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7日星期四

【统一战线,合伙推墙】


各类访民、推墙大军如果有叠加推墙意识,不被民运圈里的某些忽悠领袖带阴沟里,若有点火上浇油意识,那么:这次善心汇起头,然后,久敬庄倾巢出动、河北访民团、复员老兵、e租宝、泛亚;还有公义自由爱、和平理性非暴力、同城饭醉、家庭教会…其他各地各色人等都不断地跟进闹一把,那堵墙用不了几天就崩塌了!
89学运是学生发起,各种人跟进。现在及未来,不可能由学生发起了,唯一能发起的,就是各路形形色色的访民。
特别是访民群体里出了一个“旷世奇才”的牛人——郭文贵!访民群体的未来,越来越看好!
平常只会闲来无事瞎叽歪,这次觉醒圈的微信群wp群里,很少议论善心汇闹事,可见所谓的觉醒圈是多么的短视和麻木。访民的聚集就是闹事,闹事不断叠加、扩大化、闹得不可收拾,闹得政权失控、无力掌控局面,那墙自然就崩塌了。
所有的集权政权对这一点都非常清晰、认识深刻,它们对于闹事,一律以雷霆手段消灭于萌芽之中,就是深刻认识到闹事的可怕!可以说,所有的集权政权都是被闹事干掉的!
闹事的人群和原因,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可能高尚,可能自私、甚至卑微;但是,同一个特点是:闹事!无论什么闹事,闹起来了,谁发慌?你会发现,都是匪徒们在发慌!
复员军人聚会吃个饭都会如临大敌?为啥?怕闹事!一有闹事,先立即是黑皮狗大队上,阵势太大,立即周边调警力,再猛一点的,调武装警察部队(军队);实在太大,调警用装甲车上场。
再小的闹事,都紧张,黑皮狗都要上。土匪非常清楚,任何闹事如果蔓延下去,都会让匪国崩塌!
李一平老师说:“我认为变局的条件是这两个:多数人有怒火,少数人有点火的方法。
民运圈对闹事的关注度和热情却很差,更多的关注点是“呼吁”“某某某被抓”,是民主、宪政、自由等等高大上词汇。也就是说,民运圈根本就没有闹事意识,只是想跟土匪套近乎,都不闹事,那搞个毛啊!
所以,从现在开始,民运圈要补课补课补课……

(转自网络)

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

现身澳美军演海域 中共间谍船被指“挑衅”

