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8

全方位揭穿中共缔造的谎言史

2017-12-18国光

你可以在某一个时间骗所有的人,也可以永远欺骗一部分人,但是你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林肯
破坏回忆是极权统治的典型措施,对人的奴役,是从夺取其回忆开始的。——德国思想家默茨


198912818日,时任中共国防部长的迟浩田访问美国。期间,迟在美国防大学演说时,面对听众关于〝六四〞的提问,曾当众表示:〝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一个人〞。
此言一出,群情哗然。

事隔4年,2003年的春天,被瞒报许久的SARS已在中国大面积扩散,发展成为威胁到全世界70亿生命的可怕瘟疫。就在这种十分危急的情况下,43,时任中国卫生部长的张文康竟然在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地宣称,SARS已经得到了控制,〝北京有12SARS,死亡3例〞。但几天后的419,北京301医院蒋彦永大夫向媒体提供的证词即爆出真情:到43号为止,单是北京309医院就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SARS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大大超过了张文康公布的数字。消息公开后,世界舆论为之震惊!张文康因此被舆论冠名为〝谎言部长〞。
在中共历史上,如此说谎者迟浩田和张文康显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翻阅中共从起家到今天的八十多年历史,可以说它是无时不撒谎,无事不撒谎,张嘴即是谎言,撒谎成性到了极至。中共的历史完全称得上是一部名副其实的谎言史。难怪大陆民众讥讽说,〝共产党的报纸除了日期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与一般说谎者不同的是,中共不但说谎成性,而且创造了源远流长完备精致的谎言文化。作为整个〝党文化〞的一个基本部分,它是中共对大陆人民进行愚民宣传和奴化教育并欺骗国际社会的重要工具,也是寄生在中华民族肌体上毒害我们的一只〝毒瘤〞。

一.说谎本性与谎言文化
1.有人以为,说谎只是中共个别掌权者的所为,不是〝党〞的责任;还有些人认为,现在的〝党〞已经承认了过去的造假事实,改正了错误,不会重犯欺骗民众的错误了。这些出于善意的看法,源于对中共的本质缺乏足够的了解。其实,说谎是中共与生俱来改变不了的本性,戈贝尔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和林彪的〝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是中共私下一向信守和密不示人的教义。更有甚者,按照中共的〝党逻辑〞,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说谎不但不是什么可耻的事,而且光荣无比;只要党的利益需要,什么谎都能说,什么谎都值得说,什么谎都应当说。中共从起家到今天之所以谎言不断,根源就在于此。因此,不管是谁掌权,也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将来,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必定要说谎。如果有一天中共不说谎了,那它也就不是共产党了,只要它还是共产党,就必定要造假说谎,而且一旦搞起政治运动,还会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特别是在重大的善恶是非问题上,更是如此。
2.中共来到人世后的八十多年里,在其活动范围内和影响所及之处,谎言就象空气一样弥漫于历史的各个时段和社会生活的各个空间,几乎无所不在。中共不但欺骗国人,而且欺骗国际社会,不但在党外谎话连篇,而且在党内也是说谎成风,不但欺上而且瞒下,不但自欺而且欺人。大到治国方略,小到身边琐事,远到古代,近至眼前,可以说没有它不敢造假不曾造假的。中共不仅以大量造假著称于世,而且有着强烈持久的说谎动机,与时俱进的造假手段,高超精致的谎言传播艺术和密不透风的谎言保障机制。它说谎从来都是持续的而非间断的,是系统的而非零乱的,是有目的的而非无意识的。毫不夸大地讲,谎言已不是中共一时一地一事的行为,一种因它而导致的寻常的社会现象,它已经成了中共的行为方式、统治方式和生活方式。换句话说,中共已经创造了一种只有在共产党国家里才会存在的〝谎言文化〞,并且把它发扬光大到了极至。

