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7

《红色娘子军》芭蕾是红色血腥文化的宣传品


陈用林  2016926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推崇的《红色娘子军》芭蕾舞剧(下称“《红》剧”)即将于明年215日在墨尔本三年期亚洲艺术节上粉墨登场。他以为给澳大利亚人民带来了中国的文化珍宝,却不知是花哨的包装下暴力与谎言的宣传品。
“红色娘子军”的图片搜索结果《红》剧是关于中国海南岛大地主南霸天家的一个婢女吴琼花加入红军返乡复仇的故事。跟中共的一惯宣传手法一样,这是一个部分真实的虚构的故事。据档案记载,三十年代中共领导下的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师部属下有一个女兵特务连,听从党的号令,从事枪杀当地地主、掠夺富人资产等抢劫杀人活动,以充军资用于保卫“苏维埃”,与当时的国民政府武装对抗。这个故事情节实际上也是对中共在1950年至1952年土改运动中屠杀地主200多万人和在1950年至1953年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屠杀“反革命”(主要是原国民政府下级军政人员)71万多人的系列屠杀运动的肯定。
五十年代末,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政治部写作员刘文韶和宣传部写作员梁信两人分别对故事进行了挖掘和艺术创造,发表后被著名的红色导演谢晋拍成《红》电影,开始轰动中共国。其中关于南霸天的角色是编造的。这个故事经过党的文艺宣传干部无数次的精心加工和打造,被改编成戏剧、歌曲、音乐、连环画等各类文艺。1964年《红》以芭蕾舞剧的面目出笼,立刻引起了杀人屠夫毛泽东妻子江青的注意。她亲自指挥改编排演《红》剧,女主角吴琼花的名字也被她改成“吴清华”,最终使《红》剧成为鼓吹红色暴力革命的经典剧作。
《红》剧大红大紫的背景是接下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它伴随着中共对无辜生命的杀戮而沉浮。开始时,它是毛泽东推行阶级斗争学说的宣传品,而且是江青所炮制的8部现代“革命样板戏”之一。在那个万马齐喑的年代,五大戏剧传人被打倒,传统戏剧被砸烂,传统文化悉数被腰斩。《红》剧组人员也因与江青意见不一致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当时,八亿人民只看八台样板戏,洗脑运动史无前例。尔今,四十五岁以上年纪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哼上几句红歌红剧唱词。台湾作家白先勇评论说,《红》剧“斩断了芭蕾文化之根,把浪漫优雅的舞蹈变成杀气腾腾的场面,是十分怪诞的产物”。从六十年代起,中国就没有真正的芭蕾。正如,一提及京剧,人们开口便唱《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等革命片段。这段记忆血淋淋地烙在每一个年长的大陆华人心灵里,一辈子都挥之不去。
毛死后,江青被打倒,《红》剧沉寂一时。1989年邓小平实施天安门大屠杀,民主自由思潮被钳制,《红》剧复出,泛滥中国,甚至输送海外,成为中共输出意识形态和民族主义的宣传载体。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夫妇在访华期间被安排观看了《红》剧,这个芭蕾怪胎开始为西方所知晓。尼克松在回忆录里记述道:“结果是一个兼有歌剧、小歌剧、音乐喜剧、古典芭蕾舞、现代舞剧和体操等因素的大杂烩。舞剧的情节涉及一个中国年轻妇女如何在革命成功前领导乡亲们起来推翻一个恶霸地主。在感情上和戏剧艺术上,这出戏比较肤浅和矫揉造作。正像我在日记中所记的,这个舞剧在许多方面使我联想起1959年在列宁格勒看过的舞剧《斯巴达克斯》,情节的结尾经过改编,使奴隶取得了胜利。”
悉尼大学的权威汉学家、语言文学系的名誉教授杜博妮(Bonnie S. McDougall)和路易(Kam Louie)在其合著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一书中描述道:“尼克松夫妇与基辛格一行在19722月在周恩来与江青、郭沫若和其他高官陪同安排下,观看了演出。美国访问团后来表达了他们的反应是无聊和惊愕兼而有之。”这本书进一步说:“这部作品把古典芭蕾与中国舞蹈步法两者牛头不对马嘴地结合在一起。女战士穿着紧身短裤装和肉色紧身连裤袜,这种异乎寻常的戏装加重了不和谐。台词表达的情节比其他样板戏更加戏剧化,舞台效果夸张到荒诞怪异的程度,比如,洪(常青)在受火刑时被烧的样子。舞台上充满搏斗和殴打的场面,但又被他在无助和被围困时所表现的蔑视情节所冲淡,这种情节不太可能发生。”
《红》剧表演充斥了暴力、仇恨和政治口号,荒诞的情节和夸张的动作宣泄了反人类的价值观。
专制中国不出产有价值的文化,有什么“文化”可以拿来与澳洲“交流”?因为中国早期现代文明已经被共产主义专制文化灭顶,眼下中国社会的全面溃烂包括道德彻底沦丧就是铁证。中国只出产红色文化和传统包装下的红色文化以及纯粹的民族主义。《红》剧自始至终就是邪恶的红色文化,是宣传品。中国大陆人身受其害,余毒难以根除,移民来澳,蓦然回首,安德鲁斯州长在却在灯火阑珊处替《红》剧说项,为专制文化叫好。何其荒诞!请问州长:所谓“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的文化交流伙伴”项目的宗旨是要出卖澳洲价值吗?
2016926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