转向之后,就变得蛮不讲理,毫无逻辑,不但开始加入小蚂蚁的疯狂谩骂,甚至歇斯底里满口污言秽语,哪里还象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郭骗的危害不可谓不大!所以,我就不能再继续支持爆料,而是必须要公开反对郭骗了!
平心而论,郭骗所谓的爆料并不是没有作用,在吸引墙内民众翻墙出来确实有很大作用,这一点郭爆料功不可没,但是在打击共匪方面就没有任何的作用,无论是对具体的个人也好、还是对体制的改革也好,都没有作用,王、孟、傅、孙四人不但没有丢官下狱,反而节节高升,王甚至打破共匪惯例在退休后留任副主席,与习包子一样无限任期。就连黄燕这种副部级的小角色都特意安排在十九大上特别出镜宣讲雄安新区,这在以往共匪的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纵观一年半以来郭骗的历程不难看出,郭骗许下了许多诺言,几乎是无一兑现。甚至很多时候说的谎话低级得有辱智商!比如前不久的无人机事件,明明就是自己放的无人机,非说是特务在监视;明明林肯中心早就被预定满了,非说签了合同后林肯中心被蓝金黄了;明明就是申请政治庇护被拒了正在等待上诉,非说自己是美国公民;明明没出美国,非说自己是出国去了。要知道在美国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查的,并不象在墙内普通民众查不到东西。此人撒谎成性,简直病态,不说谎就混身难受。就拿此次所谓的王健死因发布会来说,一直宣称全球二百多家大媒体挤破头要来参加,然后呢,前两天又说全都被蓝金黄了不来了,唯一参加的就只有几个小小的网络自媒体,什么政事小哥啦、路德啦、战友之声啦,谁不知道这些都是他自己养的?最可笑的是,他说那些大媒体是被共匪威胁不给签证,简直笑倒,这些国际媒体在美国全都有记者,需要共匪发签证吗?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所谓的王健死因发布会,郭骗曾信誓旦旦说已经拿到并恢复了谋杀王健的监控录相,我就跟你打个赌,所有期待的人都会再次失望,郭骗能给大家看的录相最多能证明王健到过他死亡的地方,绝对拿不出杀人的实况录相!王健到过那里能说明什么?谁又不知道他到过那里,还需要郭骗拿录相吗?
郭骗的事说说就完了,说多了我觉得真是浪费时间!之所以愿意跟你聊聊郭骗,只为你前面说的话我认为你和没脑子的小蚂蚁不是一类人。所以,我乐意跟你谈谈全民共振,我们欢迎真正能有行动力的反共人士加入。
在全民共振群中,我们有鲜明的群规——不抓五毛、不启蒙、不与郭粉争吵。为什么要这样规定?全民共振是个做实事的群体,在群的置顶信息中我们说得很清楚,欢迎认同全民共振理念又能做实事的同道,不欢迎成天争论吵架的人。
自刘晓波魂归大海,从此断绝了和平改良的最后一丝可能,要想结束中国的共匪暴政,唯一的道路就是民众的街头运动!可以说,当前状态下,一切不与墙内民众相结合的反共都属于自嗨。所以我们不抓五毛,反正也抓不完,反而容易引起同道撕裂;我们不启蒙,十年启蒙不及城管一顿暴打,共匪才是最好的启蒙者;我们也不跟郭粉争论,跟不尊重事实不讲逻辑的人永远讲不清道理。我们只专注于做实事,引导和帮助墙内民众以维权之名聚集、上街,等上街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一举推翻共匪统治,建立宪政民主,让中国走向自由!
有些人对我们有所误解:“追求自由民主,为什么还禁止一些话题?你们肯定是假民主!” 对于这些误解,其实在置顶信息中我们说得很清楚——全民共振群是个讨论具体反共方法的群,我们不浪费时间在观点争论上,所以,暴力与非暴力、宗教信仰、砸郭挺郭等等话题不是我们关注的,包括抓五毛。认同的欢迎留下,不认同的自行离开,但是争论不可以。国人普遍戾气太重,又缺少正常的民主生活,一争论就容易上升到人身攻击,十有八九演变成你说我特务,我说你五毛,小误会上升到大矛盾,本来是一条路上的人,结果就成了敌我对立!
另外,大多数人对自由也有误区。自由从来不是没有边界的,这世上也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是受空间、时间、法律、场景环境限制的。比如说,你不能在德国宣扬纳粹主义、不能在美国宣扬种族歧视、不能在穆斯林家中吃猪肉、不能参加葬礼时骂死者。而全民共振群可以看作是个预备军营,在军队里讲民主,那就成了笑话——指挥官命令往东进军,士兵说我不同意,我要往西进军,你不能侵犯我的自由权利......请问,这样的军队能打战?纯粹是送人头的!
好了,关于郭骗、全民共振群的事我说得够多的了。因为你的一段话,我愿意打下这么多字来争取你,你应该是个有思考能力的人,希望你不会令人失望!
(全文完)

