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8

天安門事件28週年紀念活動(澳洲悉尼)



198964凌晨北京发生天安门流血事件。同年69日时任澳洲总理霍克(Bob Hawke)在下议院宣读一份由澳洲驻北京大使馆发出的关于流血事件的电报,当场落泪,电视广播传遍全澳。
霍克总理当晚宣布延长大约27000名中国留学生的学生签证。这批中国学生、逾期滞留者及其直系亲属约20万人相继获得澳洲永居身份,其中大多数人已经成为澳洲公民,其中大概46%不懂英文。
澳洲价值包容了中国大陆移民,我们华人要知恩图报。忘记六四,无疑是背叛良知。请相互传告,参加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不为别的,只为保存华人的良心和尊严。


一、當前中國形勢與六.四座談會
時間:64(星期天)下午13:0017:00
地點:悉尼大學主校園的新法學院附屬樓(New Law Building Annex- F10ALT 106教室(圖書館旁邊的樓,與Taste Baguette咖啡店同樓)。可在Redfern火車站下,步行到校園後,穿過過街天橋,繼續直行。在右手邊。Google地圖搜索New Law Building Annex, Camperdown NSW可查到。
二、燭光集會
時間:64日晚上 18:30 20:00
地點:中國駐悉尼總領館 Dunblane St. Camperdown NSW
聯繫人:吳 0410 563 339 0425 655 868

悉尼民主平台 民主中国阵线 中国民联 


2017-05-17

老陈:398元一瓶的农夫山泉是什么样的?



刚刚过去的一带一路峰会又是一次万国来朝的盛会,作为吃瓜群众,我最感兴趣的是会上的矿泉水——398元一瓶的农夫山泉。
398元一瓶的水是何方神圣?先上淘宝淘一淘。按价格从高到低:最贵的926一箱,注意是一箱24瓶,一瓶价格才38.5元,销量还是0 最便宜的就不用说了,0.8/,街头日杂店里的就是这种。
找来找去,都没找到398元的。大概淘宝太低端了,象过去好商品只有友谊商店才有。
一瓶水值398元,想来想去想不通。看看网易财经网2015年的报道:“农夫山泉40元一瓶的高端水,喝完瓶子都不敢扔了”。换成这种398元的超高端水,要是我都不敢一个手端瓶子,还喝?保准比在沙漠里还舍不得。


小时候长在乡下,说起城里的消费是喝水都要钱。心想水这种东西到处都是,喝再多都填不饱肚子还要钱?阳光、空气和水不都是老天爷的免费馈赠吗?
现在环境污染严重了,放心水不多了。但水的功能无非还是解渴。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么尊贵,然后由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引领消费,实在让人大跌眼镜。据说美国代表团团长波廷杰(博明)拒绝天价水,坚持喝2元一瓶的,好象他的工作也没有因此出现纰漏。难道这里面还有我们小百姓所不知道的什么玄机?至于我,终于明白了自己连水都喝不起的屌丝真相,看来革命尚未成功,搬砖还需努力。
文章写到这,本来已经告一段落,却有网友告知:398是一箱的价格,并发来图片:
网友认为,哪有这么贵的水!可不能信谣传谣,难道真是我搞错了?赶紧把文章先撤下来,再在网上仔细查找。咱不是御史,没有闻风奏事的特权,得先找到证据再说话。
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真还找到了:农夫山泉限量典藏版,农夫山泉在高端水中还不是最贵的,更贵的是这款叫BLING h20箔霖金水晶矿泉水的奢华饮用水,一箱128467元,折合705/瓶,果然富豪的世界我们不懂。不过这一查又有了新发现,原来早在杭州G20会议期间,高端农夫山泉就成了会议的指定饮料,并不是这次会议才开始。

