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赖建平:我为什么不砸锅、不挺郭?

2019-02-09

郭文贵现象至今已经持续二年多,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及其支持者既没有取得希望中的辉煌战果,也没有反对派想象的倒得那么快、那么惨。在看待郭的问题上,反共力量大体分为挺郭、砸锅两派,势同水火、不共戴天,彼此的仇恨、挞伐超过了对待共同的敌人,“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极端观点大行其道,中间力量似乎没有立足之地,两边不讨好,似乎只有非黑即白的选边站队才是正确的,否则被冠以种种恶名,我本人即属其一。  

我不砸锅的理由:
1、无论其主管动机如何,郭现象客观上至今仍然具有一定的削弱中共统治合法性的效果,仍能凝聚一定范围的人气,具有正价值;
2、我主张所有反共力量一致对敌,反对内斗,倡导和解,今后绝不参与任何撕斗;
3、郭曾风光无限,但也苦大仇深,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他的发家既有官商勾结、为富不仁的因素,也有其个人眼光、胆识、能力、机遇等因素,前者是现行体制之恶,没几个干净人,我们都曾为蛆,中共待郭手段邪恶、卑劣(如天价罚没),我设身处地,给与“同情性”理解;
4、郭仍有一些值得肯定的优秀品质,如坚定果敢、百折不挠,虽表现出反德倾向,但顾念其空前压力,心存一份怜悯;
5、我曾经当众宣布任何情况下不砸锅,当守诺言;
6、我因挺郭付出了各方面巨大的代价(如家庭危机),最终落得不少骂名,从未砸锅却享受砸锅者待遇,但个人因郭而鸣,稍有感激;
7、东京会议政治正确,操作稍显粗糙,我有一丝歉疚;
8、我怯懦、脸皮薄,怕挨骂;
9、时间、精力有限,要做的百倍重要之事很多,无暇挺砸;
10、君子分手,不出恶言,抛弃绝对观、独断论,是非对错容易转化,敌友恩怨流变不居,做人做事留有余地,以便试错前行。笑看云聚云散,淡定包容些总归道义境界。  

我不挺郭的理由:
1、郭现象的正价值正被越来越多的负价值所抵消,祸害越发大于价值,它已异化为一种当代义和团运动,一种民间文革,表现出严重的反智反德倾向;
2、郭的最大问题是极度的霸道,容不得任何异见,党同伐异,残酷打击。砸锅罪大恶极自不待言,温和的批评、质疑也不行(如胡平、章立凡等遭遇),甚至不那么绝对忠诚、姿势不绝对正确也要被无情打击(如相林与本人等遭遇)。这与包容、妥协的自由民主精神格格不入。于公于私,他在最艰难、最需要支持时尚且如此,可以想象,一旦得势,任何稍有不从者难有活路,暴君形象呼之欲出;
3、用对付专制统治者的道德标准对待作为同等道德主体的平民,超越人伦道德底线,动辄起绰号、安罪名,造谣、污蔑、诽谤、谩骂,攻击下三路,甚至雇佣流氓打手,采取群狼战术,开动大小喇叭,异口同声口诛笔伐,进行网络霸凌、人身攻击;收买伪证者污蔑他人;恫吓、缠诉曾经的支持者;翻脸不认人,毫无人情;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非,恶人先告状等等,凡此种种,既不符合文明政治标准,违背政治伦理,也超越道德红线,政治超越了人性,与共产邪教本质雷同;
4、“爆料必须实证”、“证据链”等要求非坏即迂,爆料属于“假设性揭露”,不应提出过高道德及技术要求,但公然一再欺骗、撒谎,策略完全丧失原则,既示范、助长不德,也愚弄大众智商;
5、极力诋毁、全盘否定民运,给民运道义基础和道德形象予以毁灭性打击,超过了中共任何力量,人们不知民运好于人们知道坏民运;
6、郭现象发起了一次造神运动,培养了一批极端非理性挺郭者,业已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之效,要奴才不要谋士,立场高于是非,选边让位于道义,一夜之间可化友为敌。理性挺郭者、敢于劝谏者逐渐被淘汰,最终炼成百毒不侵、盲信盲从的“蚂蚁群”,危害甚巨。