另附图:


论郭文贵及其发布会的长帖(贴1+贴2)

(编注:1120郭文贵发布会前后,很多群体出现挺郭砸郭纷争,有群友转发此“无名氏”的“无标题”贴到“王五四交流群”,但被封杀,故在此分享给群友,请保持独立思考和判断,切勿盲从任何人。)

转发:(本人在别的群发的两个相关的长贴,希望两贴联系在一起读,以便更好的理解发帖的整体背景,避免不必要的误解)                                    
1:   
请不要在这里对郭文贵先生说三道四,我想这个群也不完全是一个海外民运群,使某些人感到能扑捉到很多良机,对郭文贵先生关于王健死亡的发布会及郭文贵先生本人放手贬损一番。当然我不是说郭文贵先生不可被批评,但这需要就事论事,客观公正,而不是在这里幸灾乐祸,无的放矢,这样那样的冷枪冷炮一番,默默的期待着全球最大的一支独立反共及在中国推行民主法制的力量早日石沉大海。
我知道一些伪冷的海外民运人士,每天都在指望着郭文贵先生,突然无料可报,或者资金短缺不灵,以便他们堂堂正正的登上历史舞台,有更多的机会套取社会及大众资金,大显身手一番,搞出一点什么轰动,甚至在历史上留下一点什么名声。但是六四过去二十九年了,你们这种形式主义的套套究竟搞出了什么,人们看到的只是海外民运内部为了争钱争名争利,形成残酷的内斗,像是在用文革洗脑后的那一套在海外运营所谓的民运生意,最终搞得四分五裂,很大一部分被中共收买及同化。
多亏郭文贵先生一年多关于中共高层内部腐败及对各国政要蓝金黄拉拢的坚持不懈的大爆料,使我们今天能够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看到美国对中共要害违规企业及个人的大制裁,美国对中共全面的贸易战及军事和意识形态上的全面对抗,以及最终在美国引领下一个西方反共大结盟的成熟完善的自然形成。与此同时,也唤醒了昔日沉睡及混乱一团的海外民运力量,并通过互联网自媒体爆料的进一步激活,使各种反共及推行中国法制民主的力量,得以找到了一种更好的唤醒民众的发挥通道。
我们知道郭文贵先生刚刚发起和成立了一个全球反共大联盟,并且通过个人出资一亿美元,聘请美国前国务卿班农先生任名誉主席,成立了中国受中共迫害而消失人员家庭成员营救的美国基金会,不知郭文贵先生的反共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动机,是否还应当被一些伪冷民运人士继续炒作和质疑,来为你们的不良民运生意作广告。收起那一套所谓的体制内部“狗咬狗”的陈词滥调吧,中国的广大民众早就已经觉醒,没有人再吃这一套追踪祖宗八代翻旧账,马克思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酷死阶级斗争的哲学。我真的一点也看不出,郭文贵先生抵押着国内亲人的利益和生命安危,自己在中国将近1200亿人民币的资产,并冒着被中共追踪迫害的巨大风险,跟班农及美国白宫密切配合反共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大爆料及策略运作,究竟跟一个正直的海外民运人士或追求普世价值人士的基本目标有什么根本的冲突,如果不是高度一致的吧。
造谣及盼望郭文贵先生资金枯竭及爆料穷尽,无料可报,既是中共高层及五毛们将尽一年多屡试不灵的下三路策略,也是一些可怜的伪冷海外民运人士的动机不良,一厢情愿,时常伴随的幻觉性期盼。我认为这个根本就不是事实。在沙特官方土耳其使馆迫害一名来自本土的异见美国记者后,郭文贵先生能够跟班农先生一起主持召开关于海航董事长王健被中共谋杀的独立调查美国新闻发布会,自然意义十分重大。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发布会开的非常成功,除了班农主持,还邀请到台湾及新疆有关著名的受中共迫害及抗共的人士,跟某些人的预期完全不符。郭文贵先生明确提出,即使他不支持台独,他也坚决反对一个独裁的中共去统一一个民主法制的台湾,使台湾人民遭殃。不知道郭文贵先生的如此立场,跟那些支持台湾自主及中华民国价值人士的立场,究竟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如果不是惊人谋合的话。我真的感到很奇怪,有些此类立场的跟中共对立的民运人士,却会选择这样一个错误而敏感的时机,为了你的民运事业或生意,而跟中共的五毛们同流合污,要唱蓑郭文贵先生,我真不知道人的良知都跑到哪里去了。