(海外媒体记者肖婕、安平雅澳洲悉尼报导)上周六(721日),澳洲和美国军队在澳洲东北沿海进行军事演习期间,一艘中共间谍舰在附近海域出现。澳洲军方表示,中共间谍舰在演习现场附近出现是“挑衅性的”和“不友好的”。
澳洲和美国军队在澳洲东北海岸进行军事演习期间,一艘中共间谍舰出现在附近海域。(Talisman Sabre Facebook)
据九号新闻网报导,澳洲国防部722日发表声明说,在澳美军队代号为“护身军刀”(Talisman Sabre)的联合军事演习地“附近”,发现中共海军815型东调级情报舰。声明中说:“这艘情报舰虽然位于澳洲领海外,但是已经进入(昆士兰)珊瑚海(Coral Sea)的澳洲专属经济区范围内。”
国防部证实,中共间谍舰在监视和记录演习通讯、雷达信号以及军队移动。但国防部说:“该情报舰的出现并没有影响到军事演习的进行。”
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说,澳洲军方高层人士认为,中共海军815型东调级情报舰的出现是“挑衅性的”和“不友好的”。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格雷厄姆(Euan Graham)博士告诉澳洲广播公司,该舰的出现可能是第一次,但是,是一种挑衅,“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是中共在海洋法上使用双重标准,挑他们喜欢的,而拒绝履行他们不喜欢的。”
在这次演习的前几天,美国媒体报导,类似的中共间谍舰也出现在了阿拉斯加和关岛海岸外,当时阿拉斯加正在进行一个先进的反导弹系统试验,而关岛则是美国主要的海空军基地之一。类似事件几天前也发生在印度海外,当时印度正参加美国、日本在孟加拉湾的大规模军事演习。
“护身军刀”是澳洲和美国每两年一次的陆、海、空联合军事演习,目的是为了检验和发展澳美两军之间的协调配合能力,今年已是第七次。约有3万名军人参加了本次演习。联合军演的大部分行动是在昆士兰罗克汉普顿(Rockhampton)附近的海域进行的,军演预计将持续到7月底。
澳洲新的堪培拉号(HMAS Camberra)直升机起降运兵舰首次参加了这一高强度的军演。
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说,近年美国军事战略在全球有所收缩,川普缩减对外开支、军费等政策,要求盟国承担更多义务,而不是只有美国出资。这给中共钻空子的机会,中共外交战略的侵略性更加显露出。
陈用林认为,这次中共间谍舰是试图警告欧美,中共的实力已经强大了。近些年中共花巨资,特别是西方高技术的公司为了争取中国市场,向中共妥协,将核心技术透漏给中共,使得中共在监控技术上得到发展。
陈用林还说,中共搜集信息的手段技术,其投入的人力物力在全球应该是第一位的,应该超越了美国。中共盗窃抄袭这些技术后再进行一些改进,花费巨大财力,是其它西方国家做不到的。
陈用林最后说,随着中共对西方社会的渗透力量加大,例如,中共对澳洲的国情的基本信息,包括澳洲公民的个人信息都已掌握了。曾任职于人民网湖北频道的媒介顾问的吴君梅女士就提到过,人民网在澳洲设立的服务器搜集网络上的信息,每秒拍照13次。网络上所有公开半公开的信息都被定时发回中国储存分析。
责任编辑:简沐

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

突破封锁的利器——免费的FireChat

现在推*墙最关键的问题是信息的传播。无论是郭闻桂的爆料、刘X波或是王B章或是李YI平或是吴建民等等人士的理念和策略,还有各种宪政民主基本常识,还有大陆群体事件风起云涌波澜起伏......等等各种信息,在大陆根本就没有多少人能够获知和了解。这些东西只有突破了当局的封锁才能发生作用,否则即使我们老是在很有限的民主群里整天对自己人喊破了天,都对大陆的时局没有多大的作用。必须要在那堵高墙里凿开一个墙洞,撕开一个裂口,帮助国人翻*墙,学会用国外软件,传播真相和真理......总之,只要突破封锁,那整个时局和力量的对比,估计很快就会发生逆转。
——FireChat很可能就是突破封锁的利器之一。

FireChat开创了一种无需网络和数据的全新手机通讯方式。它是一款iOS和手机系统的应用,并且完全免费。
FireChat2部手机距离少于200英尺时,它们将会自动连接,无需任何操作,即使在没用无线网络连接的情况下,只保持蓝牙和无线网络开启即可,如果有超过2部以上的手机便可创建更大的网络,该网络称为点对点网状网络。
有了FireChat就可以发布公开消息或私秘消息。私秘消息经过加密,只有发件人和收件人才可以看到,其他人无法查看。一条消息可以通过多部手机的自动中转而发送给收件人。
因为人员的不断流动性,理论上只要有5%的人使用,那FireChat就没有物理距离的限制。使用FireChat的人越多,网络的通讯就越好,这与传统网络刚好相反。
FireChat可传送短信和图片等,最重要的是简单方便而且免费,也许会在未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FireCaht下载地址:https://goo.gl/eES6vH

FireCaht的视频短片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国际特赦:争取刘晓波遗孀刘霞自由的签名书(中英文)