赖建平 20190209


如果说社会进步是由不宽容的那帮人推动的,那么,宽容的人至少不会阻碍社会进步,因为他们连‘不宽容的人’也包容了;然而,如果社会进步是由主张宽容的人推动的,那么,不宽容的人必将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障碍,因为他们对‘宽容的人’也绝不宽容……”
――摘自《我为什么推崇“宽容”?》作者:杨恒均

2019-02-04

杨恒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喜凤  201924


杨恒均于2018120被拘后,引起了海内外圈内人士的激烈争论,不同的人对他的评价也是莫衷一是,甚至评论结果相反者也大有人在。为此作为他的好友之一,我根据多年对杨先生各个方面的了解阐述一下我个人对杨先生的整体认知!
一,杨先生的身份
就杨是否为中G*务,吴祚来先生在推特上作了一个投票,结果如下:1、杨是独立公知,得罪了中G*安:25%2、杨是国*安外派,现在被拘是演戏:32%3、现在还看不清,观察以后再说:43%。我对此结果并不感到意外,但却深感不安和忧虑!
对于吴先生提出的观点我都不敢苟同,我个人认为杨先生既不完全属于独立公知,更不可能是国安外派,亦非看不清楚他的真心本来面目。同笑蜀先生的观点一致,我认为杨先生无论实际的身份如何并不重要,关键是从其多年的言行看一个人的本质。从本质上来讲,我认为杨先生确实是一位心系中国未来前途与民族命运的良心人士!下面附上笑蜀先生的一段文字:
“老杨被推举为大外宣机构首脑。既然是大外宣机构,这机构在体制内应该有编制、在北京有办公地点,并且有固定经费,作为大外宣机构堂堂首脑的老杨应该很高级别、很高收入吧?我估计正厅都不止,至少要正部,否则有司太不拿大外宣当个事了。收入至少年入百万,毕竟大外宣每年百亿呢。但这些细节有人求证得到证实了么?我听聂圣哲讲老杨三年前想苏州买房安置家人但因掏不出350万而未遂;这两年在美国主要靠天天吆喝代购养家糊口,沦落成真正的小贩。有司会这么委屈大外宣首脑?笑话。他那个什么鸟儿华文媒体组织其中不排除有大外宣媒体加入,但所谓组织本身更像一个江湖上见多了的草台班子。都知道在海外可以随便注册一个组织,名头可以大到吓人,但实际上屁都不是,就是各种忽悠。海外华人尤擅此道。这才能解释老杨后来的落魄和那个所谓组织的消声。可以说老杨这点上不谨慎,但说成政治上的大罪,又拿不出那个所谓组织在老杨领导下具体做恶的罪证,则无非政治上的罗织而已。”

