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5

持护照驰骋西方国家的《红色娘子军》



丘岳首 2016925

 

与扛枪拖炮越境抗美援朝的“雄赳赳气昂昂”中国人民志愿军不同,有一支至今驰骋于西方国家的《红色娘子军》,持有效护照和签证,外表温存而尔雅。
继登上“世界之都”纽约林肯艺术中心、芬兰赫尔辛基文化节……等舞台之后,这支娘子红军将于明年2月攻入澳大利亚墨尔本。
然而,这支持有效护照和签证的女子部队以“艺术舞蹈”的方式名义在西方的活动真的是合法吗?
要回答这一问题,先得看看这部据说“成功地运用西方芭蕾艺术形式演绎出的中国红色经典舞剧”的产生和活跃至今的背景原因。
首先,《红》剧是“毛泽东思想影响世界”的产物
1963年,周恩来观看完芭蕾舞剧《巴黎圣母院》之后给中央芭蕾舞团提出一个“政治任务”:创作自己的一部革命舞剧。周的用意非常明显——不但要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武装中国人的头脑,还要让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影响世界。1964年,在江青操纵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改编创作组成立。
为完成这一特别光荣重要的政治任务,剧组不惜杜撰剧情,篡改史实。时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的李承祥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提到:赴海南深入生活的剧组在通什参观恶霸地主张拔贡的“阶级迫害展览”。实际上这个地主的命运十分让人唏嘘。他祖上三代都是衙门“书吏”,本人在1897年的科举中考取拔贡,后持家有方家底逐渐殷实,成为了陵水县的大地主。张拔贡孝顺谦和乐善好施,并且热衷教育事业。当地革命史研究专家也证实“他一生没有犯下什么血案。他1927年就去世,4年后娘子军才出现,他们之间毫无关联”。随着《红色娘子军》电影的迅速走红,一夜之间张拔贡变成了“南霸天”。张家的子孙都被冠以“南霸天后代”的恶名,成为了历次阶级斗争中被怀疑和批斗的对象。迄今海南岛上的“南霸天庄园”都是人为建造的“客观存在”。(20120619 《人民网》本刊记者黄薇“《红色娘子军》60年别样青春”)
尔后,不仅是 “南霸天后代”受害,这个舞剧的编剧田汉等很多艺术家同样逃脱不了残酷压迫的厄运。
中国地主乡绅阶级,几千年以来一直是维系中国农村稳固的重要阶层,而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的马列主义中国实验,这一阶层脊梁骨被残酷打断抽掉。对这一阶层的大肆杀戮残忍的镇压,留下几百万无处伸冤的地主冤魂,也留下他们后人在无边黑暗中的痛苦呻吟。
而这样一部每个音符、旋律和舞姿都充满血腥阶级斗争暴力宣传的《红》剧,在国家的支持下,从1964年至2009年就演出了2500多场。御用文人不无得意地吹嘘:“通过舞剧《红色娘子军》的历史,我们也许会更多感悟到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深远意义,毛泽东文化影响世界,这是历史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当今世界,如果谁想抹杀《红色娘子军》,就如同抹杀《天鹅湖》一样,世界各国的艺术家会说此人肯定是个疯子。”
其次,《红》剧是反人类法西斯美学的借尸还魂
法西斯美学指在法西斯主义专政下诞生的迎合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文艺美学风格。美化暴力是法西斯美学的显著特征。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对虐杀地主暴力非法武装的美化,为消灭阶级的残酷马列邪教加以精致的艺术包装已无需赘言。实际上,从“革命样板戏”到今日的张艺谋艺术,法西斯美学的幽灵一直在红色中国游荡,一刻也没有停止脚步。现在,臭名昭著的法西斯美学借芭蕾舞《红色娘子军》还魂,不但在中国大陆,还在西方国家飘舞。
新近中国大陆的样板戏重热意欲何为,文革是否真会死灰复燃,有待观察。可以肯定的是,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按计划将要舞遍西方,完全是出于极权政权对抗西方价值理念的大外宣需要。
《红》剧诞生的时代及过程都和“暴力仇恨”联系在一起,那种咬牙切齿、双眼喷火的法西斯艺术舞台表演,不仅会勾起海内外华人的伤痛记忆,还将会助长西方社会的暴力蔓延,撕裂族群的和睦,祸害无穷。
再则,《红》剧因具迷惑性是更危险的红色病毒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显然比京剧《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其它样板戏更容易为老外所接受,因为芭蕾舞剧是来自外国的艺术形式,而颠覆芭蕾传统风格的民族化改造又彰显了该剧吸引西人眼球的“东方”特色。
毛毒因为与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等毒害的外部特征相似而易于被世人警惕,而《红》剧病毒的“润物细无声”,更容易借其“漂亮舞姿”潜入西方文明社会肌体。连尼克松在他的回忆录都说:原来我并不特别想看这出芭蕾舞,但我看了几分钟后,它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精湛表演艺术和技巧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还有,同情和保护弱者是西方价值理念的重要部分,对妇女儿童的善待已成西方社会悠久的习俗。与其他样板戏不同,《红》剧中“妇女怨仇深”的悲情容易引发西人的同情,从而忽略其中对西方价值的对抗和渗透。
综上所述,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在西方的“向前进”必须受到抵制。抵制的法律依据是200271日生效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的“反人类罪”。《规约》对“反人类罪”的定义是“指那些针对人性尊严极其严重的侵犯与凌辱的众多行为构成的事实。这些一般不是孤立或偶发的事件,或是出于政府的政策,或是实施了一系列被政府允许的暴行”。除此之外,美国等越来越多国家已经立法禁止“仇恨犯罪”。文明世界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不包括鼓吹纳粹主义和种族仇恨的言论。对艺术自由也一样。
 “政治是政治,艺术是艺术,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之说貌似成立,但前提是自由秩序下。这里需要对不同政体下的艺术有一个区分,极权政权下非自由的艺术绝难纯粹,一定是伺候极权政治的婢女。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就是这样听候极权政治使唤的“艺术”。
如同“右派”、“文革”等中国特色词语让老外摸不着头脑,活跃在西方舞台的《红》剧在“民间文化交流”的云雾遮罩下,西人也不一定能看清背后那只政府行为的黑手。
而这,正是愿意认同和捍卫西方价值理念的海外华人可以和应该发力之处。
2016925

(转自作者的“笔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