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4

澳洲工党在辞职风波令其焦头烂额之际呼吁调查中国捐款



悉尼晨锋报2017.6.13
春申建康

澳洲工党在一名顾问辞职的消息曝光后已处在焦头烂额之中,因为此前有消息称该党在2016年的联邦竞选活动中获得了一笔高达14万澳元的捐款,而捐款人则是一位眼下正涉入一宗数百万澳元的税务欺诈案的黄金交易商。
在澳洲国会情报委员会副主席,也是受人尊敬的澳洲工党议员Anthony Byrne呼吁国会对外国干预和捐款着手全面调查及在国会情报委员会举行公开听证会之际,来自新州的工党政治明星,那位上述黄金交易商及2016年工党上议院候选人Simon Zhou已经被迫辞职。
Byrne:“我们必须这么做,即使把我们自己搭进去也在所不惜。”
与此同时,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在议会里对Sam Dastyari 2016617的记者会上对北京在南中国海的活动作出的与工党立场相抵触的言论进行了猛烈的抨击。那次与Dastyari并肩共同出现在记者会上的就有那位政治献金的主角黄向墨。
“我们现在总算知道,Dastyari上议员在南中国海的立场大转变原来已被明码标价了,而确凿的报道证明Dastyari为了那笔40万澳元的献金,已把工党的正式外交政策立场变成了一堆垃圾!”,毕晓普周二在国会表示。
费尔法克斯传媒和ABC四方节目上星期透露,在工党国防发言人 Stephen Conroy  抨击北京方面的南中国海活动后,黄向墨曾威胁要撤回并且已撤回对工党的40万澳元捐款承诺。
Simon Zhou和以黄向墨为首的中共游说团体之间的那层关系上周已在费尔法克斯传媒和ABC四方节目的调查中被揭露了出来。
在费尔法克斯传媒透露了这位黄金交易商的长期税务欺诈后,澳洲工党宣布了Simon Zhou的辞职。恰好几周前,费尔法斯传媒和ABC四方节目已试图对Simon Zhou提出质疑。
Simon Zhou 说他因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关注”,已经辞去工党职务,而他也无法评论他“正在与澳洲税务局进行的对话”,因为这涉及到“非常复杂的”黄金交易。
201656月间,周先生从另几位黄金交易商那里拿到了高达14万澳元的政治献金捐给了工党,并获得了新州工党的多元文化专员一职,并在20167月的联邦大选中被置于工党新州上议院的议席竞选排名队伍里。
但在澳大利亚税务局调查的一宗黄金交易案中,Simon Zhou是一个关键性人物,包括倒闭的公司、庞大的税务债务以及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个正在运作的公司。
澳洲工党捐款方面与Simon Zhou有关的还包括他的生意伙伴声称的二万九千澳元的捐赠,那人就是被澳洲税务专员指控的撒谎者,也是夜晚在悉尼停车场进行金条交易的主角,他被控旨在逃避支付一千三百万澳元的税款。
第二个与Simon Zhou有牵连的黄金交易商已被澳洲行政仲裁法庭控告伪造跟这一黄金交易相关的发票。这是一名中国籍的商人,他通过一个由Simon Zhou拥有的黄金贸易公司向新州工党捐赠了三万五千澳元。
这些捐款,以及来自相关黄金行业的56千澳元的捐款,都是在201651516日,即联邦选举前7周在新州完成的。
5周后,Simon Zhou被宣布为上议院候选人,他以前的一家公司在6月下旬为该党捐献了二万五千澳元。
Simon Zhou先生曾在新州工党的Sussex街总部工作,他是黄向墨的亲密政治盟友。黄是中共的一名亿万富翁,他是澳洲工党和自由党主要的政治献金提供者。
黄向墨是Simon Zhou搞的上议院竞选发布会上的VIP嘉宾,他对中国中央台表示,这反映了“海外华人”地位的上升,以及“维护中国国家利益,让澳大利亚社会更加关注中国”的一种愿望。
经黄向墨要求,新州工党向Simon Zhou(西蒙周)提供了一份顾问的工作,尽管工党坚称他被任命是因为他的工作成绩。
Simon Zhou 和黄向墨在中国驻悉尼总领事李华新20164月离开澳大利亚之前用游艇招待了他,而李离任后继续在中国政府内担任高职。
