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中美主播辩论实录:文字和视频(未经审查版)

转自:奥德赛君  好声量  Today

CGTN女主播刘欣于5月30日早8:25(美东时间29日晚8:25)应约与FOX商业频道女主播翠西·里根(Trish Regan)就中美贸易等相关话题进行了一场公开辩论。
刘欣在CGTN北京主演播室通过卫星连线的方式在翠西·里根的《黄金时间》节目里出现。这是中国主播与美国主播首次正面交锋。有外媒报道称,这场辩论是电视史上的伟大奇观。翠西在节目中称这也是美国电视史上前所未有的对话,也是美国听到不同观点的机会。
现场实录

翠:       今晚我们邀请到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她来自中国北京,将和我们一起探讨美国和她祖国之间的贸易争端。作为一名英文主持人,她的节目受中国共产党的监视。我知道,我和她可能不会在每件事上都取得共识,但是我相信,这将是一次听取不同声音的难得机会。在这个贸易谈判触礁的时刻,这次谈话对我们了解中共对贸易谈判、对美国的看法,都有帮助。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只为我自己代言,我是福克斯电视台商业频道的记者;但我今晚的客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部分(part of CCP),不过这没关系。我也说过,我的节目欢迎不同的声音。
好了,现在就让我们欢迎刘欣参与今晚的《黄金时间》,刘欣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北京和纽约之间的卫星信号传输有延迟,所以我们会尽量不打断对方。
刘欣,欢迎你。

刘:       (进入屏幕)多谢翠西,能和你交流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也能通过你和美国电视机前的广大民众交流。
不过翠西,我必须向你直接指出,我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你可以去查我的档案。所以请不要做这样的预设。我不代表中国共产党发声,今天,在这里,我只代表我自己,刘欣,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记者。

翠:       不过CGTN是受中共控制的。好吧,我理解。你对现在的贸易谈判作何评价?我们谈到哪里了?请给出你的观点,你觉得我们有可能达成协议吗?

刘:       确实卫星信号不太好,但我听清楚了,你是要问我关于贸易谈判进展的问题。我不知道,我没啥内幕信息,我所知道的就是目前进展不太顺利。上次在美国的谈判之后,双方都在思考下一步怎么办。我想中国政府的观点已经很明确:除非美国政府以尊重和诚意对待中国代表团,不要施加外部压力,否则……这样,我们才有很大的可能达成建设性的贸易协议。不然,我们双方都将面临很长的一段麻烦时期。

翠:       我想强调的是,贸易战不是啥好东西,对所有人都不好,所以刘欣,我希望、我相信能有个解决方案。

刘:       同意。

翠:      但现在我们确实面临挑战。现在让我提出贸易战中的核心问题——知识产权。首先,我觉得我们都同意一个事实,你不应该拿走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们来看一些案例,独立的机构,世界贸易组织WTO, 别忘了中国也是其中一员,还有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的案例,你看屏幕上的这些案例,这都是中国大量窃取知识产权的证据,价值数千亿美元。你知道,这可是很大一笔钱,我们不能把几千亿美元和五毛钱同日而语。对于美国企业而言,如果他们的知识产权、他们的创意点子、他们的辛勤劳动无法得到保障,他们要怎么在中国做生意?

刘:      翠西,我觉得你应该去问问美国企业,问问他们是否与愿意来中国做生意,问问他们在中国赚不赚钱?他们会告诉你答案。就我所知,很多美国企业在中国有稳定业务,他们中的绝大部分营收很好,我相信他们愿意继续在中国投资,拓展中国市场。而现在特朗普总统的关税让这一切变得有些困难,让未来有了小的变数。

我不否认中国存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漏洞,存在版权争议,所属权争议,甚至存在技术剽窃商业机密的现象。我认为这些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中国政府,以及和我一样的普通公民,都有这样的共识:如果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没有任何国家,也没有什么人能发展得更好,这是中国社会很明确的共识。当然,个别的负面案例确实存在,但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存在这样的事情,即便在美国也有靠剽窃为生的公司,但你不能就这样说,美国在剽窃、中国在剽窃、中国人在剽窃。我觉得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说法毫无帮助。

翠:       好吧,但这些都是WTO的实际案例。现在,我们谈谈华为,这可是头条。

刘:       的确。

翠:       我们都同意,如果你要和别人做生意,必须基于相互信任。你可不想别人偷窃你花了几十年时间才搞出的成果。中国于2017年要求信息技术公司与军方、政府合作,这样你不能再认为他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政府也能获取这些信息,这样就很有意思了。看看华为现在在美国不受欢迎。难道我们得这样说:华为,欢迎!但是不好意思,你必须和我们分享你最新最酷的技术?!

