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7

与某网友的对话记录(关于郭文贵、全民共振)

作者:邹承峰(希哈诺 2018.11.21.发布在Telegram群)

(注:1120郭文贵发布会前后,很多群体出现挺郭砸郭纷争,有群友转发某“无名氏”“无标题”贴到“王五四交流群”,但被封杀,故在此同时转发双方的帖子。)

“郭粉把郭的话当真理 就没什么意思了 不过 郭肯定是 牛逼的人物…… 至少郭敢怼土共,不管怼的是不是真的。不过我敢肯定是的,关心郭爆料真实性,并且说郭造假甚至实名出来砸锅的人 肯定是有维稳任务的。”
请问上面这段话是不是你的发言?
刚才管理把你移出了,有人转给我这段话,我觉得还是可以再聊聊的。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西邹承峰,推特和微信都叫希哈诺,几个月前刚刚因反共流亡到美国。
你不需要告诉我你是谁,我只需要知道你是否反共就可以了。
我在国内做的一些事,有些可以说,有些不可以说,因为涉及到墙内同道的安全。
可以说的事是,我在国内分享翻墙方法不下于十五万人次。你没看错,是十五万,这还只是2017年一年的工作量。
我可以给你看我写的翻墙教程,免得你以为我是什么潜伏者。(教程略)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lh-10192018104650.html
这是自由亚洲采访我的报道,里面有我的语音。虽然被自由亚洲进行了删减,大致也能证明正在跟你说话的人不是什么潜伏人员。
关于郭骗,其实我没多少兴趣去谈论他,如果你非要听,我也可以聊聊。

