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3

协助乌坎村民联合国大会上访记

        2016年9月22日    中国妇权-姚诚

        2011年乌坎事件遭镇压中,乌坎土地维权村民庄烈宏先生一度被捕入狱,并在2012年乌坎首次民主选举中被选乌坎村委委员,可半年后他公开辞去了村委一职,于2013年末流亡美国。今年初我来到美国后,在当年一同采访报道乌坎事件朋友聚会上相遇。当时他考虑到为避免舆论影响,希望政府能够合理的软性的解决乌坎土地的问题,因此拒绝了很多媒体有关乌坎事件的采访。自乌坎村支书林祖恋被抓后,特别是在9月13日乌坎再次遭到镇压、父老乡亲被打的头破血流、70多人被捕的情况下,庄先生认为已经无法再保持沉黙了,已经是忍无可忍。正好遇到中国总理李克强要来联合国开会,庄先生决定趁此机会向联合国递交公开信,同时向到会的李克强抗议乌坎血案。
        我和庄先生经过商量决定,由中国妇权全力协助其抗议活动。9月17日,中国妇权张菁女士亲自出面为其活动出谋划策,联系媒体,修改公开信内容。9月19至22日,我本人则连续四天陪同庄先生开展活动。
        9月19日,我俩早上七点多钟就赶到曼哈顿,趁警方还未全面封场,跟着联合国的工作人员从二大道43街交叉口翻过一个小山坡,混进了媒体采访区。庄先生俟个给媒体发中英文版的《就乌坎村民遭镇压致联合国公开信》,当发到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点的时候,庄先生将其递交给主持人海霞,边上一个谢顶的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把将其夺了过去,一看标题就大声斥责我们,说你们怎么进来的,说要找警察驱赶我们,我们只得离开。
        刚离开联合国总部便得知有访民截住了李克强的车队,我们决定前往李克强的住地---华尔道夫酒店声援。这时雨下的越来越大,离酒店还隔两条街时,只见每个路口都有成群结队穿着统一蓝色雨衣的中国人,他们用手中的摄像机和手机对我们进行拍照,其中的四、五个人一直尾随着我们,庄先生也拿出手机对拍,双方争了起来,庄说:拍吧,我就是乌坎的庄烈宏,我现在就去找李克强,你们出动军警两次镇压我们和平请愿、手无寸铁的村民,开枪伤人、并抓走了七十多人,我就是要讨个说法。对方一个中年男人说道,乌坎没开枪,你不要被敌对势力所利用。我插话说乌坎开枪无人不知,你竟然公然否认,八九年天安门开枪打死了那么多学生,中国政府到今天都不承认。中年男人反问我:八九年天安门开枪你亲眼见到了吗?没见到就不要在这里造谣。我说有那么多照片、录像为证你竟然否认。我郑重的告诉他们,共产党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你们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对方反问我:你给自己留了后路没有?我说我的前途一片光明,不需要什么后路,我会一直向前冲,直到中国实现民主。
        当晚,庄先生竟接到了广东警方打来的电话,让他与被关押的父亲通话。庄老伯在电话里告诉儿子:看守所没打他,给他吃喝,很好,你不要再出来闹事了。庄先生告诉他父亲:很好还抓你?乌坎的问题一天没解决,我就一天不罢休。
        20日上午在联合国总部对面47街的抗议现场结束活动后,我们听说李克强在帝国大厦,便赶了过去。大厦四个门全有访民守着,只等李克强出现便一涌而上。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晚上十年,最后还是给他溜走了。在这里,我见到了刚刚成功拦截李克强车队被捕后放出来的白节敏先生,他告诉我在警局只呆了一个晚上,休息的很好,吃了好几个汉堡,只判他6个小时的社区服务。由于联大会前纽约发生了三起爆炸事件,因此期间的安保特别的严,但给我感觉的是,警方执法非常文明,四天里我们在曼哈顿除了进出抗议区域要检查随身带的包裏外,几乎没遇到什么不便之处。在这里我还见到了非常令人敬佩的李焕君女士,她两次成功拦截习近平车队,尽管打着绷带,还与我们一起守在李克强可能出入的门口,直到晚上十点确认李克强已溜走。
        四天的时间里我们游走在联合国总部与华尔道夫酒店之间,期间还去了中共驻纽约总领馆,多家媒体采访了庄先生,很多人看到乌坎的横幅后都争相与庄先生交谈,对乌坎村民受到的镇压给予同情和声援。22日上午十时,正在报道联大会议的美国之音著名记者方冰专门为我们做了采访。
        庄先生表示,此次抗议活动只是一个开始,他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当局释放乌坎所有的被捕村民,直到讨还村里的所有土地。在整个抗议过程中,庄先生始终将矛头对准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他认为有足够的理由问责胡春华。一是乌坎事件自始至终都是广东省委在处理,问题没处理好广东省委负有主要责任;二是此次镇压有证据表明是从惠州派来的军警,调动惠州的军警也只有广东省委才有权下达命令,因此,作为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应负主要责任。

          姚 诚
          2016年9月22日于纽约

转自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231116.shtml#.V-UbXPSqD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