二.美化自己、抹黑对手和诱骗民众
3.八十多年来,中共制造的谎言不计其数,但就具体内容而言,主要有三大部分:即美化自己、抹黑对手和诱骗民众。
4.从起家到今天,中共一直不遗余力地对自己进行美化,堪称是〝王婆卖瓜,自吹自夸〞的典型。为了美化自己,中共编造的谎言可以说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其中有两个最大的谎言,一个是〝中国共产党代表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另一个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无论是翻开历任中共领导人的文章著作,还是中共党章或中共名目繁多的官方档,也无论是从毛泽东当年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到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都充斥着这种自我标榜,只是具体表述有所不同而已。
5.中共一向热衷四面树敌。在国外,中共的敌人有西方资本主义,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等等;在国内,夺得政权前,中共的头号敌人是国民党;夺得政权后,它的敌人则包括了形形色色被其视为异己的人和社会群体,其中既有中共内部的所谓〝反党集团〞、〝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有党外的〝阶级敌人〞和〝反革命分子〞。但不管是谁,是外国的还是本国的,是党内的还是党外的,只要是它眼中的敌人,中共一概都会用谎言将他们抹黑。国民党失败后,中共史书将其写得一团漆黑,连国民党领衔抗日的丰功伟绩都全然予以抹煞。即便是自己的历史,中共也经常根据〝路线斗争〞的需要肆意进行伪造。谁在党内权力斗争中取胜,谁就改写历史,销毁档,篡改档案,把失败或失势的一方,写得一无是处。
6.中共不仅一贯美化自己,抹黑对手,而且擅长诱骗民众。比如,农民穷,想改善生活,中共就许诺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工人想获得政治地位,中共就封他们为〝领导阶级〞;知识份子向往民主自由,中共就跟他们一起鼓吹和争取民主自由。不过,〝过上好日子〞也吧,〝领导阶级〞也吧,民主自由也吧,都不过是诱饵,一旦〝鱼〞钓到了手,诱饵也就没用了。所以,中共掌权后,农民压根就没过上过〝好日子〞,工人阶级也没当上〝领导阶级〞,知识份子更没有得到过民主自由,到头来,都被共产党骗得很惨。

三.说谎源于中共的世界观和本性
7.如同所有的共产党一样,中共也是典型的唯意志论者,无论是认识和对待周遭的现实,还是管理国家制订政策,它都是以自己的那套意识形态,而不是以民众的利益和历史的趋势为出发点和依据的。中外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都一样,核心都是要维持党的统治的合法性、正当性、永久性和不可挑战的权力。在实际当中,这种意识形态不可避免地与广大民众的利益与当今世界尊重人权、追求民主的潮流相冲突。这时候,作为唯意志论者的中共不是根据实际情况改变、抛弃自己的意识形态,而总是动用宣传工具,对真实世界进行篡改伪造,使之吻合自己的意识形态。当然,中共如果能够根据实际情况改变、抛弃自己的意识形态,那它也就不是唯意志论者了。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中共的说谎成性是由它的唯意志论世界观所决定的。
8.纵观人类社会,不管是什么社会势力,要想有所作为,必得取得民众的支持。区别只在于,善者以仁爱行于世间,顺天理而行,自然能赢得民众的支援,不但根本不需要谎言的包装,而且其善的本性本身对谎言就是排斥的。恶者正好相反,他们从来都不敢以本来面目示人,总是靠谎言招摇过世,因为他们是邪恶的代表,奉行的是〝假恶暴〞,逆天理而行。不过,尽管恶势力的目标与民众的利益一向背道而弛,但要实现他们的目标却又不得不藉助民众的力量与支持。如何解决这个矛盾从而牢牢地把民众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唯一的办法只有说谎——用谎言构筑的〝美好形象〞把自己邪恶的真实面目掩盖起来,用谎言构筑的〝丑恶形象〞抹黑敌人对手煽动仇恨,同时用谎言构筑的〝美好未来〞诱骗民众,无论是希特勒政权还是中共都是这样的典型。从这个角度讲,中共的说谎成性又是由它的邪恶本性所决定的。
9.欲控制民众首先必须赢得民众的信任和拥戴,而要让民众自觉地信任和拥戴自己,又必得让民众将自己视为公理正义的化身和自身利益的代表。但事实上,中共既不是公理和正义的化身,更不是民众自身利益的代表。打个比方,一个人明明是小人,却偏偏要别人把自己当君子。怎么办?只有说谎,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也就是中共之所以要美化自己的具体原因。
10.欲控制民众还必须让他们与自己同仇敌忾。中共奉行〝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斗争哲学,以打败形形色色的敌人,满足自己的征服欲和统治欲为人生最大的乐趣。不过中共也很清楚,要打败形形色色的敌人,光靠自己单打独斗是不行的,必须借助民众的力量。但要做到这一点也非易事,因为中共的敌人并非是民众的敌人,只有让中共的敌人也变为民众共同的敌人,民众才会自觉地与中共同仇敌忾,从而被它控制,为其所用。那么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除了制造谎言,抹黑对手,挑起民众对他们的仇恨,别无它法可言。这就是中共一贯抹黑对手的具体起因。
11.古往今来,民众可能会为抽象的口号激动一时,却不会为它奋斗一生,只有切身的实际利益才可能使他们长久地投入一项社会运动。因此,欲控制民众,不但必须赢得民众的信任和拥戴,让民众与自己同仇敌忾,还必须让民众把实现切身利益的希望也寄托在自己身上。中共深谙这一社会心理,但矛盾的是中共的本性是唯我独尊嗜权如命的,这就决定了它在本质上与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不会也不可能会真地为实现民众的切身利益操心做事。不过这也难不倒擅长演戏,毫无道德底线的中共,多开几章空头支票就是了!中共对民众的谎言诱骗概起因于此。

