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澳洲《ABC》电视台报道:黄向墨与工党的权钱交易,王国忠是怎么当上参议员的



记者:Dylan Welch 澳广电视台(ABC7.30节目组
照片: 黄向墨(左二)与王国忠(左)、朱莉安•吉拉德Julia Gillard(右二)、萨姆•达斯蒂亚利Sam Dastyari(右)在一起(2013

要点:
  黄向墨于2012年底从中国来到澳大利亚;
  201211月给澳洲工党首捐15万澳元;
  埃里克•鲁增达尔Eric Roozendaal从州上议院辞职黄的朋友王国忠取代。
  那时已经给两大主要党派捐款3百万;
  在埃里克•鲁增达尔从议会辞职后聘用他;
  黄的朋友王国忠取代埃里克•鲁增达尔进入纽省上议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11月一上台,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打击腐败。那是一个波及到麦觉里街的纽省议会的决定。
其中那些被他调查的对象中有一个是中国南方的地产开发商黄向墨的政治后台。
虽然黄先生自己从未被调查,或者甚至都没有涉案,但所产生的不确定性足够让他作出移民澳大利亚的决定。
他一到澳洲即着手编织一个以金钱为手段的政治关系网。
中国问题专家约翰•菲茨杰拉德教授对7.30节目说:“每位捐款者都会期待公平交易,捐款后希望得到回报。在中国,问题还要严重一些。”
 “中国是一个公共信任度很低的关系社会。信任是通过关系建立的,关系是建立在送礼、送钱和恩惠的基础上的。”
一天之内捐款50万澳元。
同时,随着黄向墨移民澳大利亚,工党的派系重量级人物之一埃里克•鲁增达尔正被纽省廉政公署调查,并被工党停职。
最终廉政公署没有发现对鲁增达尔这位纽省上议院议员、前纽省工党书记不利的证据。
1119,黄向墨向纽省工党捐出了他在澳大利亚的首笔政治捐款 15万澳元。
同一天,他的2个商业伙伴又依样捐了35万澳元。加起来,一天之内捐了50万澳元。
埃里克•鲁增达尔走人,王国忠入位

照片:前纽省财长兼道路部长埃里克•鲁增达尔于2012年被廉政公署调查。(AAP: Paul Miller

20135月,埃里克•鲁增达尔宣布永久退出政界。
不为公众所知的是,鲁增达尔先生早已在黄向墨的公司玉湖集团谋得一份工作。
三个星期后,黄先生的一位朋友叫王国忠,被空降到鲁增达尔腾出来的上议院席位上。
工党总部的人当时说,萨姆•达斯蒂亚利是黄升官的设计师。
约翰•菲茨杰拉德说:“在澳还有什么地方,一位商人捐巨款给一个政党,于是该党就请自己人退出一个席位,把退出来的人安置进这位商人的公司。然后,这位商人的某同事、盟友或政治盟友偶然地发现自己竟已坐上了这个议员腾出的席位?”
 “我确信并无违法,但问题还是要问一问的。”

达斯蒂亚利的中国关系网曝光

照片:萨姆 达斯蒂亚利因牵连到中国商人,被迫从前排议席上辞职。AAP记者Lukas Coch

2012年以来,黄向墨已经向澳大利亚两党捐了几乎3百万澳元。
对于萨姆•达斯蒂亚利来说,他与黄向墨的这层关系最终会阴魂不散。
2013年当选为联邦参议员后,据去年披露,黄先生为达斯蒂亚利参议员支付了数千澳元的律师费。被揭露的还有,达斯蒂亚利参议员让另一个华商支付旅行费用。
萨姆•达斯蒂亚利参议员被迫放弃在反对党议员中的前座席位资格。
约翰•菲茨杰拉德说:“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华人社团组织在澳大利亚施展影响。”“ 我们应该说,这么多与黄先生有关联的组织都是中国政府的前沿组织。”
“它们或许被称作非赢利组织或者非政府组织,但他们是在共产党倡导下成立的并受到象黄先生那样的商人资助。”
萨姆•达斯蒂亚利或埃里克•鲁增达尔都没有对7.30分节目提出的问题作答。不过,达斯蒂亚利参议员本周对ABC声称他已经中断了与黄先生的所有关系。
王国忠说,他想不起2012年捐款事。关于他被任命为参议员事同他与黄关系有关的说法,他不接受。

陈先生翻译

原文网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