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4

澳前外長為中共滲透辯護遭澳媒反擊,有关政客成惊弓之鸟

(澳洲最新消息:因前幾天的主流媒體報導的影响,现據可靠的消息來源,准备参选的楊東東已退出BURWOOD区议会的競選,这是本來排名自由黨第二,是個有机会获胜的位置。如今看来他在自由黨內的前途已經完結了,估計中領館也只能放棄他。据说,王国忠参议员现在也成惊弓之鸟了。)


澳前外長為中共滲透辯護遭澳媒反擊


(海外媒体)駱亞採訪報導 更新: 2017-06-24 3:25 PM

近日澳洲媒體曝光中共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對澳洲進行全方位滲透,尤其是大量來自中共紅色商人的政治獻金,引起澳洲主流社會極大反響。近日被澳媒點名跟紅色商人關係密切前外長鮑勃.卡爾(Bob Carr)撰文為中共滲透辯護,成了澳媒再次追擊的焦點。澳洲華裔博士也用親身經歷駁斥的外長的觀點。


澳洲前外長卡爾在《澳洲人》報上撰文為中共滲透辯護:「一筆中國政治捐款構不成醜聞」。文章批評澳媒調查報導:「中共買下我們的政壇」「中國現金」這樣新聞標題的報導,只揭露了兩個捐款人,而且其中一人實際上是澳洲公民。卡爾還對調查報導揭露的中領館動員澳洲華人社區和留學生的實例表示質疑。
卡爾的言論遭澳媒抨擊,ABC的政治編輯奎斯.烏曼尼(Chris Uhlmann)也在《澳洲人》上撰文《鮑勃.卡爾著魔於中國影響力問題上怠忽職守》,犀利指出他故意忽略很多關鍵內容。
文章表示,卡爾文章中「沒有提及兩個捐贈者的名字,這就令人好奇,因為他很了解這兩個人。在任紐省省長期間,卡爾還聘請了周澤榮的女兒擔任顧問。而且,卡爾的文章以『澳中關係研究中心』主任落款,黃向墨應該被他提到。2014年,黃向墨向悉尼科技大學(UTS)捐贈180萬建立了「澳中關係研究中心(ACRI)」,黃向墨指定卡爾任該研究機構的主任。
烏曼尼還批評,ACRI的學術可信度已在澳洲各個大學之間引起爭議的,其學術的獨立性是否遭到扭曲,值得大學本身進行調查。
烏曼尼在文中評論:「澳洲政治家站在一個億萬富豪的贊助人身邊,否認他的黨的外交政策,並擁抱北京。那麼想像一下,如果情況被扭轉,共產黨對官員和捐助者會做什麼呢?」
黃向墨還通過政治獻金幫助華裔議員Ernest Wong進入紐省議會,接替有影響力的工黨議員Eric Roozendaal離去的上議院席位。黃後來僱用了Roozendaal
而參議員Dastyari還因為黃向墨的申請澳洲公民長被擱置,他和他的辦公室多次打電話給移民局。
將澳洲ASIA等同中共間諜 卡爾言論遭駁斥
卡爾在文章最後為中共間諜在澳洲的滲透活動辯護說:「澳洲有一個海外情報蒐集機構,叫作『ASIS』。不妨作這樣假設:它也在中國進行諜報活動。也許這就是各國要做的。
悉尼華裔凱特瑞納女士在社交平台上對此回應說:「作為前外長的卡爾,竟然把 ASIS在海外的情報收集活動與中共特工和統戰部在國外的活動畫等號,這不是無知,而是有意撒謊誤導群眾。」
凱特瑞納說:「ASIS是澳外交部管轄的情報機構,因此卡爾應該知道,澳洲法律規定,ASIS的權利非常有限,只能收集有關情報的實況(facts),不能涉及政府政策層面的事情,因為研究情報與向政府獻計是ASIO,同時ASIS澳洲法律不能從事滲透活動,而且絕對不能收集有關僑居海外的澳洲人的情報。這些與中共情報機構和統治部在海外的活動完全不一樣。卡爾這文章一派謊言,於此可見一斑。」
悉尼華裔張曉剛博士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前外長純粹胡亂狡辯。中共利用商人作為他們的工具,甚至商人本身就是中共國安安排的。最典型的就是澳洲華裔商人胡楊,他是跟中共有合作關係的,後來因為販毒被抓;另一個是賴昌星。他自己承認是國安,做生意後被中共利用;第三個是郭文貴。他一直承認是在幫國安辦事,也是在執行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給的任務。他也參與幫助國安收集情報等等工作。」