自从其丈夫刘晓波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直至病逝后,艺术家、诗人和人权维护者刘霞一直都被中国当局严重监视及受到恐吓。
她犯罪了吗?她一直在试图让当局释放她被监禁的丈夫。特别是现在她丈夫已经去世了,中国当局是时候停止对刘霞的残酷惩罚。她自201010月以来一直处于被软禁的孤立状态,因此受到心理压力而备受焦虑和抑郁的困扰。
她的丈夫刘晓波呼吁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被称为“08宪章”的领头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但在2009年他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的罪名而被判处11年。国际特赦组织确认他为良心犯人。五月份他被诊断为晚期肝癌,尽管刘晓波和刘霞多次要求,但中国当局拒绝让他们出国接受治疗。
虽然刘晓波于713日医疗假释中去世,但他却留下了巨大的遗产,激励着世人继续在中国争取人权。我们出于对他的最大敬意及尊重其遗愿,要求中国当局让刘霞获得自由。
请签署请愿书,敦促中国当局结束对刘霞的非法软禁和监视,杜绝骚扰,让她获得真正的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澳洲分会

First Name:  (名)
Last Name:   (姓)
Email Address:  (邮箱地址)
Postcode:     (邮编号码)
Phone:       (电话或手机)
(点击黄底黑字)“ADD YOUR NAME” 即完成。
若有TWEET FACEBOOK的,可以点击相应的推送。


China: Free Liu Xia - Amnesty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Liu Xia, artist, poet, and human rights defender, has been forced to stay at home under heavy surveillance and subjected to intimidation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ever since her late husband Liu Xiaobo was awarded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Her crime? She refused to stop trying to release her wrongfully imprisoned husband.
Especially now that her husband has passed, it’s tim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stop cruelly punishing Liu Xia.
She has been kept in isolation since October 2010, and she has suffered from psychological stress,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s a result.
Her husband, Liu Xiaobo, helped devise a call for political reform in China, known as Charter 08. All he did was exercise his human rights: but as a result, he was sentenced to 11 years imprisonment in 2009 for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He was recognized by Amnesty International as a Prisoner of Conscience. He was diagnosed with late-stage liver cancer in May and despite repeated requests from Liu Xiaobo and Liu Xia,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refused to let them travel abroad for treatment.
Although Liu Xiaobo has passed away on 13 July while on medical parole, he leaves behind a powerful legacy to inspire others to continue the struggle for human rights in China. Our greatest tribute to him will be to ensure that Liu Xia is free to do the same.
Sign the petition and urg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end the illegal house arrest and surveillance of Liu Xia, stop the harassment and allow her to travel freely.

文森翻译(原文见上链接)

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专制、独裁、极权,三者有何差异?

作者不详,2011825日星期四

许多文人搞不清专制、独裁、极权三种政体的不同,以为反正都是差不多,没必要认真,下笔都很随意,可事实上三者或许有交集,是一种“家族相似”(维特根斯坦用语),但实质仍有很大差异,详加分辨还是有必要的。专制政体我以前在动态微薄说过,(参阅《世袭的专制宝塔》201012)这里只介绍其特性。