刘:       我觉得如果我这些是通过合作、通过互相学习、为这些新技术和知识产权付费,有何不可?我们因为互相学习而发展繁荣。比如我,我向我的美国老师和美国朋友学英文,现在我仍然向我的美国编辑同事学习如何做一名更好的记者。只要合理合法,每个人都应该这样,这可以让你成长。

翠:       但你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必须为占有而付费。我们这个自由主义经济的世界,为知识产权设定了应有的价值,并对其提供一系列的法律保障。我们必须遵守游戏规则,才能建立信任。你提出了几个很好的点。
我们现在谈谈中国,哦!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会放弃自己“发展中国家”的定位吗?这样的话,就不能接受世行贷款了。

刘:       不错,这种讨论一直在持续,我听过一些现场辩论,人们说,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经很强了,确实,你在你的节目里面也提到了中国崛起。当然我们希望崛起,我们不愿意一直做东亚病夫。
但是我们怎么定义自己呢?经济总量上看当然是——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但不要忘记中国有14亿人口,超过美国的三倍。所以你要把这么大块蛋糕分下去,看看人均GDP, 我们仅仅是美国的六分之一,比有些欧洲发达国家就差得更多了。所以,你能告诉我,我们应该怎样认识自己呢?这个问题很麻烦,人均很少、总量很大啊,所以我们是能做大事,人们也希望国家承担更多责任。我们承担在联合国框架下的责任,我们为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出力最多。

翠:       嘻嘻嘻嘻,我们来谈谈关税。我读过你的一些评论,你认为中国能降低部分关税,我完全同意。2016年,中国对美国进口商品的平均关税是9.9%, 几乎是美国对华平均关税的三倍。你怎么看?你会说:“嘿,让我们去掉所有关税!”这可能吗?

刘:       这可是个很棒的想法!对美国的消费者而言,中国的进口商品降价了,对中国消费者也是一样,这是个很棒的想法,我们要一起为之努力。你刚才谈到按规矩、按法律办事,如果真的要改变游戏规则,那必须要多方共识。如果我们降低中美之间的关税,这不仅仅是两个国家的问题,欧盟、日本,甚至委内瑞拉都会凑过来说,嘿,我们想要同等的关税待遇,国家之间,干嘛要区别对待呢?
要形成解决方案很难。所以中国和WTO……上一次,中国向全世界作出减税承诺,也是基于多方、多年的艰苦谈判。美国也知道,自己的关税能够降到什么程度,是要自己决定的,不是什么人拿着枪指着你的脑袋去决定的;同样对于中国,怎么降税、降多少,应该完全基于我们国家自己的利益。现在,我承认,二十年过去了,形势不一样了,我们该怎么办?旧的规则当然需要更新,但是,需要遵守规则,要想改变规则,基于多方谈判和共识。

翠:       回顾1974年的301条例,美国可以利用关税武器反制中国在知识产权上的错误行为,这也是互相信任的一部分。关于技术转移中的问题,有的美国公司可能犯了错误,在你们的框架下,放弃了一些本该属于自己的权利,这个时候国家机器就应该出动了。这是整个的背景,美国有多年没有采取行为,前几届政府知道问题在哪,但不太愿意动手,最终让情形变成这样。
嗯,你怎样定义国家资本主义呢?

刘:       ……你让我定义……技术转移?

翠:       不不不,国家资本主义。错误的技术转移是其中之一,国家资本主义,你如何定义?

刘:       你刚刚在说技术转移,现在突然跳到国家资本主义?!

翠:       等等,刘欣。我觉得中国的经济体系很有意思,你们有一套资本主义的制度,受国家操控。给我们说说吧,你如何定义的?