郭文贵先生在王健被谋杀独立调查记者发布会上,表现了如此惊人的口才,实在让本人钦佩不已。他的演讲,几乎完全脱稿,言语流畅,语气康强有力,富有节奏而充满激情,并且显示了很高的用词和理论的素养,这或许跟他一年多来频繁的自媒体爆料和不断的谦虚学习提高密切相关。他回答记者的提问,也显得对答如流,能抓住要害,策略而简明扼要,几乎没有什么废话。这使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成熟,站在反共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第一线的郭文贵先生。有幸的是他有班农先生时常伴随着他,作为他的一种策略顾问;他也在美国白宫及FBI 具有足够的知名度,并受到美国政府及川普总统的特别重视;他的演讲我觉得快赶上一名老道的白宫议员,并且我相信他在川普总统身边,将起到一种使中共及王岐山还有海航中共高层家族们随时发毛及胆寒的特别的智囊顾问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郭文贵先生用于爆料,反共及推动中国法制民主的资金,永远都不会枯竭,而是有强大的美国政府及美国反对中共独裁及人权迫害的大企业,还有广大中国觉醒的民众作后盾。正如这次郭文贵先生在发布会上所说的,现在他的很多用于推动反对中共暴政的资金,都是来自于有关的基金会,而不完全是他个人的钱。我想未来关于推动海航在美国非法经营及不明资产的调查,还有推动FBI对王健作为美国公民被中共谋杀的进一步调查,美国政府都会拨出相当的资金。所以我们还在为郭文贵所谓的资金短缺发愁什么。相信从哲学的意义上讲,人类的正义永远都不会被所谓的资金短缺所击穿,更不要说在现代强大的民主法制政体的美国。
我当然不得不承认,民运及有关价值和学术团体,组织一些唤醒民众民主法制意识及推动普世价值的研讨会,包括关于孔子学院的学术研讨会,也是非常重要的,但这种研讨会从六四起,多年以来好像从来就没有断播过,它的社会作用,一般来说在现实上也是相对有限的。我觉得一些民运或社会团体的个别人士,大概不必要每次在这样的一种研讨会之后,突然就像触电一样获得了一种居高临下的资格和额外的能量,要去对郭文贵先生记者规模和人身风险更大的针对中共高层及一国独裁政府的王健被谋害致死新闻发布会,还有郭文贵先生本人,贬损及非难一番。我承认不同的在海外反对中共极权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不同的社会团体,难免会有一种行业知名度甚至于社会资金链筹集渠道的相互竞争,但这种共同推墙目标下的竞争不应当发展为敌意和对抗,以至于不良的夸大其词,不良的期盼,甚至于幸灾乐祸。
有些人总喜欢把自己做的一点点事跟郭文贵先生相提并论,甚至于扬言能够影响和阻断郭文贵先生的某些资金渠道。这里我采用一级方程式汽车大赛中的一个经典例子来励志你:人们一般都认为在一级方程式车赛中比领头车辆落后一圈或几圈的选手,在领头车辆隔圈跟你平行驾驶时,尤其是接近冲刺阶段,你突然来了劲,要跟对方一争高低,你是否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借虎皮,拉大旗的竞争行为?是为冲在前面,捣毁敌人指挥中心的勇士让路,还是毫无胜利希望的在这里阻断一下,引起莫名其妙的轰动,而最后又觉得好像是一场笑话。即使给别人带来一点不良的撞击,而你自己究竟又能获得了什么?更何况郭文贵先生是要跟你一起支持台湾人民和平民主的事业及台湾人民真正的人身自由和幸福......                               
2:
在这个群里,有的什么个体户主动的跳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对郭文贵先生发起未受到挑衅的第一手进攻(unprovoked first hand attack),还不敢承担责任,说是什么郭文贵的支持者先冒犯了你,你要冲这个支持者而攻击郭文贵先生,或者照群主说的,你原来是在这里借题发挥,去报某种私仇。
这里先提醒一下这位个体户不要太自作多情。如果不是你先加入共党五毛们的行列,在这个群里一次又一次主动发起对郭文贵先生的非难及攻击,郭文贵先生的支持者或粉丝们,又认识你是谁呀,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么一个夹杂在中共及五毛反郭势力中所谓的个体户?你有那么重要或雄辩吗?以至于这个群里会有人,或郭文贵先生的一名过路支持者,要主动的先找你的麻烦,去浪费宝贵的时间,跟你进行什么长篇细致的论理?
在法律的意义上,谁是第一手冒犯及攻击的发起者,谁是被动的防守者,搞清这一点非常重要。连这种基本的常识和逻辑都搞不懂,不管你要在澳大利亚起诉谁,手里甩出多少金钱票子,背后有多少盲目的支持者,恐怕你最终都很难获得满意的法庭结果。闹不好还要搞出一个类似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或自拆个人墙角的不良起诉,难以获得胜诉或媒体轰动,最后反而让中共及其五毛们钻了空子……。