专制主义(autocracy)有三大特性。首先是权力终身制;死了就传位给儿子,叫世袭制;在这统治过程中始终维持着一种凌驾于法律的姿态,也就是不受法律制约,这叫做特权制。要注意的是,这些特性不只是表现在最高统治者而已,而是包括所有统治阶层。
独裁政治(dictatorship)的政治权力集中在一人或一小群人手中,其初始权力的获得通常是靠暴力或不合法手段攫取,因此,其统治便会长期以对付国内反对势力和对抗国外敌人作为借口,以方便自己能无限期独揽政权。其政治权力的行使也不受司法或立法部门的限制。
间歇性的暴力和恐怖手段的镇压以及不间断地宣传受到外来的威胁成了不可或缺的政治手段。最近爆发茉莉花革命的北非诸国,便都是独裁政体,他们长期靠紧急法进行了宪政独裁。独裁政治不一定会成为极权统治,但极权统治的初期一定会历经独裁政治阶段。
至于极权政治(totalitarian),则比独裁还要恐怖得多,其危害也更甚。极权政治比独裁政治多出了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它有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目标要达成;二是为了达到这目标,它必须推行泛政治主义手段。
先说第一个条件。自由世界的民主政治没有预设这个条件,它的政治目标只是为了满足子民的要求,包括精神与物质方面的要求;但是极权政治则不,它一定有这么一个目标,如前共产主义是要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社会,法西斯主义则是要求建立一个纯粹的雅利安种族社会。
在这目标下,当下人民的需求变得无关紧要,有一部分甚至成了必须消灭的“敌人”。这是极权政体总是伴随大量杀戮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说它是反人类的政治体制的主因。
再说第二个条件。推行泛政治主义以达到乌托邦目标。在非极权政体,公与私、社会生活的政治面与非政治之间的区别是明显的,两者不容越界。但是极权政体则不,个人的一切属于政权所有,终身受全盘式控制,不只是物质层面,还包括精神思想,务求个人与政权意识形态的要求与内容相一致,违者将受惩罚。
惩罚手段包括酷刑、精神药物注射、器官活摘甚至肉体消灭。必须说的是,极权政治的法律并不是为了促使人民能得到身心各方面的发展,而是为了确保政权能得到巩固,在这前提下,权力的无限度扩张行使远大于法律对维护个体利益的功能。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无法无天”的情况。
如果以集合来总结表示专制、独裁、极权三者的关系,可以看成是三个连环相扣的圆圈,靶心是专制;中间一圈是独裁,最外围一圈是极权。极权的内涵最丰富,包含了专制独裁,但又具有专制独裁所没有的其他内涵,如乌托邦、泛政治主义,政治代理(即书记制度)等。
中国社会在历经毛泽东时代的苦难之后,发出了要求“改革开放”的声音,这使自由世界误以为中国的极权统治即将结束,纷纷伸出了橄榄枝,于是,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汹涌而至,中国也因此壮大起来。
殊不知它在壮大之后,共产党却背叛了人民的意愿,不只拒绝接受普世价值,还变本加厉欺骗和压制人民,更妄想建立一个统领全世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就将它自己推向了国际社会的对立面,不只乌托邦无望实现,连共产党的灭亡也变得不可避免了。
『本文链接:《极权主义的罩门在哪里?》(8/2011)、《中共国:封建主义到了高级阶段》(2/2013)』

原文: http://ngkeehow.blogspot.com.au/2011/08/blog-post_25.html

悉尼:在海边纪念刘晓波“头七”活动(视频和照片)

近日,自由劉曉波工作組籲請全球民眾在同一時間,到就近的海邊、河邊同步追思、合照,並加標籤#withliuxiaobo,上傳到twitterfacebook、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以紀念劉曉波被獨裁者海葬。
为响应全球同步纪念刘晓波“头七”的呼吁,今天晚上(719悉尼时间晚上10点到11点(即中国时间晚上8点到9点),悉尼的一些民众在悉尼海港大桥旁的海边举行悼念活动。
以下为当晚活动的部分视频和照片:









以上的视频和图片,均来自网络

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桑杰嘉:希望刘晓波的生命能唤醒中国人的良知

作者: 桑杰嘉  2017/07/16  
图伯特人在社会媒体上哀悼刘晓波
714日,图伯特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向刘晓波先生致哀:
获悉历经长时间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离世,我深感悲痛。 在此,向他的妻子刘霞和其家属表达我深切的慰问及真诚的祈祷。
虽然刘晓波已经离开人世,但我们尚存的人,可以借由发扬刘晓波长期以来所坚定的原则,引领中国走向更和谐、稳定与繁荣。
我深信,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为自由事业的努力不懈,将在不久后开花结果。
达赖喇嘛  2017714
图伯特人在巴黎为刘晓波声援(作者提供)