刘:       好的,我们更愿意称之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在资源分配中发挥主导和决定性作用。基本上……我们希望建设市场经济,当然是要有中国特色,比如说国企,发挥重要但逐渐弱化的角色。
或许……所有人都认为中国的经济很国有,国家拥有一切掌控一切……但让我来告诉你,这不是真实的图景。如果你看看统计数字,你会发现80%的中国劳动力受雇于私人经济;80%的中国出口由私人企业完成;大约65%的技术创新来源于私企。一些影响我们生活的企业,像一些网络巨头、5G企业,都是私营的。
所以……不错,我们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并非由国家操控一切、决定一切。我们的经济体制是高度混合的,充满活力,而且也高度开放。

翠:       对,我认为你们应该保持开放。作为自由经济的支持者,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追求场景,也会为你们带来更大的繁荣,也为我们。这就是双赢。

刘:       完全正确。

翠:       这很有意思,感谢你参加讨论。

刘:       多谢,如果你想继续讨论,我随时欢迎。你要来中国,我可以带你多走走。

翠:       我很乐意。

刘:       谢谢。(退出屏幕)

翠:       正如我刚才所说,没人想打贸易战,但我们必须仔细想想下一步了,很有意思的对话。
译文:为之。编辑/量妹,审核/声儒,签发/阿谷
原文:
https://mp.weixin.qq.com/s/FF5i0aUZK7M8QggW4lTUuw

万恶的籍户度制.二代身证份有射频天线,三代有指纹血型DNA定位


















文终
广告


打赏支持:

​​​原文: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6653778291343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那些藐视规则的人,为什么总是混得那么滋润?



-引言-


今天有个新闻,令人好气又好笑,山西文水县有个男子想坐公交车,但没赶上,他非常生气,拦了一部出租车追上公交。男子拦停公交后,用手中的西瓜猛砸司机,将其砸晕。


还好公交车司机在还有一丝意识的情况下把车拉上手刹,才避免了交通事故的发生。但男子仍余怒未消,对司机一顿殴打。

这样的事情,竟然能发生在礼仪之邦,文明之国,实在令人唏嘘。

万幸的是,该男子手中只是携了一枚西瓜。倘若带的是一把榔头,或者斧子,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了。



-01-


李大妈今年96了。

如此高龄,李大妈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太好,还有失眠的毛病。夜里实在睡不着的时候,就来一颗安眠药,帮助睡眠。虽然睡眠质量依然不是太高,可是年纪这么大了,也只能这样将就着混一天算一天。

不过最近,烦心的事情来了。

有好几次,李大妈睡到清晨五点多,总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咣当咣当”的声音吵醒。醒来一看,竟然有人在不停地摇晃小区的大门,制造噪音。


清晨人少车少,大铁门相互撞击的声音尤其刺耳。声量之大,把整个小区的人都吵醒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个人,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

这名86岁的大爷姓张,杭州人,他每天早晨4点多就起床,要赶公交去花港观鱼喝1元钱的早茶。

张大爷家住凤凰南苑小区,他要穿过对面凤凰北苑的铁门,去公交车站。

这就是前面提到的哐哐作响的大铁门。

从路线上看,张大爷从这个铁门穿过小区去公交站距离最近,绕路的话要多走几分钟。

张大爷之前一直走这个门去公交站。但从去年9月22日起,这扇门却突然上锁了,上面写着开门的时间是5:30—21:30,这比张大爷的日程安排晚了半个小时。

既然过不去了,那就绕路或者晚点出门吧?

然而张大爷可不这么想。

他认为原来都是5点开门,突然改成5点半,这个不合理。

于是他就每天用力摇晃铁门,叫人来开门,于是“哐当哐当”的声音响彻小区

大清早的,绝大部分居民都想多睡一会,因为大爷多次来摇门,居民们还曾和他发生争执。

从去年九月到现在,争执的次数越来越多,有一次,一个女业主往张大爷身上泼了3盆水

一名男业主还揪着他的衣领要教训他。

可是这些都没能挡住他!

战斗系毕业的张大爷仍然每天迈着稳健的步伐,继续前来摇门!

居民们都不堪其扰。

李大妈的情况更是严重,往往夜里一点刚吃药睡下,转眼五点就被吵醒了。

老人家睡着不容易,吵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为此,血压都高了。

不堪其扰的居民们发现自己劝阻甚至动手都解决不了问题,只好报警。

警察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把张大爷劝开了。你以为解决问题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五点,“哐哐”的声音又来了。

天哪!