 过去有句话叫省口待客,就是拿自己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招待客人,我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样。不然398/瓶的水,一个人一天喝3瓶就是一千多元,一个月3万多,一年……不敢算下去了。清朝时光绪皇帝爱吃鸡蛋,但宫中一个鸡蛋要一两银子,银价今天约4/克,过去16两为一斤(500),算下来鸡蛋也就是125元一个,其实比典藏农夫山泉便宜多了,光绪不止一次和身边亲近的大臣说起想吃鸡蛋却不舍的矛盾,大臣们心知肚明却苦于不能点破其中猫腻。其实就算光绪顿顿吃鸡蛋,皇帝也只有一个,不象今天。原先我在网上看到陈良宇在秦城监狱(宾馆)一月的生活费用7000元,顿觉羡慕妒忌恨,其实和一月喝水3万元相比陈良宇指不定心里有多委屈。
我想起了一个老笑话,几个农夫在谈论皇帝的生活,有人觉得当皇帝就是用金斧头砍柴,有人觉得当皇帝就是用金扁担担粪浇菜,其实我们就是这群可笑的农夫。穷得连水都喝不上并不稀奇,农民一个月养老金70元,全年的养老金无非能喝2瓶矿泉水而已。
美国代表团长的反常行为答案也找到了,美国法律规定:官员不管出席任何活动,国际、国内、私人聚会等,只要每场活动或一顿饭消费超20美元就是贪污。原来他不是不想喝,而是不敢喝,好小气的美国人!

(转自网络)

易安定:一带一路为什么给世界带来恐惧?

    短评:从中国看世界,到处都是敌人;周有光先生说:要从世界看中国。——当你逆行的时候,看到所有的汽车都在反道而行!

    推荐这篇好文:易安定《一带一路为什么给世界带来恐惧?》(求文字版)


2017-05-10

广东清远游行围堵市政府示威抗议



2017-5-09(外媒综合报道)连续多日,广东清远市成千上万的市民和村民上街游行、围堵市政府,抗议建垃圾焚烧场,当地及周边政府调动数以千警力进行镇压,已经引发起更加激烈的对抗。


据村民反映,广东清远市飞来峡镇当局计划兴建一个“再生资源环保发电厂”,选址黄竹坑水库附近。不过村民反映,当局并没有进行公开的咨询,最关键是项目建在北江上游地带,靠近水源,周边还有中小学、幼儿园,以及旅游景区,污染面之广令人难以置信,更会殃及珠江流域第二大水系北江。
据悉,一星期前在飞来峡镇欲建垃圾焚烧场的消息在附近的村民中传开,村民们纷纷自发在村里悬挂标语抗议,他们从村政府、镇政府,一直到市政府请愿无果,而反对的呼声日渐高涨,周边的村民,甚至清远市里的民众也参与进来,以致发展到数以万计的民众上街游行,并围堵清远市政府示威抗议。

57日晚,数千村民手持着“毁我美丽乡村,坚决反对焚烧垃圾”的横额,在市政府门外抗议,警方大肆抓人,据悉当天有五六十位村民被抓走。
58,数千村民一路高喊“抗议”来到该镇的中学,中学生也欲罢课支持抗议活动,但是现场早已有上千名防暴警察在那里等候村民,警方还牵来警犬。
59开始,全市镇商店罢市,部分学生罢课加入游行队伍前往飞来峡镇政府和清远市政府外集会抗议。大批警察在现场戒备,并与民众对峙。截至当晚,抗议人群仍未散去。有村民向本台反映,连日来已有数百人被警方抓走、拘留。
在外省打工的村民都回来了,而且几乎全市镇的商店都加入了罢市,有些工人开始罢工参加抗议。同时,也有不少中学生罢课一起参与游行,并手持抗议的横幅走在游行队伍的前面,沿途高叫口号。村民在网上向记者反映,银英公路江口往北上升平路段10几公里全是村民和学生。
目前当局调动大批警察前往镇压。据传广东省其他地区武警前往支援。虽然警方对此事件进行镇压,村民们表示,坚持到底,为了子孙后代也不能让垃圾焚烧场建起来。目前时态仍然在发展之中。
中国大陆媒体严密封锁消息,当地被断网,有广州的记者半路被政府拦截,目前事情已非常严重……
当地网友:清远市人民向全国人民群众求救,望动动你温暖的小指头转散出去……

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睁开眼吧,小心看吧;
那个愿臣虏自认,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
开口叫吧,高声叫吧,这里是全国皆兵;
历来强盗要侵入,最终必送命;
* 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问我国家那象染病;
冲开血路,挥手上吧,要致力国家中兴;
岂让国土再遭践踏,个个负起使命……
——这睡狮渐已醒!!!