很多图伯特人也在社会媒体上对刘晓波先生的逝世表示了悲痛,同时也对中共集权政府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深表痛恨和愤怒。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被捕入狱,于200912月被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媒体报道刘晓波癌症晚期住院治疗的消息后,各人权组织和政府纷纷呼吁中国政府给刘晓波先生就医治疗的自由,美国政府和德国政府还特别派遣癌症专家会诊,外国专家一致认为可以到国外治疗,而中国政府封杀信息,并发出与外国医生相反的说法。对此,德国政府则表示,主导刘晓波治疗的不是医生而是中国的安全部门。最终验证了德国政府的说法,没有医生救活,却被安全部门关死了刘晓波。
刘晓波先生是中国人,作家、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监狱患肝癌已至晚期,生命垂危之际中国政府对他实施各种打击使中共暴政的残忍性和中共领导人的狠毒暴露无遗。中国政府对中国的良知者、律师、学生残酷的打压,特别是在全世界的目光下对国际上有着很高影响力,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如此迫害,对于“非我类”的图伯特人、东突人、蒙古人的迫害就可想而知了。
刘晓波事件是二十一世纪中共集权政府对中国异议人士残忍迫害的又一罪行,刘晓波先生也是在关押中去世的第二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第一位是在纳粹德国,第二位是在所谓的“崛起”的、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而刘晓波事件对图伯特人等发出的信号是——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和良心犯的打压和迫害走向更极端化。中国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呼吁和谴责最终关死刘晓波,而且,软禁其夫人刘霞。说明中国政府与文明世界渐行渐远,并无视国际社会一意孤行,霸气凌人。
因此,图伯特人开始讨论,中国政府既然对中国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国际上知名度极高的刘晓波如此非人道的进行折磨,最后遭杀害。那么,图伯特的良心犯和异议人士的未来又会怎么样?
在图伯特很多良心犯遭中国政府的公安人员和狱警的暴虐之后,长期无法得到治疗,生命有危险的时候送回家中去世的事件频繁发生。在监狱中关押期间没有提供医疗条件而死亡的事件不断发生。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丹增德勒仁波切事件,中共非法关押丹增德勒仁波切13年后的2015712日突然通知“阿安扎西(丹增德勒仁波切法名)于今日下午病故”。不归还遗体给家人,监狱方面非法火化遗体连骨灰都不让家人带走。2002年丹增德勒仁波切遭中共非法拘捕后流亡图伯特人展开了大规模的抗议,国际社会呼吁公开审理、公正判决以及要求释放。在监狱中圆寂之后家人和国际社会呼吁中国政府对去世的原因展开调查,中国政府根本不理国际社会的呼吁,至今对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圆寂没有任何的说明。因此,丹增德勒仁波切26岁的外甥女尼玛拉姆悲离母亲和六岁的女儿2016流亡印度,为的就是“呼吁国际社会彻查真相”。尼玛拉姆就在713日继续在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作证、哭诉和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中圆寂的真相。
大部分从中国监狱中出来的图伯特良心犯的心灵和身体遭到非常严重的摧残。如,2012年获得国际新闻自由奖的图伯特人顿珠旺青因拍摄纪录片《无惧》拘捕,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服完刑期回家时健康状况极度不佳而需要治疗。服完五年徒刑出狱的著名西藏政治犯僧人晋美嘉措被诊断出患有多种疾病而住院治疗。
还有今年28岁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更登确吉尼玛以及家人被中国政府强迫失踪22年。
2009年至今有一百五十多名图伯特人自焚抗议中共政府。
对图伯特人民的压迫和遭遇绝大部分的中国人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冷漠无情,似乎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很多中国人站在中共一边对图伯特人、南蒙古人和东突人残酷的打压推波逐浪、火上浇油,使图伯特人等遭受双重的迫害。
刘晓波是:“世界人权运动的“坚定的引导者””、“我们时代伟大的道德的声音”,“刘晓波的去世使得中国“失去了一位有高度原则的典范”,刘晓波也是中国良知的代表。中共杀害刘晓波事件证明国际社会营救中国良心犯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渺茫,中共集权政府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变本加厉,自由、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在中国大地上扎根的梦想又一次被中共砸碎了。
作为图伯特人希望中国人能继承刘晓波的精神遗产,沿着刘晓波先生的脚印为自由、民主和人权事业继续奋斗,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怀念和敬仰。更希望刘晓波的生命能唤醒更多中国人的良知,更多的“刘晓波”站出来为中共集权统治下的所有人说话,也希望听到一百五十多位图伯特人生命点燃之熊熊大火中的呼唤,能看到数千计的良心犯在监狱中遭受的暴虐。
愿如达赖喇嘛尊者所说:“我深信,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为自由事业的努力不懈,将在不久后开花结果。 ”相信刘晓波精神之光驱逐黑暗的中共集权统治的那一天并不遥远。