你还别说,固执的大爷始终希望开门的时间能够改回5点

对此,物业的态度十分坚决,5点半的开门时间是小区的全体业主同意的

“不可能因为个人的需求,不顾全体业主的安全”。


作为一个晚睡晚起的人,小靠表示,完全没影响,因为很多时候,五点钟小靠还没睡呐。

不过,像小靠这样作息时间极不健康的人毕竟是少数。多数居民的痛苦非常容易理解。

面对愤怒的小区居民,张大爷却有自己的理论,他振振有词:

“他们有人威胁我,要把我抓起来,我表明自己的态度,你可以抓我,你有这个权利,但是我被你们抓起来之后,总要放出来吧,你放我出来之后,我还要天天在这里叫门!

什么?一个人能够无耻到这种程度吗?

于情来说,铁门并不是唯一的通道。绕路走到公交车站,也不过就是多走几分钟路而已。为了一己之私,每天早上把整个小区的居民吵醒,非但不知悔改,还要把方便自己、贻害他人的做法固定下来,是无耻!

于理来讲,早上5:30开门是整个小区业主的一致决定,是一套大家都要遵守的行为规则。张大爷明知自己的做法完全没有道理,却要用这种胡搅蛮缠、撒泼耍赖的方式来搞事情。仗着自己起得早,年纪老,孜孜不倦地恶搞、挑战规则令人深恶痛绝。

现代社会,尊重规则,是道德的基础,尊重他人,是社会文明的基础。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前文提及的用西瓜砸晕公交司机的山西男子,和这位一意孤行摇铁门的张大爷,毫无廉耻之心,还理直气壮地破坏规则,令人愤慨。



-02-


其实,那些破坏规则的人,是聪明人,甚至比一般人更聪明。

他们完全理解规则的重要性。但是中国历史几千年,却往往是不遵守规则的人,占了便宜。

去年1月5日,罗海丽女士和丈夫带着女儿,赶往合肥高铁站乘坐G1747列车,发车时间是16:39,由于看错了车站,罗海丽一家赶到检票口已经是16:37,按照规定不能上车。

当时,罗海丽带着女儿先冲进了检票口,检票人员前去阻拦,没有拦住。

但拿着行李箱在后面的丈夫,却被拦在了检票口。

由于高铁晚点到16:44分发车,罗海丽认为还有时间,就要求高铁人员让其丈夫进站。被拒绝之后,罗海丽二话不说躺到地上,开始撒泼哭闹。


 

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铁路方面选择了妥协,通知检票口放罗海丽的老公下来,给她们一家上了车。

最终罗海丽一家并没有因为迟到而误了高铁,依然准时到达了他们计划要去的地方。

更让人心寒的是,这位提出不当要求而被拒绝的闹事者,竟然还是合肥市永红路小学教导处副主任!

而事件的全程,都被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儿看在眼里。

 
小靠相信,就算她女儿也想不到,自己的妈妈,本该为人师表,塑造他人灵魂的人,竟然是这样的!

只是可惜了那些遵守时间的其他乘客,他们没有做错什么,却因为罗海丽的哭闹,列车延迟出发,平白无故增加了延误到站的风险。

社会上,类似罗海丽这样的人还不少。

唐山出了一个经典到教科书级别的老赖,名叫黄淑芬。

她开车把一位老人撞了,然后直到被撞老人死亡、老人家儿子急白了头发,她仍然拖欠83万赔偿款。


牛不牛?法院都判决了,就是不赔,你奈我何?

老人的儿子去找她要钱,她竟然说,我刚买了房子,给女儿买了车,我要是把钱给了你,我的房子和车怎么还贷?