二,杨先生的文章和价值观
1,普世价值
毫无疑问,自从离开体制后杨先生所秉承的价值观自然是普世价值,他可以说是一位有着国家主义的民主自由派。他嫉恶如仇,从善如流,有强烈的家国天下的情怀,为“民主、自由、法治”等普世价值理念在中国的传播,数十年来持之以恒,孜孜不倦,几乎写下了近3000万的文字,在互联网上拥有近2000多万的海内外读者,他的文章在海内外的点击量和阅读量也是相当惊人的,这源于他的文章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将西方社会中复杂的政治制度、价值理念等用人尽皆知的道理全面讲出来,既接地气又理性中肯,故被网民亲切地称其为“民主小贩”。
从杨多年来的言行来看,他的发心是公正的,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的。从一个方面来讲,他可以说是中国MZ启蒙的照亮人们思想的一盏心灯;从另一方面来讲,他更是一根牵线的纽带,尝试着连结内外左右上下,弥合种种裂痕,促进中国的温和转型,希望用最小的成本来实现更高质量的转型,从而尽可能减少转型过程各方面付出的沉重代价。从这个意义来讲,杨无疑类似于胡适,福泽渝吉,马丁.路德等。为何我对杨如此评价,且看下面的详细分析:
2002年前他曾在体制内(G安部和外交部)工作,后来香港工作的经历点燃了他的梦想,于是他为了实现梦想离开体制开始走遍世界。他在一篇博文中说道,他工作就是为了写作,写作就是为了信仰,他一直把追求民主自由当作他个人的信仰,这是他的使命和责任,更是良知驱使。正如杨先生在一篇博文中所述:“把民主国家的核心价值例如民主自由法治当成信仰的人很多,但我这里说的民主是特指民主制度。这种把一种大半个地球上的国家已经实行了的制度当成“信仰”的人,可能就数不出几个了。而且,仔细一想,也确实说不过去。宗教是信仰,各种无法实现的理想也可以当信仰,一种最不坏的政治制度,一种生活方式怎么能够当成信仰?在推进中国民主化的今天,我们真是很需要一批把民主当成‘信仰的人’。” “把一种制度当成信仰的做法和以前把共产主义制度当信仰的做法有所不同,那时当我们把那种制度当成信仰的时候,大家都清楚了,这和信仰上帝差不多,估计只有死后才能见到了。可现在我说的不同,民主制度已经遍地开花了,我们的信仰和理想不是遥不可及的,只隔了一个太平洋,一个台湾海峡,甚至一步之遥的亚洲邻国。”
杨先生曾说过,他的文章大抵是写给三类人:掌权者、体制内外各类精英和底层民众。由于他只有一类平台,再加上无法言说的原因,这三类文章只能同时放在一个平台上发表,而不能分成三类文章分别在三类不同的平台发表,这就容易造成一些人对他在价值观上的误解,认为他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内外通吃。如他写给当权者的建设性建言文章往往被体制外的人认为是亲G,为公权力做宣传;而他写给体制外的一些启蒙文章又被有司认为是异类而不能容忍。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从杨先生一脉相承的思想脉络相见,他是一个既能看到中国进步保持乐观,又能对其存在的根源和种种问题提出理性温和式的建设性建议的人。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会一如既往地压住自己的痛苦与愤怒,在耐心地对掌握权力的人、失去权利的人和那些试图夺取与分享权力的人诉说,希望中国和平发展,和谐共存,温和转型…”。
从以上所述可见,杨的梦想不正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梦想吗?正如杨先生在《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篇博文中的结尾所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在前进的道路上都不会一帆风顺,风风雨雨是免不了的。问题在于,只有那些被共同价值理念凝聚在一起的国民,才会与国家、政府风雨同舟,共度时艰……对于中国来说,这个共同的价值理念就是包含“法治、自由、民主”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就是‘中国梦’的具体内容。”   “中国梦”同“美国梦”是相通的,“法治、自由、民主”是中国必须走的路,是中华民族一定会追寻的目标。这不仅仅是执政者的口号,更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坚持不懈的追求。”
另,外界关于杨先生成立羊群微信群的传说和评论也是众说纷纭。我作为是亲历者,也是其中管理者之一,自然有权发表一些看法,不过在这里只表明最主要的观点:羊群在具体阐释和推动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做出了有意义的积极尝试。
然而杨先生的遭遇,不得不叫人想起100多年前日本的福泽渝吉(以下引用吴鸿昌对杨先生的一段评价)
福泽渝吉的意愿,几乎和杨恒均先生一模一样。
福泽渝吉认为,普通民众和官府之间的状况,无非是逆来顺受或暴力反抗,这在全世界普遍存在,古已有之。面对当时全新的世界格局,福泽渝吉发明了第三条思路:和官员讲真理。就是说,用说理来代替逆来顺受和暴力反抗。杨恒均先生的博客不正是想同时对握有权力者和失去权利的人们以及试图夺取与分享权力的人诉说吗?
用说理来代替逆来顺受和暴力反抗,这在中国难免叫人发笑,甚至怀疑福泽渝吉是不是神经不正常?但是,不管谁怎么怀疑,历史的事实是,福泽渝吉成功了。日本全国上下接受了他的“脱亚入欧”主张,摒弃了愚蠢的“尊王攘夷”口号。“尊王攘夷”的口号相当于中国的“扶清灭洋”。福泽渝吉的文明阶段论,消除了日本社会思想的迷雾,日本国家则豁然开朗,顺利走上现代化的道路。现在,福泽渝吉的头像印在面额10000日元的纸币上,被看做是宣示日本文化大国形象的象征。
杨恒均先生多年来做的事情,实际上就是福泽渝吉100多年前做的工作。福泽渝吉的收获是上下受欢迎,而杨恒均忙碌的结果却是两头不讨好,杨先生战战兢兢,谁都不敢得罪,结果却收获了痛苦!