 (全文完)

2018-10-04

全民共振的官方平台(电报Telegram)

受全民共振发言人李一平先生委托,在网络通讯软件Telegram (中文名:电报)成立全民共振唯一官方频道!电报上搜索“QMGZ2018”,或直接点击https://t.me/QMGZ2018 即可加入。
另成立全民共振唯一官方交流群,电报上搜索“QMGZCHINA 或直接点击https://t.me/QMGZCHINA 即可入群,交流群可发言。
上述频道和交流群是全民共振平台的唯一官方频道和群组,欢迎一切维权者、反对暴政向往自由、认同和支持全民共振理念之人士加入!
关注全民共振官方频道者能第一时间收到频道发布的信息,且关注者数量无上限,这里将是十几亿争取自由人权的中国人民最及时的同步通讯台!
在安全方面,Telegram 特有的安全技术能保障用户的个人信息不被窥探。用户之间也无法看见对方的电话号码。所有关注者都无法看见其他关注者,因此是非常安全的,甚至不怕共匪也来关注。犹如一个广播电台,听众只要调频到该波段就可以收听节目,但是听众相互之间不知道还有谁在收听同一频道。

安全事项:
一、请不要使用与微信同名的昵称,并在电报设置中设置电报用户名(用户名并非昵称,此用户名是用户唯一的电报id,且可随时更改),其他用户搜索用户名就可联络你。
二、电报的设置-安全与隐私中设置开启密码,之后不输入密码就无法打开电报!切记不可使用指纹开启,防止共匪强行用你的指纹开锁!
三、同时设置两部验证,作用是即便其他人盗用了你的电话号码登录电报,没有验证密码,也一样无法打开你的电报账号!
四、设置删除用户,比如设置一个月没有登录就自动删除账号!如用户经常不上线的,此功能慎重,以免系统自动删除你的账号!
五、两个用户之间私聊可使用秘密聊天功能,秘密聊天具有点对点加密、阅后即焚、服务器不留痕迹、不可转发等功能,只要对方不截图出卖你,任何人也无法获知谈话内容!