转自网络  民主中国 首发

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悉尼: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刘晓波追思会概况(图片和视频)

刘晓波博士被迫害病逝,全世界的媒体和政要都在关注和哀悼刘晓波去世。714日晚上,“悉尼民主平台”在悉尼中领馆前举办“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为主题的刘晓波博士追思会。
悉尼天气寒冷,下午就有些民众先到悉尼市区的马丁广场聚集,然后在晚上又在到中领馆前参加活动。当晚持续下着雨粉或小雨,期间一度雨势较大也无人离开。有人说:“老天也在痛失中华英魂!”
估计当晚与12/07参加的人数差不多,大概有超过百人参与。有澳洲电视台SBS等多个中外媒体到场拍摄和采访。以下为当晚的部分图片和视频。

视频:钟锦江博士主持三鞠躬

视频:杨军声泪俱下激情演讲
























(所有图片和视频等均来自澳洲微信群,感谢各位群友!)

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悉尼:刘晓波博士追思会

 2017713日,毕生致力于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刘晓波博士与世长辞。刘晓波是中国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刘晓波是一个温和理性的和平主义者,他在中国遭受长达28年的软禁和监禁,他的遭遇和去世让很多人深感同情和悲哀,目前全世界的媒体和政要都在关注和哀悼刘晓波去世。 

为此我们举办“白花送英魂,携手争自由”为主题的刘晓波博士追思会。

时间:今晚——714日星期五,6pm--7pm
地点:悉尼中国领事馆前:Dunblane St, Camperdown NSW 2050
组织者:悉尼民主平台
请各位朋友们前往参加。

刘晓波病逝——壮志未酬(短视频)

2017年7月13日星期四

为刘晓波健康祈祷词

作者:吴君梅  2017-7-12

由悉尼民主平台秘书长范镇荣于712日在悉尼烛光集会上颂读

我们在天上的父,独一全能的救主:

感恩你让我们众多罪人能有机会相聚在这里,为你在地上人已不人、国将不国的中国来一起祷告!为你在中共的炼狱中煎熬的子民---刘晓波向你献上祷告!
全能的主,你说: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你的子民刘晓波有大爱,包容了剥夺他自由的当权者,包容了所有监控过他、捕捉过他、审讯过他、判决过他的所有的人!他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晓波说他坚信: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他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止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也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民主自由国家!-------这是他的盼望!
主啊:他说他当尽一个中国人的社会责任,即便为此被指控,被拘禁,也毫无怨言!这是主你赐给他的忍耐!
全能的救主,你说:你们要从窄门进去,因为那通向死亡的门是大的,那条路是宽的,从那里进去的人也多。
晓波从窄门进去,他背负十字架,一直在经受你在客西马尼亚的痛楚,他舍弃财产,舍弃家人,领受你赐给他的苦杯!而今天,他在中国共产党的残害下身患绝症,这盏真理的明灯,即将在中共炼狱中残灭!
主啊,求你兴起,发出大光,求你在惩罚,管教我们的时候,施恩惠与怜悯,让我们所有的罪人认罪悔改,求你光照晓波,保守他蒙受你的福音,求你挪走他正领受的苦杯,更求你医治他的身心。晓波和他的妻子之间的爱情象阳光穿越了中国监狱的铁窗。晓波为别人奉献了一生,最后他说,死也要死在西方自由的土地上。恳求主让他实现这最后的愿望,让他们夫妻都能够离开中国,跟从你的指引,让他们得到自由与尊严!
亲爱的天父,我们在此献上祷告:求你能破除中国专制暴政的铁轭!不致让更多的晓波在中共的炼狱中绝望窒息。求你不要按照你的公义追究报应我们个人和民族的不义,我们都亏欠你的荣耀,唯有求你的宽恕与恩典,拯救晓波和其他更多同样经历的志愿者!