四.形形色色的造假手段
12.中共不愧为古往今来造假骗人的行家里手,造假手段形形色色,无奇不有。陈奎德先生曾对同样热衷和擅长说谎的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做过一番精辟透彻的对比。他说,〝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二者都是靠暴力和谎言来维系(即毛泽东所说的‘枪杆子’和‘笔杆子’)。但仔细深究,共产主义那一套更精致、更伪善,甚至常常还‘敢于’诉诸道德情感。可以说,共产主义是有史以来虚伪到了顶峰的意识形态。换言之,共产主义所依赖的,是一套精雕细刻的谎言体系,而法西斯主义的话语脉络,则粗糙得多,也不成体系。〞
13.先说中共自我美化常用的的四种手段。
131.第一种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
大跃进时期盛行的〝浮夸风〞就是一个典型。1957年毛泽东提出:将来,中国要变成世界上第一高产的国家,有的县现在已经是亩产千斤了,半个世纪搞到亩产两千斤行不行呀?高指标的刺激,促成了高产〝卫星〞的出现。高指标和高产〝卫星〞相辅相成,刮起了愈演愈烈的〝浮夸风〞。〝浮夸风〞中放出的一颗最引人注目的高产〝卫星〞是广西环江县中稻亩产130434.14斤的记录。
132.第二种是伪造历史,贪天之功为己有。
比如,明明是蒋介石和国民党政府领导了中国的抗战,国民政府军才是抗战的主要力量,是他们在从1937年到1945年的整整八年间,在正面战场与日军进行了38,931次小型战斗、1,117次重大战役、22场大会战,牺牲了200位以上的将领,伤亡了330余万人,在台儿庄、淞沪、长沙、独山等正规战,上海、笕桥等空战中给予日军重创,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赢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而中共自己,在抗战的前6年,当1931918日本入侵东北时,它竟号召保卫苏联、工人罢工等,还要以武装暴动推翻中华民国南京政府。后8年,它想方设法让日蒋火拼,自己则到〝敌人后方去〞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在延安搞整风,种革命鸦片,偷敌卖国。其所谓游击战更是〝游而不击〞,专打国军,不打日军。其所谓〝拥蒋抗日〞则是执行苏共命令要为保卫苏维埃而行。日军在华毙命的129名将领之中,死于与中共作战的只有3个,其余都是死于国民政府军队手中。中共在抗战中牺牲的高级将领也只有左权、杨靖宇两人。但抗战结束后,中共却闭着眼睛说瞎话,将上述历史事实一笔抹杀,硬是把蒋介石和国民党政府领导和进行抗战的伟大功勋记到了自己的功劳簿上,毫不脸红地把自己吹嘘成了领导抗战的中流砥柱。
133.第三种是贴金遮丑,自我标榜。
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验证,越来越多的的人已经清楚地看出,中共在大陆建立的政权,在本质上完全是背离人民的,既不是共和体制,与民主更是一点都沾不上边,而是地地道道的专制独裁。可是专制独裁是个恶名,背离人民更会遭人吐弃,这个本来面目中共是不能也不敢示人的。所以,为了美化自己,它从建立政权的那一天起,就想着法子自我标榜,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什么中华啊,人民啊,民主啊,共和啊。于是,一块分外耀眼的金字招牌做成了,这就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可是,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块牌子表里完全是反过来的。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许多。
134.第四种是只纵向比不横向比。
中共吹嘘自己的〝伟大成就〞时,总是纵向比,而不是横向比;总是和战乱年代比,而不是和治平年代比;总是说做到了什么,而不提没做到什么。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半个世纪以来非共产国家和共产中国的不同道路,就会发现:如果没有共产党,凭中国人民的智慧和勤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能够获得比现状不知强多少倍的辉煌成就。