请关注者将此公告在微信、推特、电报等平台积极推广宣传,聚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共襄盛举!

2018-09-27

中共的政局很快会乱,将来一定要做的几件事(文字版)

李一平  2018925发布
(原视频)https://youtu.be/LrIz4O-4Sxw  

第一部分:最近有些朋友给我们提意见,说你们推动全民共振;全民上街非常好,但是呢你们现在还缺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全民上街之后,大家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实际上我们这个团队;我们这批朋友是思考过很长的时间;探讨过很长的时间。我们甚至把我们思考和探讨的结果写成了书,编成了小册子,这本书就叫着"变局策",是比较系统的'详细的探讨了这些问题,上街之前应当怎么准备?上街之后应当怎么办?后来呢有些朋友提意见说这本书太长了,很多人读不下去,理论探讨太多,后来呢我们就把这本书精简成为62个问答,这62个问答虽然不算是面面俱到,但是可以说是涵盖了关于中国民主转型的民间志士团队的这个准备阶段;操作阶段和这个民主架构建立之后的发展阶段的这些主要的问题。当然这本书在国内平台上面是看不见,但是只要大家翻墙出来谷歌搜寻一下,就可以找到在"禁书网"上面和其它一些网站上面都可以下载。我们这本书呢,是希望抛砖引玉,引起大家的思考;引起大家在方法论方面多下功夫。现在批评共产党的人很多了,传播民主理念的人很多了,但是在中国民主转型的道路问题;方法问题上面用心的人还不算太多,所以我们希望这本书能够抛砖引玉,把大家的目光;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这样一方面来。
但是我们也知道人类社会有一种普遍的现象,就是愿意动脑筋严肃思考问题的人并不多,哪怕是在军队当中,那当一只军队它马上就要投入一个战争,大家都是以命相搏的时候,一只军队里面有多少人他真正的研究兵法;研究战略战术呢?极少,虽然是这么严肃的一件事情,虽然大家关系到生家性命的问题,大家愿意拼命,但是都不愿意动脑经,这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普遍现象。对此呢,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只是希望民主运动里面;民主阵营里面有更多的人来充当这个思考者,不仅仅是冲锋陷阵,还要当思考者。我们思考得越多,我们对这个道路问题,方法路径的问题想得越多;收集的资料越多;探讨得越多;形成的共识越多,那么我们民主转型就越顺利,人民付出的代价就越少。所以希望大家都来更多的人进来探讨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愿意思考;不愿意探讨呢,因为讲理论是非常枯燥的,我就此打住。现在呢我想跟大家提出一个挑战性的问题,现在大家发现没有?最近这个群体性事件,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爆发的频率增长得很快,非常的密集,参与的人数也是非常的多,照着这种趋势下去,全民上街已经为时不远了,全民抗争已经成为一种必然。
那我们现在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某一天,比方说就是明天,全国多个地方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我们所在的城市街上也人潮汹涌,大家都去抗议了,这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那我想告诉大家的第一点是,如果你这个时候还是一个人,根本想都不用想我们所起的作用极其有限,我们就直接上街上去成为人潮中的一员,作用不大,但是呢好过没有作用。怎么样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呢?那事先一定要有准备,一定要有一个团队的准备,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团队。大的政党这是不可能的了,这是自找麻烦,但是我们可以有一个团队,我们过去推广这个同城小圈子的这个运动,就是想让各地的民主同道都建立;或者是参与一个小团队,一个以社交圈的形式组成的一个紧密的团队。这个团队呢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核心成员,大家相互之间有百分之百的互信,大家可以无所不谈,可以在一起研究方法论问题;一起收集当地的情报;一起为将来的这个民主革命,为将来的街头运动做准备,这是一个核心团队,人不要太多,三五个人都可以,最多不要超过八'九个人,因为人多了就不容易保密,一旦泄密自由安全就会成问题,那这八'九个人呢,各自的再去联络一些外围的,比如说防民;比如说各个群体性事件那些组织者;骨干的参与者;或者是普通的参与者都行,进入他们的微信群;qq群跟他们取得联系。那么我们这三五个到八九个这样的核心成员,在外围就形成了一个二'三十个人的这个外围的这个群体,那么我们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团队,当这个团队大家相互之间有交流,有沟通,形成了基本的共识,就是上街的时候大家一起去,这样一种基本共识之后,当街头,大规模街头运动的这个时机来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有所作为了。