2,理性温和与宽容
我们可以看到,当今对中国社会的现状不满者无数体制内外都占据多数,尤其是在相对自由的互联网上更是充斥着各种极端的缺乏现代文明常识的激进言论,而理性温和的声音却很少,这对于和平转型极为不利。这种现象究其原因很多,很多学者对此也做过更为详尽的分析,故我不再重复。
其实无论是哪一派,这个民族最缺乏的就是理性温和与宽容妥协的精神,这一点是最让人痛心和纠结的,也是这个民族致命的弱点。正如杨先生在谈到宽容时所说:
“追求民主的人必须抱持宽容与谦卑的心,我以前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个人品质,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是民主的基本特征。一个人是否有谦卑与宽容的心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你的亲戚朋友与周围的人不反感,你也不一定能够损害社会与他人。可是,一个声称追求民主的人如果始终无法拥有一颗谦卑与宽容的心,我们基本上可以判定:这并不是他的品质与性格有问题,而是他始终没有搞懂民主是个什么东西。”
“认识我的人大多知道,我的性格并不像我在网文里表现的那样“温文尔雅”,说句心里话,我虽然仍在努力,但从个人人品来说,远没有达到自己理想中对宽容与谦卑的要求。很多时候,我的个性张扬,有时可以说相当傲慢,脾气暴躁更不用说。可是,在追求民主这么多年里,我的“性格”却有了变化——越对民主有深入的认识,越让我认识到民主的最大特性之一就是谦卑、宽容。对民主的认识改变了我的品性。这有点像放下屠刀、皈依佛门的凶手久而久之让人看上去也开始“面善”一样,我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也被民主的这一特性所征服,弄得情不自禁地谦卑与宽容起来。”
“民主不但是一种目的,也是一种手段。只有使用符合民主价值理念的手段追求的民主,才能得到大多数民众的认同。由于中国目前是地球上少数几个尚未有民主实践的地区,对民主的认识就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这种情况下,民主追求者们的宽容与谦卑尤其重要。”
“当然,我提倡宽容,并不完全是给那些阅读我博客的“草根”听的,阅读我的博客的还有另外一批人,他们掌握着权力,拥有更多资本去“宽容”。而过去一百年的历史反复证明,掌权者的包容与妥协,往往能够事半功倍的促进国家的发展与社会进步。无论是客观形势,还是主观愿望,我都希望他们能够对变革中的社会采取更加宽容的态度。”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宽容的最大优点是对“不宽容”也持宽容的态度,所以,我即便批评一些不宽容的朋友,却不会使用过激的词语对付他们;而不宽容的最大缺点则是他们对“宽容”的毫不宽容。不管是在民主社会还是专制社会,多一些宽容的人,整个社会会少犯一点错误,而到处都是不宽容的人,特别充斥了自以为是的不宽容的人,那么,我们可能会陷入一个又一个灾难之中!”
“如果说社会进步是由不宽容的那帮人推动的,那么,宽容的人至少不会阻碍社会进步,因为他们连“不宽容的人”也包容了;然而,如果社会进步是由主张宽容的人推动的,那么,不宽容的人必将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障碍,因为他们对“宽容的人”也绝不宽容……”
🎋 🎋 🎋
“这可能是我们民族在追求民主上犯下的最大错误。当我检讨辛亥革命的时候,我发现改良派没有跑过革命派,于是革命赢了。但革命赢了后,为什么不能把改良派吸收进来,融合革命与改良的力量与智慧,重建国家?历史不能重写,但未来总可以幻想吧,为什么还是非此即彼?
受到非此即彼伤害最大的恰恰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因为在这种大有你死我活的争论中,我们消耗掉的是自己。更可悲的是,一些主张革命与暴力的“民主派”,我并没有看到他们对当权者使用了什么“革命”手段,倒是看到他们对改良派不停地使用暴力的语言,招招致命(我个人就曾经是最大的受害者);而有些改良派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看到他们对当权者是如何改良的,倒看到他们总是不遗余力地试图按照当权者的意愿来“改良”那些革命者。
各位,我常常怀疑这些人是否真的相信民主,以及追求的是真民主还是假民主。否则,他们为什么老把自己的主张与力量使错了地方与方向?难怪,最后有人得出了不言而喻的结论:哈,你们看看这帮谈论民主的家伙,看起来,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嘛。至少维持现状的话,你们就不会为革命还是改良而争得死去活来、势不两立了!
好在还有人搞得清楚,至少杨恒均搞得清楚,他的读者也应该搞清楚:我们义无反顾的追求一个公正、法治与民主的中国,我们理性温和,希望上下协力,共同让民主到来,让中国崛起,但如果总有一小撮利益集团誓死捍卫反人类与反中华民族利益的不民主制度,试图阻挡历史的潮流,我们一定会让他灭亡!
我的发言完了,如果还有不明白,求你看一下我过去一年多写的几十万字有关民主的论述,好不好?”
 🍀 🍀 🍀