以经济为例。中共常说中国人口多底子薄,那我们就看看同样人口多、底子薄,但没有共产党的东邻日本。日本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339.3人(1998年资料),几乎是中国的三倍。日本国土的71%都是山地和丘陵,土地贫瘠、资源缺乏,自然条件并不优越。二战以后,日本在战争的废墟中起步,仅用了不到三十年的时间,不但摆脱了战争给经济带来的阴影,而且超过传统强国英国、法国、德国、和苏联,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从1955年到1973年,就在共产党发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把中国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连续十八年以年均10%的速度高速增长。
印度人口和中国处在一个数量级上,和中国具有一定可比性。1980年代,几乎在中共开始改革开放的同期,印度在总理拉.甘地的领导下,开始了温和式的自由改革。1991年开始,印度加快了改革的步伐,1980年到2002年印度经济年均增长6%2002年到2006年年均增长7.5%,速度上已经接近中共宣称的8%。但印度的银行坏帐占所有贷款的不到2%,远低于中国;基尼系数0.33,而中国同期的基尼系数可能高到0.50.6。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资源的高投入,而印度GDP增长主要来自生产率提高,而不是来自增加资本或劳动投入。专家指出,印度经济增长模式能更有效地造福于民众。
14.中共常用的抹黑对手的方法也有四种。
141.凭主观臆断篡改事实歪曲真像是其一。
以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为例。在毛泽东之前,当年中共文艺界的领导给胡风问题定的性不过是〝宗派主义小集团〞。1955413,胡风昔日的朋友舒芜交出了胡风当年写给他的一些私人信件。很快,这些信件经过整理后,被送呈毛泽东审阅。在看了这些信之后,毛泽东未经任何进一步的调查,便大笔一挥,将胡风问题一下升格成了〝反党反革命集团〞。51324日、610,《人民日报》分三批刊登了《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这些材料出自在胡风及其朋友处抄家得来或他们主动交出的往来信函。毛泽东一一过目,亲自编辑,又亲自写了按语。这些按语堪称是凭个人的主观臆断篡改事实歪曲真象从而强加于人的典型。
142.通过搞逼供信制造假口供假材料是其二。
所谓〝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这顶莫须有的大帽子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文革〞开始后,中共专门成立了刘少奇专案组。调查尚未开始,专案组负责人巫中就划框框、定调子,肯定刘少奇已经〝叛变自首〞。他说:〝查刘少奇罪证关系极为重大这是一项战略任务。有罪证是肯定的,只是查出来查不出来的问题,不存在有没有的问题。〞对调查方法,他明确提出:〝要经过斗争〞,〝以政治斗争为主,也要采取一定措施,如斗争会、小型专政等。〞按照这个指导方针,办案人员对〝知情人〞采取了种种威逼手段。通过外调方式谈话得不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就以隔离办班为名进行拘留审查,剥夺人身自由,用专人监管,施加压力。一次次的审讯,一次次的威胁恫吓,直到证人俯首就范,让说什么就说什么,让证什么就证什么。一份份刘少奇被捕后如何叛变、如何出卖党的机构和同志、造成共产党多人被捕的假证词,就是这样出笼的。
143.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嫁祸于人是其三。