第二部分:当大家一看见全国各地多个城市爆发了大规模街头运动,本地的也在人潮汹涌的时候,大家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及时的赶到现场,赶到现场之后,第二个要做的就是要成为这个庞大人群的一个领导者,要起到先锋的作用。在刚开始起初的时候人群中四面八方聚集起来,大家相互之间没有共识,很多人都是独立的参与者,相互之间没有共识;没有信任,大家还有恐惧感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有一个小的团队,我们就有巨大的优势。在初期要成为先锋,先锋就是统帅,怎么样成为这个先锋呢?就是让这个人群动起来,而我们站在这个人群的最前沿。这有些技术问题大家一定要掌握,就是在人群聚集的初期,谁的嗓门大;谁的声音大谁的话语权就大,所以大家一定要有一个扩音器,有口才;有鼓动性的人就要拿着这个扩音器站在最高处向人群来讲话,然后动员人群向某一个方向来进发,当人群进入运动状态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有扩张力,不能在一个地方静止不动。当人群开始聚集的时候,那么我们的人一部份就要站在最前沿,打出旗帜,拿出标语让后面的人跟着我们走,还有另外一部分人就在人群的各个部分推动大家跟着我们一起来走,这个时候我们就初步的掌握了一个庞大人群的领导权。
那么第二步,就是要对人群进行组织化,组织化说起来好像是挺复杂,实际上操作起来是非常简单的一个事情。组织化就是在庞大无序的人群当中建立一个架构,那么最简单的是什么架构呢?第一个是把人群分成不同的板块,比如说在某一个城市有一万人左右这样的抗争群体已经聚集了,那么这一万人太庞大,大家相互之间根本没有办法交流,这个城市有十个区,我们就把它分成十个大队,给每一个大队都要有一个人负责来召集大家领导大家,举起一个旗帜,这个十个大队里面每一个大队差不多有几百一千人,这个还是太大了,那么这个大队里面又根据所在的街道来分成七个' 八个'十个中队,那么有了这些中队之后,每一个中队大概就是百十来人,那么这个有时候可能还是太大了,再把它分成个小队,每一个大队'中队'小队都有人来领头,那其中我们的这个团队,民主团队的成员都勇敢的站出来成为这些大队中队这个领头人,那么我们这个团队就基本上就掌握了,初步的掌握了这个街头人群的领导权,也就初步把街头人群进行组织了。有了这个组织化,那么大家相互之间这个交流,相互之间共进退就成为可能,也就不容易被打散了,所以组织化这是第二步,非常重要。仅仅是如此还不行,如果这个组织还是不能够发展的,很快就会被扑灭,所以下一步就是要不断的扩大化,要把事件扩大化。
怎么样扩大呢?第一个要从诉求上面来扩大化,当人群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最初可能只有一个两个诉求,这是不够的,一定要把这个地区老百姓所有的诉求都收集起来,我们不断的提出新的诉求,每提出一个新的诉求就会动员起一批新的人来参与我们的这个抗争,让这个抗争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把本地充分的动员起来。同时呢也要在空间上面要进行扩大化,我们如果停止在一个地区,那是非常容易被维稳体系包围和镇压的,我们就要在空间上面不断的扩大。我们不是有大队 中队 小队吗?那么我们十个大队里面,每一个大队都派出一个中队;每一个中队都派出几个小队,我们向周边的地区去扩散,到周边地区去点燃这个抗争的烽火,让他们烽火四起;让他们没有办法包围,没办法包围就没办法镇压了,不断的采取进攻的行动,形成一种不断扩散的事态。那么这个体系再强大,它也经不起我们这么折腾。当大家做到了这一步,当这个街头运动;街头革命在不断的扩大的时候,那么这个中共这个体系它就已经注定的就要奔溃了,所以这是一个成功的关键。
只有不断的进攻才会赢。大家发现没有,过去的所有的群体性事件都有一个重大的缺点,就是当一个群体性事件形成一个规模之后,它就静止不动了,它就原地踏步了。它不提出新的诉求,它也不在地域上面扩散,那么最后中共就用它这个网格化的维稳体系把你包围,然后再对你进行分化瓦解进行镇压。所以过去的群体性事件全部都被中共压制下去了,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扩散,没有办法扩散是为什么呢?也是因为我们没有对人群进行组织化,没有这个有充分准备的领导团队,所以整个的事件无论当初的声势有多么大,那最后都免不了要失败。因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中共维稳体系,面对这种维稳体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不断的进攻;不断的扩大,让它首尾不能相顾,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它才会失败。这是过去人类历史上几千年以来所有的革命都通行的一个原则,进攻;不断的进攻才会赢。无论它是武装革命;还是政治革命,要想赢必须遵循这一个原则。陈胜 吴广他们的力量很小,但是因为他们不断的进攻,所以,强大的秦朝就被他们给整垮了,那相反的例子呢?那就是洪秀全,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声势很好,但是到了南京之后他们不再继续扩大地盘;不再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战,在南京经营他们的安乐窝,最后就被清政府彻底的剿灭了,这些教训是非常深刻。

