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3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2)

——前外交官曝中共金錢收買澳洲官員內幕
(转自海外媒体)更新: 2017-06-21

中共對澳洲三級政府全面滲透 民主制度已出現問題
陳用林說,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分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四個領域,分官方和民間兩個渠道,官方渠道是通過對澳洲三級政府的同時滲透,相互呼應。
他表示:「最近爆出的案子反映了澳洲政府方面被嚴重滲透。澳洲政府裡面有兩種人,一種是跟中共打交道較多,經常拿到好處或者看到好處的人,希望跟中共政府更親密一點。很多是主管人員和政客,直接跟中共政府、使領館、親共社團等打交道,並從中拿好處。」
2005陳用林在悉尼聲援2千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的大集會發言。
「另外一批人是政府裡很多有良心的公務員。他們看到澳洲國家的利益受到了損害,特別是國家安全屏障已經被突破。媒體更多地提到澳洲的政治制度受到了威脅,主要是來自中共金錢的影響,就是中共對官員和政客進行收買、賄賂產生了效果,使政府正常運轉失靈,出現了政策和戰略上的失誤。兩黨都因政治獻金問題受到嚴重衝擊。」
Sam Dastyari作為新州工黨的祕書長,又是聯邦參議員,ABC展示證據顯示他是中國富豪黃向墨重要的聯繫人,私下接受賄賂用於支付自己的律師費$5,000和超支的旅費$1,600Dastyari因此失去了其在影子內閣的位子。在去年聯邦大選前,黃向墨捐贈工黨四十萬澳元。後來,工黨影子國防部長Stephen Conroy公開抨擊中共將南中國海軍事化。黃向墨就威脅取消這筆捐款。
Conroy發言的一天後,Dastyari陪同黃向墨現身新聞發布會,發表支持中國強占南海領土的言論。
陳用林擔憂地表示:「Dastyari個人收取了多少錢、工黨又拿到多少錢,他公開替中共說話,發表與工黨外交政策完全相左的言論,違背了澳洲的國家利益。對澳洲來說,已經是非常糟糕了,顯然它的體制運作已經出現了問題。」畢曉普外長613在國會抨擊工黨說:「我們現在明白Dastyari參議員的一百八十度轉彎的立場是明碼標價的。的確,達斯蒂亞瑞參議員為了媒體所報導的40萬澳元(政治捐款)把工黨正式的外交政策立場變成垃圾。」
201510月,澳洲情報局搜查了懷疑為中共間諜的嚴雪瑞(Sheri Yan,又名「嚴時瑋」)在堪培拉的住所,她與一些澳洲華人政治獻金捐獻者關係密切,後者是她通向澳洲最具權勢的上層名流的敲門磚。
情報局長路易斯(Duncan Lewis)曾經向澳三大主要政黨的高級行政官員發布祕密簡報,特別提到兩名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和億萬富翁──黃向墨和周澤榮,他們已向澳洲政黨捐贈大約670萬澳元。但澳各黨派卻無視警告,繼續接受兩人的捐款。其中聯盟黨收下了897,960澳元、工黨接受20萬澳元。
嚴雪瑞為周澤榮的私人助理,向前聯合國大會主席John Ashe行賄20萬美金,為中國站台。201510月嚴因此在美國被捕。她丈夫Roger Uren是澳洲前國家高級情報人員,警方在其堪培拉住宅中發現澳洲絕密文件,他被懷疑將絕密文件交給妻子,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去年,陳用林在一篇文章中說,澳洲被爆出30多華人政治獻金污名錄,多數為澳洲和統會要員。
 