对于来自于中共包括黄向墨在内的有关渠道向澳洲主要政党的捐款,ASIO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已经私下里向主要政党表达了关切。
与此同时,国会议员Anthony Byrne在面对会激怒工党内部人士的评论中表示,澳洲国会联合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公开听证会是为了调查两党以往在政治上的行为。“我们必须举行公开听证会。我不在乎任何一方会感到不舒服”,Byrne说。
他的呼吁使得人们可以预期象上议员Dastyari那种习惯利用国会委员会来对涉嫌不当行为的商业人物进行问责的人,尝到自己也有可能听到有关他本人与包括黄向墨在内的捐赠者之间关系被公开的滋味。
上周的费尔法克斯传媒透露,Dastyari和他的办公室曾四次致电移民部门,对黄向墨的入籍申请的进展进行了打探,不过这一申请在ASIO的审查下已被叫停。
上周,联邦反对党领袖比尔·肖顿致信总理腾博,希望国会联合情报委员会能得到他的支持,以便调查外国对澳洲政治活动的干预。
Simon Zhou 有可能在国会听证会上成为被质疑的对象。
澳洲税务局怀疑Simon Zhou和他的生意搭档们利用了一个漏洞, 这个漏洞就是GST只适用于黄金初级产品上,而非适用于金条这个更高等级上。于是这个漏洞就创造了一个虚假的行业,在这个行业中,他们通过循环或回旋的方式“回收”黄金,他们保留了GST,并声称税收抵免,从而使澳洲税务局损失了数百万澳元的税收。
Simon Zhou的其中一家黄金贸易公司一一澳大利亚硬币交易所,于今年倒闭并欠了澳大利亚税务局254万澳元税款,政府清算人现在正在清查该公司过去的运作情况。
Simon 周与几家涉嫌GST欺诈的公司有紧密联系。两家公司的总裁或经理,一位中国籍的Chris Wang 和他的生意搭档Leo Yang, 去年在填写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的表格时,声明向新州的选举委员会进行了捐款。
Leo Yang拥有的一家黄金交易公司已被联邦法院宣布破产,因为它无法支付800万澳元的税款。
在行政仲裁法庭上,Chris Wang被指控“税务欺诈”。今年2月,他被下令向税务局缴纳超过2000万澳元的税款。行政仲裁法庭已将Chris Wang提供的一些证据定性,包括夜间在悉尼停车场成交价值1.43亿澳元的黄金的证据,称这些证据为“幻想出来的……不一致和毫无说服力的”。
仲裁庭表示,Chris Wang的证据“不可靠”,称其“非同寻常的业务”完全是“一个没有黄金行业经验的个人公司”,是“一个无法提供大量黄金和证明身份实体的光杆客户”。
仲裁庭也指责Leo Yang扮演的“明显的角色”,就是直接“通过提供伪造的发票来帮助Chris Wang实施欺诈”。
Leo YangChris Wang所宣称的捐款,以及Simon Zhou募集的其他资金,都令人严重怀疑澳洲工党是否已经接受了来路不明的资金,并通过这种捐款打开政治上的通道,而这却是目前Simon Zhou和工党均矢口否认的说法。
当上周Chris Wang Leo Yang被费尔法克斯传媒公司分别询问时,他们却表示,他们已不记得他们所申报的捐款的日期和规模。
黄向墨和Simon Zhou虽然在20165月为澳洲工党筹集的约14万澳元一事上没有直接关连,但几年前的201211月,黄向墨和澳大利亚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另外两名成员则向新州工党提供了50万澳元的捐款。该促进会是由中共运作的北京游说团体的一个分支机构。
在提供这些捐款的6个月后,那位和统会聘的顾问以及黄向墨先生的政治盟友王国忠先生就被新州工党空降到州议会的上议院由Eric Roozendaal腾出的上议员席位上,而这位新州工党的前造王者随即被黄向墨聘用。
黄向墨随后任命Simon Zhou为和统会的执行会长,尽管他的名字最近被从网站上删除了,但Simon Zhou自己证实了和统会拿出部分资金支持了他的两次中国之行。

原文: goo.gl/M8zoNd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