(附录:變JU策(新版).pdf


2018-09-25

你可听到人民在呐喊——10.1全民拱震

曾鼓勵無數年輕人革命激情、劇力及歌曲皆震撼人心,並在全球各地巡迴演出的《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法語歌舞劇,92330日在中國上海文化廣場演出。
該劇前幾晚謝幕後,有大批現場觀眾高唱主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甚至走出劇場後還在合唱……
(歌词意译)看看人间的苦难,可听见人民在呐喊?再不愿忍受剥削人们,将这世道来推翻。让你良心的碰撞,敲得那战鼓声声响。让我们以勇敢,去迎来新生曙光!


《悲慘世界》英文原唱(中英文字幕)视频:






李一平:2018919发布

关于全民共振和十一上街的理性讨论:
1,你们是不是让国内同道当炮灰?
2,全民共振是不是“钓鱼”?
3,你们要当领袖吗?
4,你们有什么道义力量号召大家反共?
5,你们是否有骗捐嫌疑?
6 十一共振会成功吗?
(所有资料转自网络)

2018-08-27

网站集锦 (转贴)

美国之音中文网  北京之春  苹果日报  明报  明镜  纽约时报中文网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  纵览中国  金融时报中文网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墙外楼  博闻社  亚洲周刊  博讯  参与(旧)  参与(新) 开放  大参考    华夏文摘  争鸣·动向  德国之声  端传媒  风传媒  众新闻  
零八宪章信息发布平台  零八宪章信息网站  议报  独立评论  公民力量  新世纪   中国数字时代  
 陈一谘先生纪念网站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官方国际华文网站    对华援助协会  对话中国  改变中国  广场活碑  国际笔会  怀念刘晓波  黄花冈光复网  劳改基金会  联合国人权  良心之友  刘宾雁网坛  刘晓波刘霞网站   刘晓波研究  六四档案  六四天网  律师权益关注网  玫瑰中国  民生观察  民主中国  权利运动  人道中国  人权观察  天安门母亲  王若望纪念馆  维权网博客  魏京生基金会  “文革”博物馆  西藏之声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  香港五七学社   中国报道周刊  中国妇权  中国公民运动  中国劳工观察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  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  中国权利在行动  中国人权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中国文革受难者纪念园  中国政治犯关注  自由刘晓波工作组

FoxCNNFTBBCRFIVOA
NYTGMSRFAAUSABCBKQ
BXNA16A16A16A16A16
天气简繁翻译A16A16A16
A16A16A16A16A16A16
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