澳大利亞ABC電視台揭露中共對澳洲進行戰略性布局
對澳洲政客私下賄賂比政治捐款數量大得多
陳用林強調:「不光是政治捐款,對政客私底下的賄賂實際上比政治捐款的數量要大得多,特別是上層政客、官員被收買很多。」
「中共對澳洲的政治官員的收買,還包括把這些人拉到中國去旅遊,免費享受皇帝一般的待遇,包括一些華人和中國公司出資為到訪的澳洲官員招妓。好多澳洲官員去了中國以後,回來馬上就改變了態度。甚至一些媒體記者訪問回來後立刻就改變態度,替中共塗脂抹粉。因為他得到了好處,非常期待下次再去。」
陳用林表示:「中共還通過給家屬好處來賄賂澳洲官員,很多澳洲官員家屬想學中文,中共就每年提供留學中國的獎學金,獎學金的名額非常多。比如2005年,駐悉尼領事館每年都有十多個免費留學名額,現在估計誰想去就可以立即給名額。」
他舉例說:「以前曾筱龍(曾是紐省華裔上議員、紐省商務投資副部長)的孩子要去中國留學,領事館馬上給他免費留學的名額,含學費和生活費。還有通過在澳洲的很多中資公司和中國富商直接賄賂澳洲官員。」
澳貿易部長辭職 幾個月後被任命嵐橋集團經濟顧問
陳用林表示,中共還通過很多中資公司在澳洲活動,包括聘用澳洲政府離職官員。
這次澳洲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Adrew Robb)被澳廣電視新聞記者點名,說他在任時負責與中國談判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期間,有機會接觸有中國軍方背景的億萬富翁、嵐橋(Landbridge)集團總裁葉成。而嵐橋集團花費5.06億澳元獲得了北領地達爾文港口99年的租賃權。由於該集團有中國軍方背景,這項協議更具爭議。
報導說,羅布在去年大選前不再擔任政府職位。但就在大選前一天(71),他的名字就出現嵐橋集團的工資單上,每月73000元。額外的報銷費用另算。
而在2014年,黃向墨曾向羅布捐贈10萬澳元,當時正值羅布敲定《澳中自由貿易協定》之際。
陳用林表示:「Andrew Robb的最大問題是他在辭去國會議員身分之後不久,出任年薪88萬澳元的嵐橋集團『高級經濟顧問』,違反了內閣保密守則。」
「《中澳自貿協定》在貿易上對澳有利,但澳方在國家安全和主權問題上做了很大讓步:一是讓中國公司承租達爾文港99年,二是放任中國主權資本對澳洲戰略性產業和脆弱的農牧業的巨額投資,三是推動國會批准雙邊引渡條約,中澳司法體系完全不同。澳洲在司法管轄權上在涉及華人權益方面做了重要讓步。」
他認為,該協定帶來很多弊端:「中國權貴集團從對澳投資中獲利,而中國農牧民遭受毀滅性打擊。因為中國農牧業在加入世貿組織時已經越過底線,在《中澳自貿協定》中的繼續讓步會讓其它國家也提出同樣要求,這體現權貴集團犧牲底層利益,會導致中國農村的不穩定加劇。」
「同時,中共對外的軍事擴張和對海外華人的控制意圖明顯。傅瑩在任駐澳大使時在2005年初向中央寫過一個關於自貿協定談判的建議報告,預估了經濟上損失,但指出政治和戰略上的回報很大,說是值得的。因此,才啟動了中澳自貿協定談判。但由於中方預估損失太大,胡錦濤政權一直在猶豫,這樣中澳雙方拉鋸戰談了近10年。最後在澳方做出政治承諾和對華人司法管轄權方面讓步的情況下,以政治高於經濟的原則,由習近平拍板定案。」
另據報導,前紐省財長艾里克魯增達爾在黃向墨的玉湖集團任負責戰略規劃的副總裁,與黃向墨進行權錢交易,把澳洲和統會前副會長、前寶活市議員王國忠空降到參議院他騰出的席位擔任參議員。
雙邊引渡協議條約 澳先同意再反悔
陳用林表示,雙邊引渡協議條約問題是澳洲政策受到中共干擾的另一方面。「李克強來時,澳方承諾推動國會批准雙邊引渡條約,但不少議員和澳洲的法律專家和學術界的人都認為澳洲不宜跟中共簽訂這個引渡協議,因為兩個不同的司法,他的公正、平等根本得不到保障,很可能會被中共政府利用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澳洲方面對目前雙邊司法領域的安排已經很滿意,沒有必要簽署任何雙邊引渡條約。由於反對聲音太大,澳總理特恩布爾在議會上把提案收回。」
