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3

邱垂亮:财大气粗的中国人──澳洲的“中国门”大丑闻



澳洲国家广播电视台(ABC),周一(2017.06.04)播出的“Four Corners”节目,揭露专制中国崛起后,中共政权利用财大气粗的中国人,撒钱买权势影响力,明目张胆,公然、粗暴,甚至非法干预澳洲民主政治运作的恶形恶状,吃相难看,让民主法治成熟的澳洲人看得目瞪口呆,惊慌失色。  
2017-06-12


图/撷取自澳洲国家广播电视台官网

这把野火燎原一周越烧越烈,总理Malcolm Turnbull、检察总长(Attorney General,职位高于Minister of JusticeGeorge Brandis、反对党(工党)领袖Bill Shorten、及其他政治菁英,几乎异口同声,严厉谴责中共的胡作非为,一致要求大幅修法,严禁外国公民、公司企业、社团组织,运作政治现金影响澳洲的民主运行程序。
中国对经济关系密切,与中国还算友好、没有重要、立即国家利益(领土、国安)冲突的澳洲,都如是金权、政权渗透、干扰,对坚持“一中原则”,非统一不可的台湾,中共必然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用尽官商勾结伎俩,钱势、权势渗透、影响、控制台湾政经社会体制,那是用膝盖想都想得到的简单道理。很多台湾人、政经菁英,想不到,看不到,不是居心叵测,就是眼盲、心盲,心里没有台湾。如是痴呆心态不改,台湾一定没有前途,那是政治ABC,稍有IQ的人都可以想到、看到。
打小报告的小女生
一周来,澳洲媒体虽仍被伦敦和墨尔本的IS暴徒恐怖攻击霸占了版面,但“Four Corners”引爆的“中国门”大丑闻,还是继续被大幅报道,让我看得目不暇接,越看越感觉不可思议,今日成熟民主国度竟有如是荒唐怪事。
资料看了很多,可以写一大篇学术论文,在此只简略综合描述位关键人物,彰显这个澳洲“中国门”的荒诞不经。
在谈到故事的三大钱势主角之前,颇值一提的是小女生Lupin Lu(没查到中文名)。Lu小姐23岁,在坎培拉大学读念communications(新闻媒体),年纪轻轻,竟是中国坎培拉同学和学者协会(Canberra University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的会长,直接受中国大使馆指挥领导,可见这位小姐一定大有来头。如来自中共权贵之后,一点也不意外。
今年323日,她领导200多中国学生、学者,清晨5点钟起床,跑去国会广场欢迎总理李克强,并敲锣打鼓、喊叫对抗法轮功、天安门、藏独等的示威抗议群众,表现英勇、亮丽。
在“Four Corners”节目上,她坦然承认,中国大使馆出钱出力、租巴士、雇律师支援她们,还给他们“证书”(certificates) ,保证回国后有好工作。她还说,在校园他们看到“反中”的学生活动,当然会报告大使馆。她表示那是爱国行动,但不知道他们和中国大使馆此举可能已触犯澳洲法律。
Lu小姐让我想到1970年代在美国哈佛大学念书的马英九,他给国民党打小报告,就像今天Lu小姐给中共政权打小报,都打得满是爱国主义,但也满是无理、无法取闹。
政商社交蝴蝶Sheri Yan
Four Corners”的第一主角是Sheri Yan女士。现年58岁的Sheri YanShiwei Yan),在坎培拉是有名的中国名媛“”queen of the Australia-China social scene ”,可随意进出国会大厦、总理和部长办公室。在纽约,她也是中国名媛,可随意进入UN大楼、见到UN大会主席。在华府,她可和美国前总统、国会议员把酒言欢。在北京,她既神秘也活跃,一样呼风唤雨,住在外国使馆区(St Regis apartment block),可进入中南海,见到中共总书记夫人。
她父亲是解放军高级文官。1987,她手拿400元美金,单身赴美留学,认识时任职澳洲大使馆的情报员Roger Uren。他正在收集资料撰写中共情报头子康生的传记,她当他的研究助理。两人相处相爱,成家立业。1992, Uren任期满调回坎培拉,在国家(情资)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ational Assessments)一路当到副主任高位。Sheri Yan则中英文流利,长袖善舞,广结善缘,像蝴蝶,在坎培拉政商社交圈飞舞,被认为是有力的“fixer and lobbyist ”(解决问题的游说者),可以打开美国、中国、澳洲政经领袖豪门的人物,故称澳中社交之后。