2017-04-28

考拉(赵威):《致709同伴》——附:709家属声明视频



赵威(19911020-),河南济源市人,笔名考拉,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女助理,20157月遭公安抓捕,201618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并关押,媒体指她可能是目前全中国最年轻的在押政治犯。

赵威江西师范大学新闻系毕业,从大学时期就从事公益活动,201410月起进入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担任李和平律师的助理,协助法律维权,曾参与“平冤大鹏车”、“江西高院门口律师捍卫阅卷权”等维权活动。
2016428,自2015709大抓捕事件发生以来,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半年,又于201618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遭逮捕,后在201677获取保候审,但一直下落不明,疑遭软禁。

20174月,考拉(赵威)首次公开发出真实的声音:


考拉:《致709同伴》


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有了你,我就敢。         ——王小波

【想念同伴的你】

取保至今9個多月了,内心对过往岁月和未来世界的恐惧依然挥之不去,想必你也有同感,不单是我一个人的懦弱吧?
为了给你写信,我鼓足勇气,甚至豁出去了。致与我息息相关,唇齿相依,命运共同体的你:我的709同伴,你过得好吗?
成为你的同伴,是我与亲人之不幸,亦是我成长之大幸。敬重的师长,同龄的伙伴,我珍视的朋友们……成为你无比接近的同伴我始料未及,不单是在709格局中的接近,我们一路一同走过,在精神世界里也互相取暖,惺惺相惜。
我们本不是自然而然成为同伴的,生活背景,人生阅历,性格爱好都各有不同。无奈,我们共同关切的这个时代的使命召唤,使我们在一夕间命运相连。
我无法忍受用“同案”称呼你,我的同伴里没有罪犯、被告人,甚至没有犯罪嫌疑人。我们只是活在这个国度里微如蝼蚁的生命,都无力做自己命运的主宰,尤其是我。
但当有一日,看到张凯律师出于信仰的告白,我在主面前站立不住了,我遏制不住对你们的牵挂,我想寻找你,问候你,我的709同伴,你还好吗?

【冷雨夜,你在我身边】

2015年七月雨季,许多次,一到夜里提讯就雷雨交夹,雨点急促地拍打窗户,预审抖抖伞上的雨水后坐下,最难熬的时刻又来了。
急风骤雨的提讯,局限的生存环境,拷问着我如何承受壓力,如何平静内心。绝望时,想想你和我一样捱过每个节点,你是怎么熬过去的,我想我也可以。
“滴滴,滴滴滴——” 这声音你熟悉吧,我们每个监居房间都有呼叫器,不时响起的滴滴声打破日复一日的苍白。响铃频率提醒我,有多少位同伴,或在我隔壁,我对面,我楼上,在与我同一幢房子里。
那时,你与我一起压抑着呼吸。没有声音、文字、图像,不能言语,不能正常走动的日子,我们的手、脚,我们的姿势…每一个肢体动作都被严格约束,一举一动都需要被许可。
我们全身都被束缚了,包括喜怒哀乐的意志,但唯一样,我在旷日持久的恐懼中还能感受到一路有你。羁押一年,心肠已然麻木,若某些罅隙里还有一丝的保留,就是因你们的讯息。
提審給我看高月抱着枕头、愁眉苦臉的兩張照片时,我內心顫抖;听说王宇苍老了很多,不住想念儿子时,我亦想起父母,感同身受;冬季更换羁押房间后,我听到隔壁房間一个男人凄厉的惨叫声时,不寒而栗……我亲爱的同伴,我唯数不多的柔软因着你们而發現。

【爱你倚偎的人】

我想念你们,可我看不到半点消息,你是否和我一样隐居在小城郊野,销声匿迹,被某些方面密切关照?没有社交没有工作,除了至亲陪伴,生活得单调乏味。
面对亲人,可以像婴孩般倚偎他们……但是,我们的坚硬只能留给自己。
也许你敢在他们面前褪下沉重的伪装,但却不敢让他们直面定格的伤痕。也许你能与他们吐露你所经历的冰山一角,却无法诉数你所有的哀痛与卑微。也许你会用信心的保证和甜蜜的话语安慰他们,抚平孱弱,却无法告诉他们你正在付出和必将长期面对的煎熬、愤懑、扭曲、压抑、恐惧、不安……
我与你一样,经历了骨肉分离,想竭尽全力照顾父母,爱我倚偎的人,可这是最肤浅的。我想向你请教,怎样去爱他们,爱我们倚偎的人?

