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4

杜导斌:没有政治权利,休谈生存和发展权利



杨改兰一家六口为什么会死?一个直接诱因就是低保被取消。她家的低保为什么会被取消?因为是否给予低保的权力掌握在村支书们手里,她家没有决定权。杨改兰一家的悲惨结局,正是没有政治权利就严重影响生存权利的典型例证。
钱云会为什么会死得那么惨?因为他不断抗议违法征地。为什么他会抗议违法征地?因为浙能发电厂征用寨桥村的土地一直不作赔偿。为什么浙能发电厂能在不对村民 作出赔偿的情况下完成征地?因为该厂得到地方政府的合作或默许,因为该厂间接掌握了征地的政治权力。掌握有征地政治权力的浙能发电厂于是就既剥夺了钱云会 的生存权,也剥夺了寨桥村村民的发展权。
官员及其官二代为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为他们掌握了不受限制的政治权力,有权就有一切,于是想做官就做官,可以一年两年连升若干级;想发财就发财,像周永康儿子那样一两桩生意就家财数十亿数百亿;想出名就出名;想出国就出国……
富豪及其富二代为什么那么快就能拥有巨额财富?因为他们通过依傍权贵,掌握了远比普通平民大得多的商业机会,可以顺利获取别人拿不到的工程和地皮,可以高价向政府和国企出售产品或服务,可以偷税逃税不被追究……
中石油、电信、联通、各国营银行、各收费公路……,这些几乎全由权贵或其附庸把持的垄断行业为什么那么来钱?因为它们直接或间接掌握了法律政策的制定权、执行权,可以顺利地让法律政策偏向于它们,可以掐死竞争对手,可以任意抬高价格,可以廉价获得资源。
为什么会出现“部门政府”?为什么很多党政机关富得流油?为什么党政机关成为贪污腐化的重灾区?因为这些部门掌握有制定和执行法律法规政策的权力,可以国家的名义向民众收取各种各样的税费和杂费。
……
中国大陆为什么会出现极其严重的贫富差距?为什么顶层的1%的人口能掌握一半左右的国民财富,而占20%的底层民众所得却只有1% 因为顶层掌握有几乎无所不能的且不受制衡的巨大政治权力,而底层除了任人宰割,没有任何掌握和扩大自己发展机会的制度性保障,甚至连防止自身尊严和权益免 受歧视忽视的发言平台或利益代言人都没有,因为顶层与底层是在一个极端不公平的平台上竞争。在这个平台上,裁判永远由顶层派出,而裁判作出的裁决永远是顶 层有理当赢,民众含冤受屈也只能忍气吞声。
看到多维网上又在卖弄“优先保障生存和发展权”,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有政治权力,民众的生存和发展权就成为顶层权贵集团的恩赐。他们可以赐予,也可以随时随 地收回,并且一向是赐予仅限于作秀性的一点点,掠夺却是经常性的很多。顶层权贵集团将永远确保自身利益最大化,会永远奖励自身的支持者。这些奖励,并非天 上掉下来的馅饼,只能是取之于底层。这就是公务员的工资和退休工资长期高于社会一般行业的原因,也是军官年入数十万而七十岁农民每月只施舍70元左右的原因,因为公务员和军官对于执政集团维护执政地位与特权利益至关重要,农民则无关紧要。
中国大陆当前几乎所有问题的总根源,都在政治权力配置严重失衡。执政党的最高领导机关及高官垄断了接近于无限的权力,通过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政策让一切权力 归党所有,而不归还给人民,可以顺利地把自身偏爱和特权转变成国家权力。党的支持者则通过“傍官”在国民财富蛋糕上贪婪地切下自己所要的那块。执政党的地 方权力机关及其官员则垄断了很少受到约束的地方权力和社会权力,可以对无权的普通民众给予施舍,也可以予取予求任意剥夺。这不仅制造出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制度性糜烂性腐败,而且制造了亘古未有的环境污染和道德溃败,市长省长身家上亿之类的新闻早就不是新闻,坐奔驰的拿低保,当局长的拥有十余套廉租房,也是相当普遍的事情。党员的政治权力又高于非党公民。
1949 后大陆的公民事实上分为二等,相应的,宪法也分为两部。一等公民与中国共产党党员重叠。党员被宣传为先进分子,政治地位显著高于非党员。事实上,在掠取权 力、地位、金钱、名誉、异性和高端享受方面,他们确实是世界最先进的。党员遵守的是《中国共产党党章》,实际上,只有中共党员才是真正的公民,享有结社权 和高一级的尊严和荣誉,拥有相当于当年罗马公民类似的政治权力,党员会被掌权者当自己人看待,“捡在篮子里”,在基层会议上可拍板或可提意见,有时对领导 还有一张投票权,有权依据党章向上面反映情况,可以获得上级官员更多的支持与庇护,可以抢先一步知道政治经济政策风向,中共党员犯轻罪,通常通过纪律处分 解决,不必坐牢,即使犯重罪,一张党票也可抵若干年刑期。党员身份的特殊性,能让一个小小的村支书都可享有巨大特权,能让家家户户都有丈母娘,能神不知鬼 不觉地贪污数千万,甚至能决定少数村民的生死荣辱。