我们如此的感恩祈求祷告,是单单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刘晓波:《向良心說謊的民族》序

作者:劉曉波  2001215日於北京家中

這本文集中的所有文字,都寫於六四大屠殺之後。
  儘管十二年過去了,但那個被刺刀挑起血腥黎明仍像刺刀尖一樣,扎進我的雙眼。從此以後,我看到的一切都帶著血污,乃至於我寫下的每個字的每一筆,皆來自墳墓中亡靈們的傾訴。我,作為末世大屠殺的幸存者和苟活者,自知無法正面表達亡靈,但我想懺悔和贖罪,可以從反面表達:

  攥住監室中的鐵條
  這一刻
  我必須放聲大哭
  我多麼害怕下一刻
  已經欲哭無淚
  記住一個人無辜的死
  必須在眼睛正中
  冷靜地插進一把刺刀
  用失明的代價
  換取腦漿的雪亮
  那種敲骨吸髓的記憶
  只有以拒絕的方式
  才能完美地表達

  一個殺人的政權,是令人絕望的;一個容忍殺人的政權和冷淡被殺者亡靈的民族,更令人絕望;一個大屠殺的幸存者無力為死難者討回公道,又尤其令人絕望。
  中共鎮壓法輪功本來就是獨裁者的「權力恐懼綜合症」的過敏反映,是一切專制制度虛構敵人進而製造敵人的統治傳統在當代的延續。但是,改革開放以來,除了六四大屠殺之後的高壓時期,要求人人過關的表態之外,中共政權的這種恐懼還很少通過全國性的批判來進行如此淋漓盡致的表達。因為鄧小平時代的中共執政集團,握有最高決策權的元老們,對毛澤東時代的全民動員式的大批判政治有著深刻的切膚之痛,所以鄧小平在執政後才從《憲法》上廢除了賦予群眾性大批判運動以合法性的「四大」。鄧小平的地下亡靈萬萬沒有想到,他欽定的接班人出於山窮水盡的無奈,現在又不得不玩起毛澤東時代的政治遊戲。
   正當江核心對於越鎮壓越頑強反抗的法輪功一籌莫展之時,天安門自焚事件給了中共一個完全不是藉口的藉口,使他們似乎有理由(儘管只是強詞奪理的理由)把驚懼萬狀的心理通過強權轉嫁給全社會,恐懼和既得利益的雙重要挾,使全國上下只有一個歇斯底里的變態聲音——堅決擁護和堅決批判,類似文革時期的大批判和表忠心運動又如火如荼地展開,咬牙切齒的語言暴力又在全社會復活,小康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的大陸中國,再一次倒退回「以筆作刀槍」的毛澤東時代。然而,與文革不同的是:文革時的全國一致表態還有幾分盲目的誠實,而現在的人們則不得不向自己的良心說謊(如果大陸中國人還有良心的話)
  這是改革開放以來,繼六四大屠殺的人人過關的表態之後,又一次由執政黨發動的全社會的公開的出賣良心運動。當中央電視臺播放著各地聲討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活動,當各級組織和各類協會召開批判法輪功的各種座談會,當大中小學向全國的青少年發出「校園拒絕邪教」的公開信或倡議書……之時,我們這個古老的民族已經墜入了萬劫不復的道德淪喪的深淵。