張曉剛分析:「據悉周永康時代就已經講『以商養情、以情養商』,利用商人資金做國安的各種顛覆工作,而國安則幫助商人賺錢。所以這些人大張旗鼓到處捐款,都是有中共的目標在裡面。」
中領館指使華人社團驅逐異見者
張曉剛表示:「卡爾稱沒有證據證明華人社團是受中共操控,這個我們都有親身親歷,中共操控華人社團是長期以來的事情。」
他說:「比如說當年我是《知青會》創辦會員之一。但很快一些人跟中共領館關係密切的人,得知我的民運身分後就非常慌張,接受中領館的指示要把我排除出去,同時也散播一些話例如:『如果是這樣的話,會不會不讓我們回國啊?』讓其他會員感到恐慌,因為這個原因,後來他們不惜以解散《知青會》為名,把我踢出去。」
張曉剛強調:「中領館操控干涉華裔社團的手段,一是給社團領袖好處。當時《知青會》的會長幾次公開說,回中國有省長接見、警車開道。他們回去獲得各種榮譽、各種便利。」
「二是恐嚇威脅。如果你不聽的話你就不能回中國、你在中國的生意會怎麼樣等等的脅迫。每一個社團一旦有點影響力,中領館一定要插進來進行控制。」
「海外歡迎中共領導人的活動,包括2008年奧運火炬紅海洋都是中領館操縱的,而且有證據的,使領館出錢、派車。」
他表示,另外從華人媒體的變化過程,折射出中共背後的黑手。「當年六四,華文媒體一邊倒的支持中國學生運動,後來一個個被中領館控制,最後甚至六四的廣告都不讓登,或者刊登但不寫地址。他們害怕得罪使領館。」
中共領事館還恐嚇來自台灣背景的當地華商,以進大陸的簽證為要挾,讓他們今後不要在獨立媒體大紀元上刊登廣告。曾有陳姓台商因此被拒簽,以他的案例來恐嚇其他的台商。該事件在當地台灣社區引起不小的震動。
中領館經常打電話干涉澳洲議員行動
張曉剛還表示:「不光是對華人社區,中領館對澳洲政客干預也怵目驚心。」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2015811,紐省綠黨議員舒布瑞傑(David Shoebridge)在省議會大廈主辦關於國際社會中非道德的器官交易及其對紐省影響情況的介紹會。介紹會涉及到法輪功問題。法輪功團體指控,中共政府謀殺法輪功學員以摘取他們的器官。
中共駐悉尼總領事李華新在活動前一晚,給紐省立法會主席哈溫(Don Harwin)去信污辱法輪功組織,並暗指那些與會者威脅澳中貿易關係。甚至他還要求哈溫將他的信轉發給紐省所有的議員。
舒布瑞傑議員當時回應:「這是中共政府對於澳洲內政異乎尋常的、不當的干涉。」
前華裔市議員John Hugh也有類似經歷,「中領館當時把我叫過去,告訴我不可以在這裡看神韻演出,那不是干涉我們這裡的內政嗎?他有什麼資格要求一個澳洲公民在自己的國家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這是它管的事嗎?它這樣做就是干涉澳洲內政。」
張曉剛說:「中共的滲透,不只是在澳洲,我們希望這些事情不僅能夠引起澳洲主流社會的真正的重視、驚醒,也希望包括美國、歐洲各個西方國家都能就此採取措施。」
他還表示:「我們絕大多數華人來到澳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脫離沒有言論自由的那種環境,但現在很多人到澳洲,還在害怕被人打小報告將來不能回中國。這是我們在澳洲受到的恐懼。」
他強調:「中共對澳洲這種滲透也越來越引起主流社會很多民眾的反感,這對我們生活在這裡的華人是非常不利的。」他呼籲,不自覺被中領館、紅色社團操控的華人,為自己也為自己的後代在澳洲能自由的生活,不要與中共為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