2001, Uren离开公职,夫妻合建Global Sustainability Foundation ,名为基金会,实际在做政商、媒体、文化事业管理、中介、顾问、游说工作。一度移居北京,在纽约、坎培拉和北京之间飞动,游走政商高层,与三国及UN领导阶层都有密切关连、交往。2011, 澳洲前总理Kevin Rudd曾想任命Uren为澳洲驻北京大使。
不幸,玩火被火烧,20051016Sheri Yan在美国被FBI(中央情报局)逮捕,罪名是非法贿赂(约1百万美金)UN高官、前UN大会主席John Ashe2016120,在纽约法庭,她认罪,被判20个月有期徒刑。Ashe去年去世。
Sheri Yan被捕同时,澳洲联邦警察突击搜索他们坎培拉的住舍,发现很多澳洲情报机构的机密文件。据报导,可能是Uren 任职国家评估办公室时非法拿回家的文件。为此,Uren是否会被起诉,有待观察。更严重的是,Sheri Yan是否本来就是中共情报人员,早已把那些机密文件交给北京政府了。那才是重中之重的大问题。
媒体报导,该机密文件包括“details of what Western intelligence agencies knew about their Chinese counterparts”(西方情报机构知道的中国情报机制细节)。还说,Sheri Yan可能“infiltrated or sought clandestine influence in Australia and the US on behalf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已为中国共产党渗透或取得在澳洲和美国的秘密影响力)。也即她是中共在澳洲和美国的间谍。
“帝泉”别墅的周泽荣
想当年,Sheri Yan的座上宾除了UN大会主席John Ashe外,还包括澳洲、也是世界最有钱人之一的Westfield 集团老板Frank Lowy、及美国电脑软体大亨Peter Norton、澳洲总理Kevin Rudd John Howard、美国总统Bill Clinton等风云人物。
这些人,AsheClintonHowardRudd等,曾经是Sheri Yan 邀请,出席本文“Four Corners”主角之一、周泽荣(Chau Chak Wing, Zhou Zerong),在广州建造的豪华会议中心及别墅“帝泉”(Imperial Springs),召开的国际领袖会议的贵宾。他们的出席、演讲费,都以1020万美金计算。20072013, Sheri Yan曾当周泽荣的顾问,她以此名义替周邀请贵客,可见周和Yan关系密切。
周泽荣是何许人耶?他是潮州人,在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赚钱是大道理、官商勾结的国家资本经济下,在广州搞土地开发、建大楼、发大财,成为亿万富翁。赚大钱外,他还在中国和澳洲办报纸,成为广东政协委员,和中共宣传、统战部门关系密切。在他雪梨办公室墙上挂的是他和江泽民、胡锦涛、及澳洲前总理John Howard Kevin Rudd的合照。
他在广州起家,究竟他是从哪里来的庞大资金,没有人知道。2003他成为中国百富榜上第23名的富翁,那年他的财产是20亿元(人民币),4年后,他的财富大增到120亿。2003, 他的侨鑫(Kingold Group ) 内部人士说他们老板的身价断不止这些。因为“单是在广州由侨鑫集团全资建设的商业地产,便远远超出这个数额,还未曾考虑麾下名声远扬的住宅部分,如汇侨鑫城和汇景新城。”
然而,虽有如是庞大财富和密切政商关系,但是他聪明绝顶,心知肚明专制中国不是安邦,而移民澳洲,取得澳洲国籍。
中文媒体描述他:“周泽荣的特征是,从潮州到香港地区,再从香港地区到澳大利亚,进行双边贸易,完成原始积累”,但他的“面孔多少有些陌生”。他移民澳洲,取得澳洲国籍,却继续维持他在中国的绵密政商关系”。 还批他:“这个英文不会两句半的大亨靠的是中共拿钱让他去澳洲投资,给他提供英文助理,帮助他寻找机会,以澳洲侨商的身分贿赂澳洲政府高层。周泽荣是个不折不扣的间谍。”
在澳洲,除了买了澳洲最贵的(7千万澳币)雪梨海湾豪宅,引人侧目外,他捐给雪梨科技大学2千万澳币建教学大楼、15百万建博物馆,4百万政治献金给朝野两党,当然也引发争议。至于他邀请前总理John HowardKevin Rudd 等政要去他广州的豪华“帝泉”,度假、开会,并付给他们数10万美金出席费、演讲费,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些捐款,都是来至他个人的财产?没有后面中共政权的援助?谁信?