【永永远远不发声】

我们出来的,无不是妥协过。我的同伴,如果可以彻底忘却,我宁愿你忘却所有。此生若能得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为了倚偎的人,珍视触手可及的幸福。“你要永永远远不发声”,这句话是天津国保李处长指着我母亲说的。
切肤之痛,如果可以忘却,请你永永远远不发声,这樣你才安全。 这不仅关乎对家庭的爱与责任,也关乎我们自己与生俱来的渴望:生命。
除非 —— 你与我一样,未敢忘却,只能铭记。 如果你犹豫不决,悖不过内心的挣扎;若你对社会的关切依然牵绊着你;若你一直祈盼着内在真正的安宁和自由:打破沉寂,一起发声吧,勇敢地背负起自己的选择!
在沉默中失去了争取真自由的机会,就会永远被罪的赎价所威胁所捆绑,逼迫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時刻。

【胆小如我】

说这些并不是因我勇敢,我与你一样胆怯。我看到蟑螂和老鼠会吓得尖叫,我看到大型犬会退避三舍,我看恐怖片不敢抬头,到公园里鬼屋玩哭着出來……
我曾拿父母当幌子,遮掩自己内心的自私、懦弱、愚钝。我骗自己心安理得:我是为父母妥协的,可我知道我究竟因承受不了伤害而妥协。
瞧,我并不比你们勇敢,胆小如我。但,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应对这个世界呢?
我知道,你担心疯狂的报复?张凯在做出良心告白后,虽然饱受压迫反弹,但只是暂时的,对于报复我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我明白,没人可以自始至终地威胁我们。

【是什么让我发声】

胜过仇敌的力量在于神。709同伴里有多位弟兄姊妹,基督徒身份也必给我们带来属灵的困扰。不惧怕世界、拒接罪的强烈程度,就是测量我们信仰的规尺。弟兄姊妹,在世上的掌权者与神当中我们更惧怕谁呢?
我们虽然软弱,所处的环境又艰难,但我们的眼睛不该只看属世的,而要凭信心仰望神,神不会掩面不顾遭受苦难的儿女。  坚守神的公义,我们才能从其他一切惧怕中得着自由。
神所赐的恩典:父母是我高山仰止的根基。难以想象,我年过六旬的父母连訂机票都搞不清楚,竟能为我走南闯北,不遗余力地完成一个家庭的救赎使命。
从小城济源到北京、天津、香港,同人权律师、外媒记者、NGO人员、领馆官员会面,向全世界呼吁发声。你怎么做到的?母亲说“我就为了救你,拼了”。
尘满面,鬓如霜,母亲消瘦了衰老了,难掩明媚动人。何为爱,何为勇气?高山仰止。在我身边的无可比拟的正直、勇气、智慧和无所畏惧的爱就是我效仿和迈出这一步的根基。

【有了你,我就敢】

我多渴望以孝思回报父母,但我怎样才算爱他们?不敢活出上帝的荣耀,是爱他们?义愤终会爆发,现在的欺瞒是爱他们?连累他们无法跳出恐惧,动辄提心掉胆是爱他们?
倘若我爱他们彻底,我要他们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取保不是自由,709终结也不是自由,恢复自由的唯一办法就是摔碎枷锁,打破对权力根深蒂固的恐惧感,不被感情左右互为钳制,而是理性地站在彼此身边。
我迈出这一步,但同时我答应了母亲,除此不再涉及更多的“危险”了,我只希望我可以独立、自主、真实的活着,不是活在"楚门的世界"
我的同伴,你是否也愿意理性地思考后与我一同,彼此关爱,彼此建立?虽然不能保证结果如何,但我们视若珍宝的自由的生命,我们不去试一试,就放弃吗?
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有了你,我就敢。因我知道,有无数的“你”。我盼望看到你,蓝色街灯渐露,相对望,与你无声紧相拥……

注:考拉写于20174月,一直犹豫何时以何种方式将此信公开,今天获悉尊敬的李和平律师被天津二中院判三缓四,激动欣喜又感慨万千,一晃分隔几近两年,但总算有了他的消息,祝愿李和平律师能够过上平和的日子,愿神保守李和平律师及其家人平安喜乐,愿神的公义如光发出,愿神的公平明如正午!

