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8

羽谈飞:中国药方:甘肃一家六口命丧临床

   (编者注:骂得好!骂得酣畅淋漓!虽然我自己也在被骂之列......) 

流光溢彩的西湖盛会人去楼空,水上芭蕾的足尖舞鞋残香正浓,精雕细作的美味佳肴穿肠而过,世界经济的中国药方凸显奇功。
来自微甘肃98日社评:8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发生一起人伦惨案,一位八零后的年轻妈妈毒杀四个孩子之后服毒身亡,第二天丈夫也服毒自尽,一家六口还未来得及看G20杭州豪聚就撒手西去,与刚刚因被骗学费而气绝身亡的五个大学生一道,共同用生命见证中国药方的临床奇效。
让我纳闷的是,发生在824日的惨案为什么在半个月之后才见披露?如此庞大规模的灭门自杀是如何做到滴水不漏的?这是一个奇迹。当我们一起揪心关注女大学生徐玉玉时,万万想不到,正在发生着远比徐玉玉等被骗而死更加惨烈的阴曹地府“全家福”。六口全家服毒案中的四个孩子,最大只有8岁,最小的才3岁。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年轻母亲绝然毒杀亲生骨肉?且看这六口之家栖居何处?
当你看完这一组图片后,友友们就无须再问这六口之家为何走的如此安静。其实,当妈妈给大女儿喂毒药时,女儿并不想喝,最后是在妈妈板斧威胁下才含泪喝下(微信yutanfeiytf)。也许很多人会问:年纪轻轻的夫妻怎么这么不理智?但我很想说,能有这样问题的人才是脑残。理智?你说说还有什么理智之路帮他们指出来?他们绝对是理智的,我特别尊重他们平静的选择。庆幸吧,至少这对小夫妻没有走上电信诈骗之路,至少他们的四个孩子不用死在被敲诈勒索的旅途,不用死在帮爸妈“恶意讨薪”凌空一跳的高楼,更不用死在因吃不起一块巧克力就一命呜呼。如果他们不服毒自杀,不被洪水淹死也会被泥石流卷走,不被城管殴死也会被恶警点杀,不等强拆死也会被恶官奸幼死。我几乎找不到一种思路,帮他们解释一条活路。所以,我为他们夫妻祈福,我为四个孩子祷祝,来世一定要睁大眼睛,要么认准精子要么认准卵子,千万别再任性而一意孤行,否则,依然是万劫不复。
于丹说:“穷人也可以活出精致”。来,于教授,你帮这六口之家活出精致!心灵鸡汤可以没有鸡,但至少也得有一个鸡的逼呀,否则,那还叫汤吗?。郑强教授说:“感谢邓爷爷让我们吃饱了饭”。来,郑教授,脱下你的教授皮,别带口粮去这六口之家住三天,看你还叫嚣“邓爷爷么”?。吴建民说:千万别打仗,一打就把发展打没了。来,吴部长,帮解释一下“发展”是个什么鸟?为啥没有打仗这六口之家也发展没了呢?。杨绛说:“我与谁都不争,也不屑与谁争”。奉劝杨先生,您老最好在那边与这六口之家争一争,既然您已经承认“世界是自己的”,就不可能“与他人无关”,因为,只有关心他人不幸的人,才配拥有自己的世界。
我现在不再想说什么恶政,也不想再说什么恶官,更没有兴趣招惹五毛,我觉得把一堆大粪翻过来闻翻过去嗅,纯粹是消磨时间。我现在特别恶心这国的知识分子,国政不兴全都是知识分子的责任。什么体制,什么文化,什么马教,都是个几把,知识分子无所作为的集体奴相才是导致一切灾难的根源。有人肯定会跳出来说:“别人有枪”,“你不也一样吗”?是的,我也一样,但我已经认知到这一点,就很不一样。当一个人不敢忏悔自己不敢鞭挞自己,那就别寄望他还有任何担当。
像五毛已经是暴露的敌人,根本就不是威胁,最大威胁是心里明亮的沉默大多数。有的以“独善其身”掩盖自己的狼狈为奸,有的以“温和理性”掩护自己的助纣为虐,有的以“谋生养家”掩饰自己的沆瀣一气。更有甚者,干脆撕下一切伪装,撑起“别打击体制内的良善之士”的破旗顽固坚守自己的为虎作伥。因制度性贫困导致徐玉玉等被骗的大学生和甘肃六口之家的悲愤离世,这国的知识分子全他妈应该集体下跪赎罪,还有脸做尼玛什么科研站什么讲台放什么屁?
什么叫亡国奴?这六口之家就是亡国奴,宋玉玉就是亡国奴,所有的访民都是亡国奴,凡是诉求无门的冤民全是亡国奴。什么是汉奸?民主小贩杨恒均也算靠谱了一次:“残害中国人的中国人就是汉奸”。谁在残害中国人?当然不仅仅是指直接出手残害国民的恶官恶警恶霸,更必须包括最应该站在文明前列但却视而不见的知识分子。有人会说,知识分子手无缚鸡之力有什么办法呢?来,我来教你们咋办。