如〝六四〞后中共将因被军方自己误伤等原因致死的士兵说成是被暴徒打死的,许多所谓六四暴徒的〝暴行〞就是这样造假造出来的。据知情人揭露,当年一位被封为〝共和国卫士〞的陈姓军人,是部队的宣传干事,1989522,他乘坐军车撤退,群众欢呼时陈向学生挥手致意,军车突然发动,陈当场被摔死,当时各报都做了报导(短消息),但两天后军委突然对陈授予〝共和国卫士〞称号,他也因此成了六四的第一位〝卫士〞,军报并开始宣传他是被群众拥挤的人流挤到车轮下的。另据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前解放军39军雷达站上尉站长李晓明透露,〝六四〞时他所在高炮团的一名士兵后来被评为烈士,报纸上说是被群众打死的,其实是在驻地时被身边一位战士不小心擦枪走火打死的。团里领导为了团里的利益、同时也是为了这位战士,将他向上级谎报为是被暴徒打死的。李晓明说:〝往上报说有暴徒开枪把我们的战士给打死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是我们自己的枪走火了。我能证明。〞
144.断章取义穿凿附会罗织罪名是其四。
1957年反右运动中〝葛佩琦要杀共产党人〞一案便是一例典型。
1957524,在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应邀前来参加座谈会的该校工业经济系讲师葛佩琦就党内同志不要脱离群众,不要看不起党外知识份子,党员干部不能生活特殊化,努力克服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官僚主义,等等,给校党委提了一些批评意见,并语重心长忧心忡忡地简略阐述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68,毛泽东让《人民日报》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正式吹响了〝反击右派倡狂进攻〞的号角,对葛佩琦的批判也随之白炽化。在党中央喉舌《人民日报》的带动下,全国大小报刊迅速掀起大批大揭〝葛佩琦要杀共产党人〞的高潮,使他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头号反共人物,被〝理所当然〞地划成了〝极右分子〞。
15.最后再说中共诱骗民众常用的两大招数。
第一种是对症下药,空口许诺。中共的谎言机器是一部相当精准的谎言机器,它善于揣摩民众的每一个心理细节,从而有针对性地抛出诱饵。抗战期间,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知识份子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日益高涨,看准这一点后,本性独裁的中共不失时机地打出了争民主争自由的大旗,以此作为争取和利用民众的政治口号。19457月,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访问延安时,毛泽东曾当面给他开了一张民主的支票:“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的这番话传开后,倍受当时许多民主人士的青睐,但直到中共当政后他们才发现自己上当了,原来,毛当年开的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藏起屠刀伪装笑脸也是中共常用的一种诱骗招数。最典型者莫过于反右前夕毛泽东玩弄的〝阳谋〞。1957427,中共决定进行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批评建议。许多人为之兴奋,以为春天来了。为了鼓励大家提意见,1957430,毛泽东在上海局杭州会议上讲了〝一定要放〞的话,他说〝这是有领导的反官僚主义〞。71是中共诞生36周年纪念日。毛泽东觉得反攻的时候到了。亲自为《人民日报》写了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必须批判》,向阶级敌人公开了他的战略方针:〝报纸在一个时期内,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见,对资产阶级反动右派的倡狂进攻不予回击,一切整风的机关学校的党组织,对于这种倡狂进攻在一个时期内也一概不予回击〞,〝其目的是让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大鸣大放,让毒草大长特长,使人民看见,大吃一惊,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些东西〞,〝从而聚集力量,等待时机成熟,实行反击。

(转自微信https://goo.gl/aSjwbj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