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2

绝望已经笼罩神州!文/西域武僧


文/西域武僧(微信ID:xyws8964)
上个月末,我多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举家离开了神州。
他 原本在苏北地区做建筑行业,六七年前最风生水起的时候,在北京买了两套房,名下用来接待各级领导的依维柯就有两辆。身后背着各种光环:地方人大代表,纳税 大户,因开发绿色小区曾经上过央视。然而,截止到上个月他离开神州,累计欠款数千万人民币,应收债务虽然也在数千万上下,但是加上高额的民间借贷利息,早 已经入不敷出了。他没有选择按照相关法律进行破产,而是选择了逃亡。举家到了美国之后,这个好几年没有联系过、经常对我的观点嗤之以鼻、一向高呼神州是世 界上最好的国家,但一直偷偷我的微博和微信的朋友,在微信上私信我说:
“马哥,现在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在神州是没有希望的。”
跟这个发生在我的事件相似的,是辽宁大石桥的运钞车抢劫案。姑且不论所公布的漏洞百出的案情,只按照官方披露的故事情节来看,这又是一起悲催的绝望故事。
故 事的主角也是一位曾经的工程建设企业老总,因政府长期拖欠项目款,导致欠债两百多万元,变卖家产也无力偿还的他,最终选择了抢劫运钞车。抢完之后,他没有 逃离,而是挨个给债主还款,然后回家睡觉。如果这个离奇的故事是事实的话,那只能说被深深的绝望压垮的李绪义(运钞车抢劫故事的主角)早已将生死荣辱置之 度外,唯一需要的是,作为欠债人的体面,和还钱瞬间的坦然。
这份坦然,在今天的神州是如此的昂贵!
与我那个自干五朋友举家逃往美国几乎同时发生的,是甘肃偏僻山村杨改兰一家六口服毒自杀的惨剧。
8 月26日,距离举世的鸡尔零大会还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湾社28岁的年轻村民杨改兰,骗自己三个年幼的孩子喝下农药后,又 用斧头劈伤了自己的大女儿,强迫她也喝下农药,然后服毒自杀。事后赶往医院的丈夫得知一家五口人全部陨命,于次日也喝下了农药,死于村旁小树林中。
作为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没有能力逃亡国外,重新开始生活,而是选择以死亡的方式逃离这个让人绝望的国家。
据 事后新闻媒体拍摄的杨改兰一家居住环境的照片,我们能够看到的是难以言说的破败。贫困如巨石般压在这条山沟上,让人窒息得无法抬起头来。一家六口全部丧 命,我们无法从死人的嘴里得知导致这个事件切实的真相,但是生存的绝望和对未来的恐惧,一定是勒在这一家人脖颈上最紧的一道绳索。
同 样弥漫着绝望的,是《环球时报》对这一事件的评论。这篇题为《这件轰动全国的惨案,也许并非“让神州丢脸”这么简单》的文章称:杨改兰一家的悲剧,也许并 不是贫困这么简单,“从今天康乐县的惨案来看,农村扶贫也并不应该仅仅只是给‘低保’、给就业,更要大家的精神健康,甚至要管好农药!”
文 章的作者“耿直哥”刻意绕过新闻中,杨改兰一家生存的窘状、贫困与孤独,而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是“管好农药”。《环球时报》这次连洗地都洗得如此绝 望,活脱脱像极了一个绝望的奴隶跪在主子的脚边,木然地将主子拉的屎舔干净,已无求回报,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有点用,不该被杀掉而已。这已经不是一个 “贱”字能解释清楚的了。
与甘肃杨改兰惨案同时发生的,是伴随着开学季以来,连续有大学生因被骗光学费、乃至生活费而死亡的 事件。区区数千到万元左右的生活费,就能够夺去一个年轻的大学新生的生命,这其中的悲剧,恐怕连擅长小说的作者都很难想象。听到这个新闻,我想起的是老舍 在《茶馆》中的一段台词:
“这年月,作官的今天上任,明天撤职,作买卖的今天开市,明天关门,都不可靠!只有学生有钱,能够按月交房租,没钱的就上不了大学啊!您看,是这么一笔帐不是?”
如果说,一个上了大学的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一个刚刚飞出巢穴即将展翅高飞的孩子,心中也一定充满了希望。那么一个毁灭这双重希望的社会,一定是一个无比残酷的社会。区区万把元钱,和年人均8000美元的GDP比较起来,是如此的沉重不堪!
大 概是2007年,神州人均GDP即将突破3000美元,我当时在《企业导刊》杂志社任编辑部主任,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大意是当心神州将陷入“南美陷阱”, 也就是“权贵资本主义”泥沼。从2007年到2016年这短短九年间,我是亲眼看着神州这个社会一步步走入这个陷阱,并且无法回头。
今 年公布的7月份经济数据,M1与M2形成的剪刀差继续扩大,高达15.2%。如此残酷的数据表达的是:政府投入货币越来越大,印钱越来越多,而民间的投入 和交易量越来越小。这种严重的流动性陷阱,除了官媒几句“神州不存在流动性陷阱”的干嚎之外,连个像样的经济学家的评论都没有。何以故?根本不值得评论而 已。只有像我这样半吊子的财经爱好者写篇文章分析下形势,可惜还被屏蔽了。
其实,早在2010年我辞去所有公职之后,便决定不再写文章。当时我曾经愤然甩下一句话:“这个社会不配利用我的智商,为暴政苟延残喘!”现在才意识到,当时的这种情绪,无非也是一种绝望。
但还有不信邪的朋友在坚持写作,比如我一位武夷山的友人,三个月前还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竭尽全力地谋求给神州的困境指一条出路,他的文章在网上存活了不到两个小时,又被屏蔽了。几天前在武夷山和他喝酒,他的口中,已然满是绝望。
所以,我对周`小_平、单`人_平、花;千`芳之流,鄙视归鄙视,但怎么也恨不起来。遇到他们的奇谈怪论,无非调侃几句,呵呵几声。对于即将崩溃的暴政来说,与其规劝它行善,倒不如鼓励其作恶来的更直接、快捷、顺畅。他们做的,比我曾经做过的,更直截了当!
2012年十八大召开,我耐着性子认真地看完了电视直播。然后到康国雄老先生家中做客,当时原《炎黄春秋》杂志副主编刘家驹先生也恰好在,自然而然地聊起刚刚结束的十八大,我问刘老的评价,刘老先生说:“从观望到希望,最后到绝望。”
一句“最后到绝望”,勾勒出神州近拾年来的历史轨迹。而今这绝望正逐渐蔓延开来,开始窒息整个社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