「不久前,孟建柱來與澳方談判,以提前放開牛肉關稅為代價,換取澳方批准引渡條約。估計過些日子特恩布爾總理會再次向國會提出議案。可見引渡條約對中共來說極其重要,已經超過了國家經濟利益,同時引渡條約針對的是海外所有華人,特別是商人。澳方聽任澳洲華人公民的安全和利益受到損害。」
現任、前任的外交部長都捲入風波
目前澳洲媒體的報導已經引起社會巨大反響。議會內兩黨陷入口角。前不久現任外長畢曉普(Julie Bioshop)在議會上被工黨議員質詢,一個與自由黨政治獻金者相關的公司為何會以她的名字命名一個基金「畢曉普光榮基金」(Julie Bishop Glorious Foundation)。
該名政治獻金者是礦業女巨頭鄒莎(Sally zou),她在澳洲開發四個礦,於321和中國黃金集團簽署了一項「潛在價值為1000億美元」的協議。據《澳洲人報》的報導,鄒莎曾在20152016年之間向自由黨捐贈了46萬澳元。
畢曉普承認與她多次見面,但否認對基金會知情。工黨后座議員馬特基奧(Matt Keogh)就此質問畢曉普:「部長難道真的以為本屆國會會相信,有一位她所熟悉的自由黨捐款人,此人以部長的名字設立了一個叫『朱莉·畢曉普光榮基金會』公司,而兩人在那麼多場合的相遇,對方竟然從未提及基金會?」
陳用林說:「現在澳洲整個政府很多決策人員都是在被影響之列,所以對政界的滲透非常嚴重。」
而前外長鮑勃卡爾(Bob Carr)去年就開始因政治獻金醜聞遭澳媒追蹤。陳用林表示,他曾被中共十分看好,他跟紅頂商人周澤榮、黃向墨關係密切。
周向悉尼科技大學(UTS)捐款2000萬澳元建造「周澤榮樓」,黃向墨向UTS捐出180萬澳元設立「澳中關係研究所(ACRI),黃任研究會主席,卡爾被任命為研究所所長。澳媒爆光ACRI是紅色商人捐款後成立後,輿論一片嘩然,黃在壓力下已辭去主席職務,卡爾則繼續受到媒體的質疑。
2004年周澤榮和中共官媒在澳洲合辦《新快報》時曾獲得時任省長卡爾的大力支持,卡爾還曾聘請周澤榮之女擔任省政府辦公室少數族裔事務顧問。
卡爾還遭澳洲戰略政策智庫執行主任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批評,說他出任澳洲外長不把重心放在澳洲的國家利益上,花太多時間迎合北京。
年底之前立法限制外國政治捐款 怎麼處理兩黨有分歧
政治捐款醜聞繼續爆發。澳媒近日報導,在2016年聯邦大選的競選活動中,工黨收取了黃金交易商們高達14萬澳元的經費捐助,而這些交易商捲入了幾百萬澳元的稅務欺詐案。醜聞曝光後,工黨的一個華人顧問周碩被迫提出辭呈,正引發黨內震盪。
據悉尼《先鋒晨報》報導,周碩涉嫌參與黃金交易商合夥詐騙GST的案子。黃金交易商們利用澳洲GST漏洞逃稅,使國庫收入少了上千萬澳元。周碩通過黃向墨的關係,以金錢換仕途,通過向工黨提供政治捐款來購買參議院2016年參議員的候選人資格。雖然沒被選上,但工黨立即任命他為工黨的多元文化官。對於政治獻金的醜聞,工黨議員安東尼伯恩(Anthony Byrne)提議由議會情報聯合委員會舉辦中國捐款問題公開聽證會。他是該委員會的副主席。
陳用林表示,現在兩黨內部都很亂,這是中共金錢外交、金錢滲透、金錢開道的一個重要成果。澳大利亞的民主制度在中共強大的金錢攻勢下慢慢地被腐蝕,已經受到損害。兩黨通通為中共說話,這個情況是絕大多數澳洲民眾沒想到的。但是經過這次大規模的揭露以後,相信澳洲人整體開始覺醒。#
(未完待續,請留意後面報導)
責任編輯:李沐恩 原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