三,杨先生为人处事的原则和交友标准(以下引自杨先生的原文)
1,坚守做人的基本原则与道德底线。例如不撒谎、不欺负弱小、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些原则不能破⋯⋯这些是我们在小学三年级前就被灌输过的。
2,秉持你寻求到并认为是正确的价值观与政治立场,例如支持民主还是专制。小学以后的经历和是否被启蒙,决定了你这方面能走多远,但记住,“我可能是错的”是追求民主人士应有的特点,只有记住这点,才不会固执己见,令人讨厌。
3,个人性格与做事方式,这个因人而异,能控制性格,抑恶扬善,最好;至于做事方式,最难限定,但不能不择手段,应时刻坚守做人底线,不忘初心(价值观),在两种有冲突时,可以灵活,但原则是可以伤害自己,不能损害他人。
上面的顺序很重要,失去了做人底线,你自认有什么价值观,都是假的,甚至有害无益。失去了做人底线,你很可能为了自认正确的目的而不择手段,而就在你不择手段的时候,你的目的也被玷污,你也与初衷背道而驰。
我个人私交朋友的首要标准是什么?
今天谈谈我个人私交朋友的首要标准。一定有人说,肯定是交与杨先生价值理念相同的志同道合者。我说可能让你失望了,我交朋友的最大甚至也是唯一的标准,是个人人品,和观点、立场无关。
有人又会追问:那你会和刽子手、专权者交朋友?我说,个人人品包括你是否利用公权力贪污、害人。但一个没有掌握公权力的人,他的思想即便与我格格不入,只要不是为了私利违心、害人,就扯不上人品。现在恰恰是很多网友模糊了这个概念:看到观点不一样的,就在人格上贬低人家。
我从来不排斥观点不同的人,与不同观点甚至反对我的人一起,并不会改变我的观点,相反,我会利用这样的机会对照一下,检视一下自己的观点,是否偏激了?是否顾此失彼了?是否因为自己“政治正确”就不可一世、甚至枉顾事实了?自己的理论是否真适合中国的特殊国情与民情?
我对有不同观点的人持宽容和包容的态度,这当然是指对个人,而不是当权者,不是那些掌握了公权力的人。对他们,我不会客气,更不会交朋友。还有,我的宽容与包容也不是针对那些人品有严重问题的人。举例说,中国有左派和右派,我自然被划在右边,但我两边朋友都有,就在我发现左边的朋友在政治观点上近似“脑残”,我悲哀地发现,(按比例)我右边的朋友在自私、撒谎、背后捅刀子上,比左边的还多、还严重……
不管你的观点多么冠冕堂皇,多么“政治正确”,如果你人品低劣,那么,别人都会对你所有的追求与观点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相对于看几本书就可以培养出正确的观念、抄几条博客里的句子就可以让自己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甚至看了几条微博就认为自己已经彻底觉醒的网友来说,一定要注重自己的人品。
人品,才是需要长期培养与自我修养才能达到的;人品,才是你用来对付一切邪恶的最锋利武器与最坚固的堡垒。今天不谈政治,让我们诚心照一下镜子,检视一下我们的修养与人品吧。