前三张截图是前些天我在全民共振群里回答郭粉的一段话,虽然不是很详细,基本上说清楚了我对郭骗的观察。而第四张图,不是我的截图,而是郭骗自己的推特。
在我2017年写的第三版教程里,你能看到我对郭爆料的支持,我把他的推特号写进了教程,让每个学翻墙的人都能看到他的推特,去关注爆料。
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就在他的WHATSAPP群里,也跟他通过话。但我在2017年五六月份的时候已经看出他爆料的不实性,为什么在7月份编写的教程里依然支持爆料呢?理由很简单,就如你自己说的话一样——只要他能给共匪添堵,说点假话又有什么关系呢。所谓兵不厌诈,两军交战中哪有完全说实话的,诸葛亮每次都要对曹操说真话,那要诸葛亮干毛用?
尽管那时我就知道郭骗在说谎,权衡利弊之下,我认为利大于弊,所以我不但没有反驳揭穿,反而劝说一些反对者从大局出发,即便不支持,至少也不要公开唱反调。有时甚至还给他出谋划策。我并不在乎他是保命保财报仇而不是真反共,民运三十多年没多少建树,有个能聚集能量的人出来,干嘛不利用这个契机?
既然我曾那么支持爆料,现在又为什么反郭这么坚决?因为郭骗所谓的爆料已经完全走向了反面!
如果只是一个骗子说说谎,并不值得去在意。然而,十九大之后的郭,已经不止是说点谎言这么简单,而是对本来就艰难的民主运动发起疯狂的攻击。我对郭的观察不是一天两天,其无中生有、捏造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并且利用美国的司法制度对海外民运人士进行缠诉,给他们造成极大的伤害,不但正常生活被影响,也无法正常进行反共工作。这还是小害,更重要的是,郭在网络上掀起文革风潮,鼓动小蚂蚁对反对他的人进行疯狂的造谣、谩骂、污辱,把一些刚刚翻墙出来的新人带进沟里,失去了接触正常民主宪政理念的机会,这对整个中国的民主进程都是极大的危害。这时,郭已经不再是利大于弊,而是完全颠倒过来。
说到对翻墙出来的新人,就不得不提到我的几个朋友,都是中青年女性,之前她们跟我经常沟通都很正常,也开始从一个不关心政治的普通人变得具有向往民主自由法治的基础意愿,经常来问我一些理论知识。自从十九大郭骗转向之后,就变得蛮不讲理,毫无逻辑,不但开始加入小蚂蚁的疯狂谩骂,甚至歇斯底里满口污言秽语,哪里还象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郭骗的危害不可谓不大!所以,我就不能再继续支持爆料,而是必须要公开反对郭骗了!
平心而论,郭骗所谓的爆料并不是没有作用,在吸引墙内民众翻墙出来确实有很大作用,这一点郭爆料功不可没,但是在打击共匪方面就没有任何的作用,无论是对具体的个人也好、还是对体制的改革也好,都没有作用,王、孟、傅、孙四人不但没有丢官下狱,反而节节高升,王甚至打破共匪惯例在退休后留任副主席,与习包子一样无限任期。就连黄燕这种副部级的小角色都特意安排在十九大上特别出镜宣讲雄安新区,这在以往共匪的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纵观一年半以来郭骗的历程不难看出,郭骗许下了许多诺言,几乎是无一兑现。甚至很多时候说的谎话低级得有辱智商!比如前不久的无人机事件,明明就是自己放的无人机,非说是特务在监视;明明林肯中心早就被预定满了,非说签了合同后林肯中心被蓝金黄了;明明就是申请政治庇护被拒了正在等待上诉,非说自己是美国公民;明明没出美国,非说自己是出国去了。要知道在美国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查的,并不象在墙内普通民众查不到东西。此人撒谎成性,简直病态,不说谎就混身难受。就拿此次所谓的王健死因发布会来说,一直宣称全球二百多家大媒体挤破头要来参加,然后呢,前两天又说全都被蓝金黄了不来了,唯一参加的就只有几个小小的网络自媒体,什么政事小哥啦、路德啦、战友之声啦,谁不知道这些都是他自己养的?最可笑的是,他说那些大媒体是被共匪威胁不给签证,简直笑倒,这些国际媒体在美国全都有记者,需要共匪发签证吗?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所谓的王健死因发布会,郭骗曾信誓旦旦说已经拿到并恢复了谋杀王健的监控录相,我就跟你打个赌,所有期待的人都会再次失望,郭骗能给大家看的录相最多能证明王健到过他死亡的地方,绝对拿不出杀人的实况录相!王健到过那里能说明什么?谁又不知道他到过那里,还需要郭骗拿录相吗?
郭骗的事说说就完了,说多了我觉得真是浪费时间!之所以愿意跟你聊聊郭骗,只为你前面说的话我认为你和没脑子的小蚂蚁不是一类人。所以,我乐意跟你谈谈全民共振,我们欢迎真正能有行动力的反共人士加入。
在全民共振群中,我们有鲜明的群规——不抓五毛、不启蒙、不与郭粉争吵。为什么要这样规定?全民共振是个做实事的群体,在群的置顶信息中我们说得很清楚,欢迎认同全民共振理念又能做实事的同道,不欢迎成天争论吵架的人。
自刘晓波魂归大海,从此断绝了和平改良的最后一丝可能,要想结束中国的共匪暴政,唯一的道路就是民众的街头运动!可以说,当前状态下,一切不与墙内民众相结合的反共都属于自嗨。所以我们不抓五毛,反正也抓不完,反而容易引起同道撕裂;我们不启蒙,十年启蒙不及城管一顿暴打,共匪才是最好的启蒙者;我们也不跟郭粉争论,跟不尊重事实不讲逻辑的人永远讲不清道理。我们只专注于做实事,引导和帮助墙内民众以维权之名聚集、上街,等上街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一举推翻共匪统治,建立宪政民主,让中国走向自由!
有些人对我们有所误解:“追求自由民主,为什么还禁止一些话题?你们肯定是假民主!” 对于这些误解,其实在置顶信息中我们说得很清楚——全民共振群是个讨论具体反共方法的群,我们不浪费时间在观点争论上,所以,暴力与非暴力、宗教信仰、砸郭挺郭等等话题不是我们关注的,包括抓五毛。认同的欢迎留下,不认同的自行离开,但是争论不可以。国人普遍戾气太重,又缺少正常的民主生活,一争论就容易上升到人身攻击,十有八九演变成你说我特务,我说你五毛,小误会上升到大矛盾,本来是一条路上的人,结果就成了敌我对立!
另外,大多数人对自由也有误区。自由从来不是没有边界的,这世上也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是受空间、时间、法律、场景环境限制的。比如说,你不能在德国宣扬纳粹主义、不能在美国宣扬种族歧视、不能在穆斯林家中吃猪肉、不能参加葬礼时骂死者。而全民共振群可以看作是个预备军营,在军队里讲民主,那就成了笑话——指挥官命令往东进军,士兵说我不同意,我要往西进军,你不能侵犯我的自由权利......请问,这样的军队能打战?纯粹是送人头的!
好了,关于郭骗、全民共振群的事我说得够多的了。因为你的一段话,我愿意打下这么多字来争取你,你应该是个有思考能力的人,希望你不会令人失望!
(全文完)

另附图:


论郭文贵及其发布会的长帖(贴1+贴2)

(编注:1120郭文贵发布会前后,很多群体出现挺郭砸郭纷争,有群友转发此“无名氏”的“无标题”贴到“王五四交流群”,但被封杀,故在此分享给群友,请保持独立思考和判断,切勿盲从任何人。)