崖山之后无中国。这句听说过吗?就是南宋在崖山的最后一战,眼见宋军败势已定,浙江十万文士,记住啊,浙江十万,福建四万骚客,记住啊,福建四万,集体跳海殉国。这就叫气节。日本人闻此噩耗,挥泪西望斋戒数月。韩国跆拳道服装与日本和服都具有相似的范儿,那就是宋儒之风。什么是宋儒之风?即便是今天的日本韩国,他们觉得有罪己之过,剖起腹来,上起吊来,下起跪来,依然是那么荡气回肠,这就是宋儒之风。岳麓书院听说过吗?元军攻破长沙时,全院之乎者也的师生们,立即放下砚台操起了长矛大刀血战潭州,四百多学子葬身沙场。这就叫节气。
有人也许会说“那是死守帝王之国何足道哉”?但我想说别把无知当脸皮,两宋是当时整个王朝世界最自由最文明最繁华的国家,忽必烈这个流氓就相当于今天的萨达姆、卡扎菲和金正恩,殉宋的数十万文人殉的是文明自由,懂吗?你们看前朝后世还曾有大规模文士以身殉国吗?可能都恨不得早点灭亡呢。
一说起舞枪耍刀和喋血殉节实在有失文人墨客的优雅风范,那我们另外换个姿势说说啥叫知识分子。国人早就把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糟蹋成“但为五百斗米折腰”,也好意思把孔子学院开遍全世界?五月花号天路客中那35个清教徒就是知识分子,他们可都是西装革履还带燕尾的高富帅呀,第二年在新大陆几乎饿死了一半,但却硬生生留下了百折不挠的理想国——公民自治体。与他们同时代的其他知识分子相比较,还不是一样都最终死去四百年了么,天天吃草根树皮而死的天路客与天天吃牛排牛奶而死的上层文人,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拉出来的大粪臭度不一样么,但天路客却留下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这就是今天的美国。天路客精神就叫美国精神。
美国精神确实让人闻风丧胆,饿怕了的中国人想都不敢想,所以倪萍大姐讲一个段子特别出彩(微信yutanfeiytf)。她说:“有天我搭乘出租车,旅途中司机大叔递给我一个苹果,当时我感觉好踏实,什么普世精神,多空呀”。这就是倪萍。倪萍吃完苹果还会想到啥?当然会想到司机大叔下面还会给她递香蕉,怪不得倪萍大姐男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我还是很遗憾地说,无论吃再多的苹果还是吃再多的香蕉,最终你还是老了,最终你还会死,但你死后的苹果和香蕉更鲜更甜,你咋不吃完再死呢?
就为了那没完没尽的香蕉苹果,中国知识分子集体视普世精神为无物。你们看这次西湖盛会跑前忙后的知识分子,就为了耗费2000亿民脂民膏,各个都穷其心血为一个人的装逼摆谱拼死拼活。你们看那个张艺谋,什么玩意儿,带一群嫩女去灵隐寺祈祷表演无雨,劳资真的无语,我是多么希望老天睁睁眼能倾盆大雨,摔死你些狗日的,下次长一点人性和良心。你们看那些为讲演写稿的秘书班,绞尽脑汁帮老大给世界开药方,但却从故纸堆里找现代国政依据,你们说好笑么?结果好了,为了排练装逼,却没时间排练念稿子,最后弄出惊天爆点大笑话。这就是中国行走上书房的知识分子,为了苹果,为了香蕉,毫无廉耻。
尽管中国知识分子集体无耻,但是,也不能太悲观。估摸大家早就忘了这次西湖盛会之前闪现了一颗闪亮的星星,他就是郭恩平,浙江台州公务员,因发微博批评西湖盛会铺张浪费被开除公职。这就对了,亮点不是在他发了微博批评,而是在被开除。如果不开除,谁知道他郭恩平是谁?开除公职确实吓死人呢,羽某当年逼格森森大学讲师啊,结果出来写帖子了。所有人都以为我很快就会自生自灭,结果我还活在,哈哈。更重要的是,我迅速彻底换了人间,发现我最近三年才是这一生走上正路的三年,前半生都是白活了。我都能这么快唰唰唰开悟大脑,我相信郭恩平更能很快步入人生快车道,绝对比当寄生虫高贵万倍。这就叫天路客精神,并非硬要去一块不毛之地刀耕火种,只要有一颗为自由奋斗的决心,处处都是新大陆,人人都是天路客。
讲到这里,并不是说所有在体制内谋生的知识分子必须哪样哪样,而是要慢慢悟透生命的价值,逐渐增强站起来的信心和勇气,做一回真正的自己。一个知识分子站起来,就会少一个宋玉玉提前结束花样年华;一群知识分子站起来,就会少一家像甘肃六口灭门的服毒自杀;如果所有知识分子都站起来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大撒币?又怎么可能没有真正的盛世中华?这个才是最急需的药方,不但能治本中国,也能兼治世界。
(转自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