非党员则是二等公民,他们有一部宪法,只是这部宪法仅限于宣示,60 年中一直体现在纸面上,实则没有宪法保护,其人权经常受到《刑法》等各种各样苛刻法律法规的侵犯和剥夺,实际政治地位相当于没有结社和投票等公民权的外邦 人,也没有言论、集会、新闻、出版、游行示威权,最多只能列席而不配参加对政治和社会事务的决策性会议,终身必须服从中共中央及中共地方各级领导干部的各 种各样的命令,终身盼望清官,但即使遇到的是贪官污吏,也只能默认或屈从。任何反抗、反对、不满,都可能遭到残酷的打击报复。非党公民实际上丧失了政治权 力,因而所谓生存权和发展权基本上也是个笑话。一个普遍而典型的例子就是,党的领导干部说你是人民,你就是人民,哪天不高兴,说你是敌人,你就是被专政的 对象。一旦沦为专政对象,就只有被消灭或被监视受欺辱的份,还有什么生存权和发展权可言?还有一个更普遍更典型的例子是,一旦政治身份是非党员,社会身份 又是工人或农民,同时也没有党员干部的亲戚可以攀附,政治上就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任何发展,甚至几代人都只能是愚民、屁民、蚁民、刁民,在最底层挣扎求生, 翻不了身。
对于非党员,即使获得了发展,成为企业主人,或者进入中产阶级,也不一定能保住奋斗的成果,就如同农民的责任田可能随时被党和政府收走,企业也随时可能被公 检法或纪委罚没,而掠夺中产阶级的手段更多,股市、楼市黑幕可能让一个中产立马回到赤贫,高价学费、高价楼盘、高价车和高额房贷,等等,掌握着政治权力的 权贵随时可以出台各种盘剥性政策,将没有政治权力的中产阶级的钱包掏空。
掌握了政治权力者,随时可将手中权力兑换成巨额现钞;丧失了政治权力者,即使发展了,也因无法使用政治权力自我防卫,随时可能被当作肥羊宰掉。就像中产的雷洋,发展有什么用?瞬间命就丢了。没有政治权力,生存权,财产权都没有保障。
解决中国大陆当前的种种乱象,其实并不太难,只要把本来就属于人民的政治权力归还给人民,尽管这一招不可能包治百病,但许多人祸,许多污染,许多道德沦丧, 许多商业欺诈,许多矛盾冲突,还有愈演愈烈的贫富悬殊,确实都可望迎刃而解,因为这许多问题不再需要执政者从自身利害出发去制造,自会减少很多,部分不能 自行消解的,民众也自会解决好。权利平等的民众会比党和政府更需要正义,更能维护自身正当权益,有问题也会合理解决。法官一旦清楚自己的权源直接来自于民 众,不必再仰上级鼻息,从自身利害考虑出发,也自会居中裁决。民众有了政治权力,能自己保障生存和发展权,就不会允许任何人来施舍或剥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 机会。
作为国家ZXX先生及其所领导的中央政府,还有实际上掌握着国家最高政治权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不应作权贵集团的利益代言人,不应是顶层那1%的遥控器,而应该是国家利益的守护者,应该代表每一位国民的利益,均衡兼顾每一个群体的偏爱,有责任在大陆实现良法善治,有责任帮助民众过上有尊严、自由和富裕的生活,让国民生活在正义法律的坚实基础上,团结在自由平等的旗帜下,促进中国大陆早日实现民富国强。
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个人认为,目前不应该再容许谁来瞎扯什么“优先保障国民的生存和发展权”,而是立即优先落实国民的政治权力。首先切实保障国民的言论自由 权,放弃一切形式的反动的言论管制和审查,让人民说话,终止一切直接或变相的文字狱,绝不允许任何一个国民因和平表达意见和利益诉求而坐牢。其次就是不忘 “初心”,马上落实1945年前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作出的承诺,也是1954年第一次颁布宪法和选举法时的承诺,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直接选举,把官员的官票交还给人民,把官员的政治生命交还给人民。民众监督官员,强于纪委监督千百倍。民众掌握生存和发展权,强于党和政府的恩赐千百倍。

(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