考拉 20174

附:709家属声明视频(10MB)

video

去他妈的缓刑——李和平律师被秘密审判后709家属声明。


(转自网络)

2017-04-24

杜导斌:没有政治权利,休谈生存和发展权利



杨改兰一家六口为什么会死?一个直接诱因就是低保被取消。她家的低保为什么会被取消?因为是否给予低保的权力掌握在村支书们手里,她家没有决定权。杨改兰一家的悲惨结局,正是没有政治权利就严重影响生存权利的典型例证。
钱云会为什么会死得那么惨?因为他不断抗议违法征地。为什么他会抗议违法征地?因为浙能发电厂征用寨桥村的土地一直不作赔偿。为什么浙能发电厂能在不对村民 作出赔偿的情况下完成征地?因为该厂得到地方政府的合作或默许,因为该厂间接掌握了征地的政治权力。掌握有征地政治权力的浙能发电厂于是就既剥夺了钱云会 的生存权,也剥夺了寨桥村村民的发展权。
官员及其官二代为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为他们掌握了不受限制的政治权力,有权就有一切,于是想做官就做官,可以一年两年连升若干级;想发财就发财,像周永康儿子那样一两桩生意就家财数十亿数百亿;想出名就出名;想出国就出国……
富豪及其富二代为什么那么快就能拥有巨额财富?因为他们通过依傍权贵,掌握了远比普通平民大得多的商业机会,可以顺利获取别人拿不到的工程和地皮,可以高价向政府和国企出售产品或服务,可以偷税逃税不被追究……
中石油、电信、联通、各国营银行、各收费公路……,这些几乎全由权贵或其附庸把持的垄断行业为什么那么来钱?因为它们直接或间接掌握了法律政策的制定权、执行权,可以顺利地让法律政策偏向于它们,可以掐死竞争对手,可以任意抬高价格,可以廉价获得资源。
为什么会出现“部门政府”?为什么很多党政机关富得流油?为什么党政机关成为贪污腐化的重灾区?因为这些部门掌握有制定和执行法律法规政策的权力,可以国家的名义向民众收取各种各样的税费和杂费。
……
中国大陆为什么会出现极其严重的贫富差距?为什么顶层的1%的人口能掌握一半左右的国民财富,而占20%的底层民众所得却只有1% 因为顶层掌握有几乎无所不能的且不受制衡的巨大政治权力,而底层除了任人宰割,没有任何掌握和扩大自己发展机会的制度性保障,甚至连防止自身尊严和权益免 受歧视忽视的发言平台或利益代言人都没有,因为顶层与底层是在一个极端不公平的平台上竞争。在这个平台上,裁判永远由顶层派出,而裁判作出的裁决永远是顶 层有理当赢,民众含冤受屈也只能忍气吞声。
看到多维网上又在卖弄“优先保障生存和发展权”,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有政治权力,民众的生存和发展权就成为顶层权贵集团的恩赐。他们可以赐予,也可以随时随 地收回,并且一向是赐予仅限于作秀性的一点点,掠夺却是经常性的很多。顶层权贵集团将永远确保自身利益最大化,会永远奖励自身的支持者。这些奖励,并非天 上掉下来的馅饼,只能是取之于底层。这就是公务员的工资和退休工资长期高于社会一般行业的原因,也是军官年入数十万而七十岁农民每月只施舍70元左右的原因,因为公务员和军官对于执政集团维护执政地位与特权利益至关重要,农民则无关紧要。
中国大陆当前几乎所有问题的总根源,都在政治权力配置严重失衡。执政党的最高领导机关及高官垄断了接近于无限的权力,通过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政策让一切权力 归党所有,而不归还给人民,可以顺利地把自身偏爱和特权转变成国家权力。党的支持者则通过“傍官”在国民财富蛋糕上贪婪地切下自己所要的那块。执政党的地 方权力机关及其官员则垄断了很少受到约束的地方权力和社会权力,可以对无权的普通民众给予施舍,也可以予取予求任意剥夺。这不仅制造出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制度性糜烂性腐败,而且制造了亘古未有的环境污染和道德溃败,市长省长身家上亿之类的新闻早就不是新闻,坐奔驰的拿低保,当局长的拥有十余套廉租房,也是相当普遍的事情。党员的政治权力又高于非党公民。
1949 后大陆的公民事实上分为二等,相应的,宪法也分为两部。一等公民与中国共产党党员重叠。党员被宣传为先进分子,政治地位显著高于非党员。事实上,在掠取权 力、地位、金钱、名誉、异性和高端享受方面,他们确实是世界最先进的。党员遵守的是《中国共产党党章》,实际上,只有中共党员才是真正的公民,享有结社权 和高一级的尊严和荣誉,拥有相当于当年罗马公民类似的政治权力,党员会被掌权者当自己人看待,“捡在篮子里”,在基层会议上可拍板或可提意见,有时对领导 还有一张投票权,有权依据党章向上面反映情况,可以获得上级官员更多的支持与庇护,可以抢先一步知道政治经济政策风向,中共党员犯轻罪,通常通过纪律处分 解决,不必坐牢,即使犯重罪,一张党票也可抵若干年刑期。党员身份的特殊性,能让一个小小的村支书都可享有巨大特权,能让家家户户都有丈母娘,能神不知鬼 不觉地贪污数千万,甚至能决定少数村民的生死荣辱。