无耻不无耻?人家父亲英年早逝,儿子被迫放弃工作机会,回家料理家务,整个家都塌了半边。

黄淑芬竟然还有脸拿房子和车子这些身外之物当作借口。

换一般宅厚的人家,绝对是先卖房子买车子,去执行法院判决。

黄淑芬竟然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这些人啪啪啪地打着小算盘,把自己那点小聪明发挥到极致,黑着良心,无视他人的痛苦。这种人渣令人不齿,更令人深深担忧我们这个社会的未来走向。

但我们这些社会中的大部分人忧虑的同时,那些破坏规则的人却心安理得,活得相当滋润,想到这里,就让人更加怒不可遏。

 

-03-


中国人的这种损人利己的小聪明,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走出国门,也被带到了海外。

去年9月2日凌晨,来自中国的曾先生陪父母抵达斯德哥尔摩市一处旅店。

由于预定的房间当天白天才能入住,曾先生请求旅店让他们付费在旅店大厅椅子上休息一段时间,因为他60多岁的父亲身体不好。

但是旅店并不同意。曾先生和其母就在旅店大吵大闹,试图逼迫旅店同意他们的要求。旅店方面于是报警。警察到现场后,强制将曾先生父母拖出酒店,并将他们一家三口带至距斯德哥尔摩市区几十公里的一处旅游点,勒令其下车。


据说,得到途经路人的帮助后,曾先生一家才得以返回市区,并与中国驻瑞典使馆取得联系。这引起了中国网民的愤怒。

但之后路人上传的视频,却又提供了另一个视角。视频中,曾先生撒泼打滚,故意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假摔,并喊出“快来看,瑞典警察杀人了”之言,全程拒绝配合警方执法。


 
看到这个视频之后,网络舆论风向顿时一转。画面中曾先生和其母娴熟地在撒泼打滚的画面深深刺激了国内网友,使人瞬间GET到了事实的真相。

由此,不少网友质疑曾姓中国游客的行为首先有错,不配合警方在国外更是大错。

幸好,瑞典警方对这种撒泼耍赖的做法,可毫不惯着、当即予以从酒店中驱离。曾先生一家选择了错误的应对方式,最终使他们把自己的境况弄得更糟。

不过,插两句与文章主旨无关的话:小靠还是希望瑞典警方在面对身体有不良状况的人士时,能灵活运用执法技巧。毕竟曾先生一家对瑞典没有那么熟悉,暴力操作很容易闹出人道主义危机。也希望曾先生在决定选择一哭二闹三上吊时,能顾虑到自己父母的身体状况,采取更加理性的做法,否则万一发生点意外,真是悔之晚矣。

曾先生的做法,不光使自己家人承受更大的风险,在一定程度上,他还损害了全体中国人的颜面。外国人如今对于中国的评价已经客观很多,相信曾先生也无法加以破坏,但难免让一些道听途说、断章取义者对中国人的平均素质产生怀疑。


-04-


不过,老是破坏规则的人,真的能够在现代社会,一路绿灯,畅通无阻吗?

应该认识到,规则是社会运行的约定俗成,是为了保护每个人的安全与权益。闯一次红灯没关系,但是如果次次都闯红灯,很可能就会出现意外。

2016年7月,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一位女士园内老虎可能出没的区域打开车门,走下汽车。


她还没走几步,就遭遇放养的老虎撕咬叼走。其母为了救她,也打开车门追赶老虎,不幸被其他老虎扑倒,最终受伤过重当场遇难。

这位女士本人也严重受伤,面部和躯体都经历了多次手术,才渐渐地从严重的损伤中恢复过来,并留下了后遗症。

无论这位女士后来怎样辩解其为何要打开车门下车,稍有常识者都应知道,在猛兽出没的地区,不要下车,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也是人与野兽之间,人与环境之间必须遵循的规则。

这位女士无视规则的做法,让自己的家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所以,规则这个东西,我们每个人还是应该有基本的敬畏感。

在现代社会,这是一条底线。

又有一个有趣的例子是这样:

某小区新开了一家卖菜的超市。为抢生意,采取了两大策略:

第一,承诺不卖隔夜的菜;第二,实行有效的折扣策略:

晚上八点打9折;九点打7折,十点打5折;十一点打3折;十一点半以后免费派送。


猜猜会怎么样?生意热闹非凡?