  也許,因為我本身還自認為是個知識分子,所以在觀察中共發動的對法輪功的全國性聲討時,對知識界的反映更為關注。210日的大陸各大報刊,都發布了中國作協召開的在京作家揭批法輪功的會議的消息。我看了《光明日報》等中央級大報的報導,真的很佩服中共宣傳機構的智慧,居然把兩個曾經是死對頭的著名作家揭批法輪功的言論放在同一段落裡,使九十年代中前期在文化界鬧得沸沸揚揚的王蒙和瑪拉沁夫,終於在對法輪功的義憤中走到了一起。
  想當年,因六四而下臺的文化部長王蒙,被民間輿論作為社會良知而受到敬重,他受到因六四而重新掌控作協大權的瑪拉沁夫的惡意攻擊,更激起了社會對他的同情和聲援。瑪發動自己控制的報紙指控王蒙的小說《堅硬的稀粥》影射總設計師鄧小平。這一招確實很損,如果得到鄧小平的首肯,很可能在社會地位上置王蒙於死地。王蒙一邊著文反擊,一邊聲稱要訴諸於法律,指控有人對他進行人格及名譽的誣陷和誹謗。在法院不可能受理這類起訴的無奈之下,王蒙也只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用流氓對流氓的手段糟蹋瑪拉沁夫的人格。他把在文化部長任上時瑪拉沁夫以謙卑的姿態寫給他的求職信公之於眾。當然,以王蒙的聰明絕頂,決不會不知道在未徵得還活在人世的寫信者本人授權的情況下,在公共媒體上公開私人信件是侵犯個人隱私權的違法行為,而且赤裸裸地與文壇小人嘔氣,也有損於文壇良心的聲譽。所以,他把瑪拉沁夫的信混在數封信中一起在《收穫》雜誌上發表,而且除了幾封文壇元老的信件之外,大部分信件都是一副對文化部長的諂媚相,並不是只有瑪拉沁夫一個人如此向權勢者獻媚。這批信的發表,在當時贏得了許多六四後受壓抑的文人的由衷歡呼。
  雖然在媒體上這樣處理兩個曾經是兩個文壇死對頭的報導,未必使王蒙和瑪拉沁夫滿意,但是在揭批法輪功這樣的事關黨、民族、國家的穩定的考驗面前,作為黨員的王、瑪二人,應該而且必須拋棄個人恩怨,想不一起表態都不可能。老左派瑪拉沁夫的義憤還能讓人理解,而誰會相信像王蒙這樣自稱社會良心的大作家的義憤填膺是完全出於真心?據報載,王蒙認為,與邪教的鬥爭能否取勝,不僅要深入揭批,更重要的是作家應該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產品。如果你在私下裡問這些自稱有理性有良知大作家的真實看法時,他們不會承認這是在強權的威逼利誘之下對自己的良心說謊,反而會聲稱那是他們對自焚事件及法輪功的真實看法。再說了,參加這樣的御用座談會,以表明自己的「政治正確」的作家,如何能創造出更好的精神產品?
  還有什麼樣的制度,比逼著人們向自己的良心說謊的制度更野蠻呢!還有什麼樣的知識分子,比用謊言來掩蓋謊言的人更懦弱更無恥呢!還有什麼樣的民族,比這種權力與知識相互結盟的說謊更墮落呢!政治權力的腐爛還不能完全證明一個民族的徹底墮落,人們還可以寄希望於社會良心的道義力量,而一旦代表社會良心的知識群體也腐爛了,就是上帝也救不了我們。
  或者,從來沒有過人的生活的人們,也就談不上人的良知,向良知說謊就更無從談起。


劉曉波  2001215日於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