非党员则是二等公民,他们有一部宪法,只是这部宪法仅限于宣示,60 年中一直体现在纸面上,实则没有宪法保护,其人权经常受到《刑法》等各种各样苛刻法律法规的侵犯和剥夺,实际政治地位相当于没有结社和投票等公民权的外邦 人,也没有言论、集会、新闻、出版、游行示威权,最多只能列席而不配参加对政治和社会事务的决策性会议,终身必须服从中共中央及中共地方各级领导干部的各 种各样的命令,终身盼望清官,但即使遇到的是贪官污吏,也只能默认或屈从。任何反抗、反对、不满,都可能遭到残酷的打击报复。非党公民实际上丧失了政治权 力,因而所谓生存权和发展权基本上也是个笑话。一个普遍而典型的例子就是,党的领导干部说你是人民,你就是人民,哪天不高兴,说你是敌人,你就是被专政的 对象。一旦沦为专政对象,就只有被消灭或被监视受欺辱的份,还有什么生存权和发展权可言?还有一个更普遍更典型的例子是,一旦政治身份是非党员,社会身份 又是工人或农民,同时也没有党员干部的亲戚可以攀附,政治上就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任何发展,甚至几代人都只能是愚民、屁民、蚁民、刁民,在最底层挣扎求生, 翻不了身。
对于非党员,即使获得了发展,成为企业主人,或者进入中产阶级,也不一定能保住奋斗的成果,就如同农民的责任田可能随时被党和政府收走,企业也随时可能被公 检法或纪委罚没,而掠夺中产阶级的手段更多,股市、楼市黑幕可能让一个中产立马回到赤贫,高价学费、高价楼盘、高价车和高额房贷,等等,掌握着政治权力的 权贵随时可以出台各种盘剥性政策,将没有政治权力的中产阶级的钱包掏空。
掌握了政治权力者,随时可将手中权力兑换成巨额现钞;丧失了政治权力者,即使发展了,也因无法使用政治权力自我防卫,随时可能被当作肥羊宰掉。就像中产的雷洋,发展有什么用?瞬间命就丢了。没有政治权力,生存权,财产权都没有保障。
解决中国大陆当前的种种乱象,其实并不太难,只要把本来就属于人民的政治权力归还给人民,尽管这一招不可能包治百病,但许多人祸,许多污染,许多道德沦丧, 许多商业欺诈,许多矛盾冲突,还有愈演愈烈的贫富悬殊,确实都可望迎刃而解,因为这许多问题不再需要执政者从自身利害出发去制造,自会减少很多,部分不能 自行消解的,民众也自会解决好。权利平等的民众会比党和政府更需要正义,更能维护自身正当权益,有问题也会合理解决。法官一旦清楚自己的权源直接来自于民 众,不必再仰上级鼻息,从自身利害考虑出发,也自会居中裁决。民众有了政治权力,能自己保障生存和发展权,就不会允许任何人来施舍或剥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 机会。
作为国家ZXX先生及其所领导的中央政府,还有实际上掌握着国家最高政治权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不应作权贵集团的利益代言人,不应是顶层那1%的遥控器,而应该是国家利益的守护者,应该代表每一位国民的利益,均衡兼顾每一个群体的偏爱,有责任在大陆实现良法善治,有责任帮助民众过上有尊严、自由和富裕的生活,让国民生活在正义法律的坚实基础上,团结在自由平等的旗帜下,促进中国大陆早日实现民富国强。
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个人认为,目前不应该再容许谁来瞎扯什么“优先保障国民的生存和发展权”,而是立即优先落实国民的政治权力。首先切实保障国民的言论自由 权,放弃一切形式的反动的言论管制和审查,让人民说话,终止一切直接或变相的文字狱,绝不允许任何一个国民因和平表达意见和利益诉求而坐牢。其次就是不忘 “初心”,马上落实1945年前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作出的承诺,也是1954年第一次颁布宪法和选举法时的承诺,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直接选举,把官员的官票交还给人民,把官员的政治生命交还给人民。民众监督官员,强于纪委监督千百倍。民众掌握生存和发展权,强于党和政府的恩赐千百倍。