统战头子黄向墨
Four Corners”的第3位主角、黄向墨(Huang Xiangmo,原名 Huang Changran),和周泽荣一样,充满神奇、神秘、争议性。不过,他参与澳洲政治比周泽荣更要直接、深入、嚣张。
1969生在贫穷的广东乡下,15岁父亲去世。1992在国营企业工作。2001, 他筹了一笔资金,去深圳打天下。2003创办深圳市玉湖投资集团及玉湖集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专门建筑高档的住家、别墅、商场、办公大楼,大钱赚,当然和中共权贵也建立紧密关系。
2010移民澳洲,他说他移民澳洲是因为商业机会,澳洲是养育孩子的好地方,还有“澳洲人很友善,空气非常、非常新鲜。”
移民澳洲后,他雪梨、广州两边跑,生意越做越大,和澳洲朝野两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权贵关系,水涨船高,更深入、严密。他是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可谓中国在澳洲搞统战的总指挥。“Four Corners”报导:Huangs role as president of the 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 places him at the vanguard of the United Fronts lobbying in Australia(黄的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地位,让他成为中共统战部在澳洲游说的先锋。)
对澳洲政党他的政治献金,可和周泽荣比美,近50笔,几达3百万澳币。因为钱势运作,他明目张胆,把1位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亲信(Ernest Wong, 推上南威尔斯(New South Wales)州的上院议员,另外2位亲信(Paul Han, Simon Zhou)推为工党联邦参议院候选人。
他和南洲工党前秘书长、澳洲联邦参议员Sam Dastyari错综复杂的政商关系,已被揭露,成为澳洲今年最大政治丑闻、弊案(Scandal),臭名昭著。Dastyari因而被迫辞掉工党影子内阁的“前板凳”(frontbench)权位。
简言之,Dastyari让黄向墨替他付律师费和旅费,没报备,那是违法。他公然违背澳洲国家、也违背工党政策,在中国南海填海建岛、建军事基地,国际法庭都已判决违背国际法的事件上,和黄向墨召开记者会,大言不惭地宣称,“The South China Sea is Chinas own affair. On this issue, Australia should remain neutral and respect Chinas decision”(南中国海是中国事务。在此议题上,澳洲应维持中立,尊重中国的决定)。简直是胡说八道的谬论。
有趣的是,几乎同时(2017.06.16, 工党的国防发言人Stephen Conroy在全国记者具乐部说,中国在南海的动作是“destabilising and absurd”(制造纷争和荒谬的)。他说,工党支持澳洲海军在该海区执行“freedom-of-navigation exercises”(自由通航的训练)。
更有趣的是,不久前,黄向墨才答应工党,要为9月联邦大选,捐助40万澳币。结果,因为Conroy的南海发言,黄大怒,马上通知工党40万捐款不捐了,动作够粗鲁、嚣张的。
之间,还有一个黑色喜剧的士林传说,值得一提。前南威尔斯州长、前澳洲外长Bob Carr,下台后,没事干,和黄向墨一拍即合。由黄在雪梨科技大学捐赠180万澳币,设立澳中关系研究所(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让Carr1个学术舞台替中共政权讲话。黄向墨公开吹牛,澳中关系研究所的所长Bob Carr是他钦定任命的。真是大言不惭。虽有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式的中国情结,但不像DastyariCarr还是一位有学问、有作为、有地位的政治人物。黄向墨花180万澳币就买定、吃定他,把Caar大人当作“中央帝国”的御用学者,未免太无知、狂妄了吧。彰显的就是近年来中国暴发户相信钱可以让鬼推磨的无知、狂妄心态。
等不到澳洲国籍
正当这些荒谬政治肥皂剧,1集又1集演出,令人目不暇接、触目惊心、却也倒尽人的胃口的时候,黄向墨却正面临他在天堂澳洲的人生一大难关。那就是,这些年来他维持中国国籍,以永久居留权在澳洲政商界呼风唤雨、冲锋陷阵,却没有澳洲国籍。
最近,他申请澳洲国籍,一直迟迟没有批准下来。他开始着急、感觉不对。他叫Dastyari替他查问、疏通,Dastyari多次打电话给移民部询问、游说,都没路用。澳洲路人皆知,移民部处理国籍申请,总理、部长游说都没路用。如是游说还可能有反作用。
传说是,黄向墨身份、背景有问题,澳洲情治单位ASIO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正在调查。他的国籍申请能否获准,还未定。
这绝非偶然,因为黄向墨、周泽荣等中国人在澳洲的政经活动,澳洲政府、朝野政党,都发觉不对,对“Four Corners”的爆料,更是惊惶失措。总理Turnbull、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终于被震醒,大声呼吁,非制订新法,限制如是活动不可。
剑及履及, 检察总长George Brandis(我昆大的学生)马上宣布,新法正在快马加鞭拟订中,年底前将提交国会审议通过。他说,“The threat of political interference by foreign intelligence services is a problem of the highest order and it is getting worse”(外国情报工作政治干扰澳洲的危害,是最高层次的问题。该问题正变得更为严重)。又说,“Espionage and covert foreign interference by nation states is a global reality which can cause immense harm to our national sovereignty, to the safety of our people, our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to the very integrity of our democracy”(外国间谍秘密干预本国国政是世界现实,它会严重伤害我们的国家主权、人民的安全、我们的经济繁荣、及我们民主的完整)。
台湾情况更糟
Brandis说的对,说得好。澳洲情况很糟,台湾更遭。要把台湾的“中国门”查清楚,说清楚,不仅台湾的法务部长邱太三没法度,搞不清楚,整个台湾政府,包括国安会、国安局、调查局、情报局,都没法度,搞不清楚。
这不是危言耸听,是铁的事实。
如上,歹戏拖棚,够了!中国小女生Lupin Lu、政商蝴蝶Sheri Yan、爆发富周泽荣和黄向墨,在民主澳洲的黑色政治作为,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真是荒谬绝伦,惊世骇俗,可能摇动澳洲国本,绝对不可忽视、轻视,必须严肃因应,连根拔掉。澳洲如此,台湾情况更严峻,更多Lupin LuSheri Yan、周泽荣和黄向墨,渗透更深、更广,更应如是严肃处理,连根拔除。
(转自网络)原文:https://goo.gl/nMgdvy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