转发:(本人在别的群发的两个相关的长贴,希望两贴联系在一起读,以便更好的理解发帖的整体背景,避免不必要的误解)                                    
1:   
请不要在这里对郭文贵先生说三道四,我想这个群也不完全是一个海外民运群,使某些人感到能扑捉到很多良机,对郭文贵先生关于王健死亡的发布会及郭文贵先生本人放手贬损一番。当然我不是说郭文贵先生不可被批评,但这需要就事论事,客观公正,而不是在这里幸灾乐祸,无的放矢,这样那样的冷枪冷炮一番,默默的期待着全球最大的一支独立反共及在中国推行民主法制的力量早日石沉大海。
我知道一些伪冷的海外民运人士,每天都在指望着郭文贵先生,突然无料可报,或者资金短缺不灵,以便他们堂堂正正的登上历史舞台,有更多的机会套取社会及大众资金,大显身手一番,搞出一点什么轰动,甚至在历史上留下一点什么名声。但是六四过去二十九年了,你们这种形式主义的套套究竟搞出了什么,人们看到的只是海外民运内部为了争钱争名争利,形成残酷的内斗,像是在用文革洗脑后的那一套在海外运营所谓的民运生意,最终搞得四分五裂,很大一部分被中共收买及同化。
多亏郭文贵先生一年多关于中共高层内部腐败及对各国政要蓝金黄拉拢的坚持不懈的大爆料,使我们今天能够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看到美国对中共要害违规企业及个人的大制裁,美国对中共全面的贸易战及军事和意识形态上的全面对抗,以及最终在美国引领下一个西方反共大结盟的成熟完善的自然形成。与此同时,也唤醒了昔日沉睡及混乱一团的海外民运力量,并通过互联网自媒体爆料的进一步激活,使各种反共及推行中国法制民主的力量,得以找到了一种更好的唤醒民众的发挥通道。
我们知道郭文贵先生刚刚发起和成立了一个全球反共大联盟,并且通过个人出资一亿美元,聘请美国前国务卿班农先生任名誉主席,成立了中国受中共迫害而消失人员家庭成员营救的美国基金会,不知郭文贵先生的反共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动机,是否还应当被一些伪冷民运人士继续炒作和质疑,来为你们的不良民运生意作广告。收起那一套所谓的体制内部“狗咬狗”的陈词滥调吧,中国的广大民众早就已经觉醒,没有人再吃这一套追踪祖宗八代翻旧账,马克思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酷死阶级斗争的哲学。我真的一点也看不出,郭文贵先生抵押着国内亲人的利益和生命安危,自己在中国将近1200亿人民币的资产,并冒着被中共追踪迫害的巨大风险,跟班农及美国白宫密切配合反共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大爆料及策略运作,究竟跟一个正直的海外民运人士或追求普世价值人士的基本目标有什么根本的冲突,如果不是高度一致的吧。
造谣及盼望郭文贵先生资金枯竭及爆料穷尽,无料可报,既是中共高层及五毛们将尽一年多屡试不灵的下三路策略,也是一些可怜的伪冷海外民运人士的动机不良,一厢情愿,时常伴随的幻觉性期盼。我认为这个根本就不是事实。在沙特官方土耳其使馆迫害一名来自本土的异见美国记者后,郭文贵先生能够跟班农先生一起主持召开关于海航董事长王健被中共谋杀的独立调查美国新闻发布会,自然意义十分重大。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发布会开的非常成功,除了班农主持,还邀请到台湾及新疆有关著名的受中共迫害及抗共的人士,跟某些人的预期完全不符。郭文贵先生明确提出,即使他不支持台独,他也坚决反对一个独裁的中共去统一一个民主法制的台湾,使台湾人民遭殃。不知道郭文贵先生的如此立场,跟那些支持台湾自主及中华民国价值人士的立场,究竟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如果不是惊人谋合的话。我真的感到很奇怪,有些此类立场的跟中共对立的民运人士,却会选择这样一个错误而敏感的时机,为了你的民运事业或生意,而跟中共的五毛们同流合污,要唱蓑郭文贵先生,我真不知道人的良知都跑到哪里去了。