(转自网络)

2017-03-25

众多热爱民主自由等各方面的人士继续“欢迎”来客



今天继续“欢迎”中国总理到悉尼,在Town Hall 聚集了在澳洲众多热爱民主自由等各方面的人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藏人队伍里的那面大鼓威震八方!
video
video





2017-03-23

“欢迎”活动(图)与《人血的盛宴》(文)



今天,为了“迎接”中国总理来悉尼,在澳洲众多热爱民主自由等各方面的人士,展开了别具一格的“欢迎”活动: 
孙宝强写的对联(举牌者是她的丈夫陈浩)
 
 

人血的盛宴 


二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和那个黎明,那些倒在血泊的年轻生命如果活到今天,他们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就在不久前的某个夜晚,在那座据说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在一家绝对顶级的豪华宴会厅里,举办了一场堪称顶级的豪华宴会,水晶灯闪光灯交相辉映,红的酒橙的汁杯盘迭晋,近百桌上千人的排场,$200大洋的一张餐劵,一大堆国家政要,社会精英,成功人士,画家作家,演艺明星,当地的华文媒体更是倾巢出动,以纪念将近四分之一世纪前的那场居留运动。
盛宴会场
令人惊讶的是,一场历时五个小时的空前盛会上,所有的历史视频,文艺演出,新书(《澳洲:居留岁月》)首发,名人讲话,慈善拍卖,竟然没有一个人一个字提及六四”,提及“天安门事件”,提及早已死去的青年和他们正在老去的母亲,提及因此被杀被关致伤致残穷困潦倒的所谓“暴徒”……在许多人的嘴里,文字里, 这场当年的“民主运动”变为了今天的“感恩行动”---感谢澳洲政府的慷慨大度;一段用人血换来的“居留岁月”转眼间换成了一些人赚钱发财的“流金岁月”……

有人说过,面对强大的专权暴政,假如你不敢说真话,但至少可以争取不说假话。
今天,一些海外的中国人只是面对一些物质的诱惑,竟然不敢说真话了。历史难道真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可悲啊!这才是真正的悲剧,让人痛定思痛的悲剧。



当年的抗议
整整二十五年了,当年响彻神州大地的口号声悄悄远去,每年那天晚上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的烛光渐渐暗淡。当初的震撼震惊感叹感动如今好像成了落伍的代名词,但看到眼前那么多西装革履的“高等”华人面色红润自信滿滿,我还是忍不住要把几年前说过的话一字不改地重复一遍:

我们当然要对正义、仁慈的澳大利亚永远心存感激,但我们更不能忘记那些为中国民主自由流血牺牲的烈士。我们要大声的承认,我们是吃过人血馒头的,我们是六四的直接受益者,是六四真正的既得利益者。
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自由、平等、祥和地生活在澳大利亚这块土地上,都和六四有关。中国有句老话叫饮水思源,我们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过河拆桥。我们不是也常常看不惯那些某某事情的既得利益者吗。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六四恐怕将是一辈子最刻骨铭心的痛。我们不能遗忘,不敢遗忘,应该也不会遗忘。我们每年的今天站在这里纪念六四,祭奠死者,仅仅是为了求得良心安宁,为了守住我们最后的道德底线。”


但愿那场盛宴上的中国人夜半醒来,摸摸自己的良心。 

(墨尔本)淘汰郎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