错,卖菜的哭了。

走进超市,眼前的情景,足以令人傻眼。

只见十几位大妈,每个人面前摆着各种容器,里面装着各种挑拣好的菜。然后聚在一起扯闲篇。

没带容器的大妈,就在超市的货架上直接开辟一块地,把拣好的菜拢一堆,人站旁边看着,像一只老猫看着一条咸鱼。

如果您初来乍到,一时没搞清楚状况,准备去拿货架上别人拢好的菜,你就做好被老太太打的思想准备。

营业员扯着嗓子,催挑好菜品的人,赶紧买单。大妈们假装没听见。

她们在等时间过去。可能有人在等九点买单,有人在等十点买单,甚至有人在等十一点半以后免费拿菜。

不到一个月,超市宣布取消折扣。

老太太们好像被抢了钱一样。

有人号召大家团结一致,坚决抵制,不再去买菜。

又过了一个月,超市关门大吉。

老太太们只好继续去买哪些不知道隔了几天的菜。

不得不说,人与人之间的智商是有差别的。

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为聪明的人。

他们总能够以各种方式钻规则的空子,占便宜,捞好处,然后喜滋滋地以为自己很聪明。

却少有人明白,一旦规则被破坏,最终吃亏的一定是所有人。

那些自以为得了便宜,让一家有品质的卖菜超市关门了的人。

不仅没便宜占了,最后连新鲜菜都买不到了。


小靠相信大部分人看到有人破坏规则时,之所以心中腾起一股怒火,并不是因为吃不起那点亏。

那点蝇头小利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只是很有限的一点损失。

但大家真正担忧的就是上述这种对社会风气的毒化效应。

如果一个人不遵守规则,那么其他人就会纷纷效仿,争先破坏规则,为自己捞取利益,社会很快会矮化堕落到仅凭拳头大小说话,仅凭利益导向决定结盟或者对抗,最终使弱小者颠沛流离,使强力者倾轧垄断,大部分人的生活毫无安全感。

这么一来,跟中世纪又有什么两样呢?我们又怎能迈进现代文明呢?



-05-


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华夏大地,依然充斥着“厚黑思想”。很多人依然在追求“阶层”和“特权”,而非“平等”和“平权”。

很大一部分中国人心中,我家,我自己,我小孩,我的亲戚朋友,是第一位的;

自己手中的特权,自己的利益,才是最值得关心的。

自己活得好,才是最要紧的,哪管别人死活?

纵观前面几个例子,这些当事人无一不是极端自私,成了令人厌恶的社会公害。

然而他们的产生和泛滥,却要归因于整个社会居于食物链上游的阶层的堕落和腐化。

像云南孙小果,犯了大罪却没被枪毙,提前释放;


步长药业董事长在美国花650万美元行贿,让自己的女儿赵雨思进入哈佛;

90后九江女孩杨沁大专毕业却能当上银行支行长,挂职副县长。

这些案例有个共性:有些人一旦手里有点钱或者权,就不顾社会公平准则,用来为自己或者小孩谋取私利。

上行下效,这些案例无时不刻在刺激着社会视听,底层人民有样学样。既然老百姓手里无钱无权,那就只有不要老脸,豁出去干了。

在如此不尊重规则、只尊重特权的社会文化下,久而久之,中国人的那点小聪明,全都用在了破坏规则、弯道超车上面。

这样的事情多了,自然就把社会搞成了乌烟瘴气的“黑暗丛林”。

于是,破坏规则者越来越多,大家不以为耻,反而羡慕这些破坏规则者“风生水起”的小日子。

岁月变迁,时代更替。今天的大国已经牢牢镶嵌在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合作当中。经济方面的深刻变化,必然引起社会各方面相应的变革。

中国经济全面开放,也使我们得以扩展视野,观察西方成熟的精神文明,欣赏他们的公平竞争和社会公正。

可以说,幸亏赶上了开放的契机,我们才有机会对社会公平一窥门径,进而心向往之。

随着人们经济水平的提升,社会文明程度的进步,使得全社会对于规则的认同和遵守,成为共识。因此在媒体发达,资讯交流便捷的今天,这些破坏规则的丑恶现象,遭到人们史无前例的鄙视和痛恨。

然而,社会公平却不是那么容易一蹴而就的。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中国近代史更是光怪陆离,还有很多根深蒂固的东西在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我们呼唤更文明的社会,但仍需为之付出长久的努力。



-全文完-




https://mp.weixin.qq.com/s/KGHcKbPrsYz5k-MbsS-z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