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30

沈勇平:是国庆还是国殇?

2016-09-30 沈勇平 sdfdcr

        对于国民党而言,十一是国殇,而不是国庆。而对于大清而言,双十也不是国庆,而是国难日。对于自由派而言,没有自由民主的国家,就没有国庆,只有国殇和国难。也可以说,没有自由的社会就是旧社会,没有民主的中国就是旧中国。
        大清帝国是君主专制,末期想搞君主立宪没搞成,如果搞成了,当然是好事,于国于民都是大好事。结果搞砸了,被革命党推翻了,当然有点可惜,但也只能怪你自己不争气。如果不打压国会请愿运动、不搞皇族内阁、不把铁路国有,立宪派也不会转而支持革命。
       辛亥革命后,建立的共和民主,被孙大炮和袁大头摧毁殆尽,后来孙大炮与苏俄勾结,成立了黄埔军校,帮助国民党夺取了政权,建立了党国体制。试图建立联邦制的联省自治运动,也被国民党与苏俄联手绞杀。老蒋通过北伐建立的国民政府,是个威权体制,后被中共的极权体制取代,当然是退步。国民党的威权统治下,自由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下,自由是有无的问题。
       国民党败退后,痛定思痛,搞了土地改革和地方自治,为后来的和平转型奠定了基础。在八十年代,蒋经国能够推动民主化,也是顺势而为,如没有台湾民间社会的抗争,以及国际社会的施压,蒋经国也可能把政权传给蒋家第三代。当然,台湾的民主化也受菲律宾等国家(即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影响。最后一点,也是为了因应大陆的挑战,用蒋经国的话说,就是让台湾成为华人的自由灯塔。台湾实现了民主,也让"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谣言不攻自破。
       大陆沦陷后,执政者以"解放"之名,行奴役之实,政治灾难一个接着一个,数千万人死于非命。为了延续统治,继毛之后的邓,推行改开,从极权向后极权或新极权过渡。新极权之下,民众争取到了一定的自由空间,这也为将来的政治转型打下了基础。对于大陆的执政者而言,也陷入了困境,发展经济是找死,不发展经济是等死。经济发展了,民间社会就会逐渐壮大,成为民主政治的拥趸。
        篡权者夺取政权了,就喜欢搞个国庆什么的,以标榜自己的合法性。对于那些喜欢把国家比作母亲的人而言,就是人家把你妈给霸占了,你得认贼作父,承认其当爸的合法性。其实,政府与国家完全是两码事,政府要通过选举这种国民授权的方式才能组建成立,才能代表国民去掌管国家,否则就是非法政府,就是非法霸占国家。当亡国奴可耻,被本国人奴役更可耻。
        在一个非民主国家,举行所谓的国庆,实际上就是在庆祝国家被一小撮人给霸占了。那些喜欢把国家比作母亲的,就是在庆祝自己的妈让人给霸占了。如果你真的爱祖国母亲,就应该将霸占你祖国母亲的强盗恶霸赶走,让你的祖国母亲自由恋爱,找一个自由民主政府。

(转自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