四,杨先生的财富观及其收入来源
杨先生的财富观:一个人即便有再大的权势和财富,若只为个人利益和贪图享受,而不能为推动社会和人类文明的进步做一些事情的话,他生命的价值也将毫无意义,而倘若一个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财富只做违背世界文明主流的事情,则这个人无异会给整个国家乃至世界带来无穷的灾难。。。
自从杨先生离开体制在网上写博文成名以来,他的收入来源也成了一些人怀疑和攻击的环节。其实关于杨先生的收入,他曾和一些朋友提及过,即智库研究,不定时写作与授课的费用,这几乎是他收入的全部,若非为了信仰,凭他的智慧和能力至少也是亿万富翁了,又怎么会沦落为今天的“月光族”?这些观点从他的一些文章中也可印证:
“杨先生2016年总结(2)受薪工作篇:今年继续两个受薪工作:智库研究,付(稿费)写作与不定时授课,两个工作也占去了一定时间和经历,感谢老板和同事的宽容、支持,得以可以把更多时间与精力放在免费写作与有意义的社会活动上。418开了微店,我负责货源与广告。感谢团队尤其是光顾小店的顾客,使得我可以从受薪工作中脱身。”
另,据杨先生在美国的房东介绍,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担任两年的访问学者时,一个星期去学校的次数一般为两次,绝大多数是往返于他租居的家和几个大型商场之间,他在为他的微店顾客代购产品而奔波,而这点代购收入甚至连支撑他游走各地的机票费都不够。
五,关于杨的私域之一:爱情和婚姻观
这一点也是各派争议较大的。现已证实,杨先生娶的第二任妻子原名袁瑞娟,网名染香,艺名袁小靓,是一名同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点子正齐名的左派大五毛,染香的五毛经历不可原谅,能否忏悔和说出真相是她个人的事,但未来的历史如何审判她还须看她今后的种种言行表现。尽管听说袁去美国后已有所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张扬了,但她曾在接受W媒釆访时的价值观仍同国内时是一致的:她认为中国的人民MZ专政就是民主ZT,这无疑是在明确地为有司做外部宣传,这样大是大非的价值理念她仍不悔改,这绝不是有些人认为她还幼稚和无知那么简单。至于她现在在国内履行受难者妻的职责,聘请莫少平律师为杨辩护,那是家事,当然若能争取杨先生最终获释,对于中国的民主转型事业也是有着莫大贡献的。我们评论一个人一定要基于事实上的理性中肯,功过是非清清楚楚,而不是诛心论,阴谋论和违背事实和常识的攻击。
当然对于杨先生的婚姻,我们任何一个局外人都无权过问和指责,因为这属于个人私域。然而由于杨和袁在网络上都是知名大V,只不过袁是知名左派大五毛,杨是知名右派公知,且是中国民主启蒙的一面旗帜,这样他俩的结合无异比电视剧的编排更让人出乎意外,就不免让大多数圈内人士大跌眼镜甚至失望了。
对此我的观点是:在大是大非面前,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于私完全可以理解杨;于公,我觉得杨不可理喻。因为这件事对杨的声誉影响极大,而这对于中国的民主转型会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损失。

六,关于杨的宗教观及世出世间的智慧
杨先生本人坦言:他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他既不是基督教徒,也不是佛教徒,更非其他宗教派别,但他却把追求民主当作一种信仰。这导致他性格上的一个致命弱点:偶尔生气、发脾气和骂起人来,简直让你受不了。由于这一点他的确也得罪了一些人,但我知道杨先生曾私下“骂我”“批评我”的次数可能是最多的,我知道这大都是为了我的进步和成长,我不但毫无怨言,反而非常感恩他。倘若杨先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或佛教徒,我想他的致命弱点一定会消除,而他的婚姻观也会因他开启出世间的智慧而有所改变。因为一个人只有开启高维次的智慧才能做到超凡入圣,如耶稣,释迦牟尼等!若能如此,杨先生不仅在世间的生命意义得以完美实现,而且在出世间的生命意义也会有更高层次的提升,即转凡成圣,真正进入圣人之流了!
七,不是结语的结语
作为杨先生的好友——我陈述了这么多,相信大多数朋友们一定会由此而对杨先生的认识能够作出一个清晰而系统的评判。但愿他的梦想能在不久的未来开花结果,正如他在一篇博文中所说:“尽管在前进的路上我已是身心疲惫,伤痕累累,但若梦想实现时,这些努力又算得了什么呢,即便付出生命的代价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后,我把杨先生在2011年被失踪前写给全球朋友的一份道歉信的结尾内容发出来:
“但我并不是无所求,我恳求你们对中国的民主前途继续保持信心,并要在不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危险的情况下,用力所能及的方式推动中国民主现代化的早点到来,让自由、人权、民主、公平与正义的普世价值早点到来。我留给你们的,只有我的文章,还有我对你们的信任与爱!”
“谢谢你们!如果我能出来,我还会继续我的工作;如果我再也不能出来,或者我从此消失了,你们记住我的一篇篇文章,并让孩子们能够阅读到。”
从这封道歉信中进一步印证他的始终不变的价值观,他已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无论别人怎么贬扬他,但我相信未来的历史一定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而他这样做恰恰是在实现着他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中最大的价值和意义!
今夜,杨先生可安好?

王喜凤   写于 201924除夕前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