郭文贵先生在王健被谋杀独立调查记者发布会上,表现了如此惊人的口才,实在让本人钦佩不已。他的演讲,几乎完全脱稿,言语流畅,语气康强有力,富有节奏而充满激情,并且显示了很高的用词和理论的素养,这或许跟他一年多来频繁的自媒体爆料和不断的谦虚学习提高密切相关。他回答记者的提问,也显得对答如流,能抓住要害,策略而简明扼要,几乎没有什么废话。这使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成熟,站在反共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第一线的郭文贵先生。有幸的是他有班农先生时常伴随着他,作为他的一种策略顾问;他也在美国白宫及FBI 具有足够的知名度,并受到美国政府及川普总统的特别重视;他的演讲我觉得快赶上一名老道的白宫议员,并且我相信他在川普总统身边,将起到一种使中共及王岐山还有海航中共高层家族们随时发毛及胆寒的特别的智囊顾问的作用。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郭文贵先生用于爆料,反共及推动中国法制民主的资金,永远都不会枯竭,而是有强大的美国政府及美国反对中共独裁及人权迫害的大企业,还有广大中国觉醒的民众作后盾。正如这次郭文贵先生在发布会上所说的,现在他的很多用于推动反对中共暴政的资金,都是来自于有关的基金会,而不完全是他个人的钱。我想未来关于推动海航在美国非法经营及不明资产的调查,还有推动FBI对王健作为美国公民被中共谋杀的进一步调查,美国政府都会拨出相当的资金。所以我们还在为郭文贵所谓的资金短缺发愁什么。相信从哲学的意义上讲,人类的正义永远都不会被所谓的资金短缺所击穿,更不要说在现代强大的民主法制政体的美国。
我当然不得不承认,民运及有关价值和学术团体,组织一些唤醒民众民主法制意识及推动普世价值的研讨会,包括关于孔子学院的学术研讨会,也是非常重要的,但这种研讨会从六四起,多年以来好像从来就没有断播过,它的社会作用,一般来说在现实上也是相对有限的。我觉得一些民运或社会团体的个别人士,大概不必要每次在这样的一种研讨会之后,突然就像触电一样获得了一种居高临下的资格和额外的能量,要去对郭文贵先生记者规模和人身风险更大的针对中共高层及一国独裁政府的王健被谋害致死新闻发布会,还有郭文贵先生本人,贬损及非难一番。我承认不同的在海外反对中共极权及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不同的社会团体,难免会有一种行业知名度甚至于社会资金链筹集渠道的相互竞争,但这种共同推墙目标下的竞争不应当发展为敌意和对抗,以至于不良的夸大其词,不良的期盼,甚至于幸灾乐祸。
有些人总喜欢把自己做的一点点事跟郭文贵先生相提并论,甚至于扬言能够影响和阻断郭文贵先生的某些资金渠道。这里我采用一级方程式汽车大赛中的一个经典例子来励志你:人们一般都认为在一级方程式车赛中比领头车辆落后一圈或几圈的选手,在领头车辆隔圈跟你平行驾驶时,尤其是接近冲刺阶段,你突然来了劲,要跟对方一争高低,你是否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借虎皮,拉大旗的竞争行为?是为冲在前面,捣毁敌人指挥中心的勇士让路,还是毫无胜利希望的在这里阻断一下,引起莫名其妙的轰动,而最后又觉得好像是一场笑话。即使给别人带来一点不良的撞击,而你自己究竟又能获得了什么?更何况郭文贵先生是要跟你一起支持台湾人民和平民主的事业及台湾人民真正的人身自由和幸福......                               
2:
在这个群里,有的什么个体户主动的跳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对郭文贵先生发起未受到挑衅的第一手进攻(unprovoked first hand attack),还不敢承担责任,说是什么郭文贵的支持者先冒犯了你,你要冲这个支持者而攻击郭文贵先生,或者照群主说的,你原来是在这里借题发挥,去报某种私仇。
这里先提醒一下这位个体户不要太自作多情。如果不是你先加入共党五毛们的行列,在这个群里一次又一次主动发起对郭文贵先生的非难及攻击,郭文贵先生的支持者或粉丝们,又认识你是谁呀,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么一个夹杂在中共及五毛反郭势力中所谓的个体户?你有那么重要或雄辩吗?以至于这个群里会有人,或郭文贵先生的一名过路支持者,要主动的先找你的麻烦,去浪费宝贵的时间,跟你进行什么长篇细致的论理?
在法律的意义上,谁是第一手冒犯及攻击的发起者,谁是被动的防守者,搞清这一点非常重要。连这种基本的常识和逻辑都搞不懂,不管你要在澳大利亚起诉谁,手里甩出多少金钱票子,背后有多少盲目的支持者,恐怕你最终都很难获得满意的法庭结果。闹不好还要搞出一个类似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或自拆个人墙角的不良起诉,难以获得胜诉或媒体轰动,最后反而让中共及其五毛们钻了空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