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

红歌、金钱与审查,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最新输出?

时事大家谈:201784 星期五
华盛顿  

澳大利亚这个南半球国家,近年来成为中国移民与留学生最青睐的国家之一。然而随着中国浪潮而来的,还包括中国独特的政治思维、金钱贿赂与学术审查。纽约时报最近刊载了澳大利亚学者瓦拉尔博士的文章,称中共的影响已经进入澳大利亚校园,严重威胁学术自由与开放辩论。上个月初,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中国商人通过政治捐献,影响澳大利亚的主要政党,总理特恩布尔下令对此展开独立调查。中国的金钱政治与学术审查究竟给澳大利亚带来多大的威胁?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要如何应对来自像中国这种威权国家带来的挑战。

瓦拉尔博士在纽约时报的撰文上提出,很多中国留学生正在把支持北京的立场带进澳大利亚的教室。他们在自我审查,监视,和报告同学时,不一定是因为中国政府压力,而是认为公开反对官方观点是不合适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吴乐宝说,在校园里,尤其是课堂讨论环节,审查是非常严重。有时候是大使馆直接控制,而更多时候是学生的自我审查。审查长期以来制造了非常恐怖的氛围。有一部分同学不完全同意政府意见,却不敢说。这种恐惧在每一个人心里,对澳洲校园的正常教学和研究工作影响极其严重。
很多中国学生到西方国家,希望了解当地社会文化。但也有学生将对中国政府的控制和恐惧带进了校园。澳大利亚学者、国际政治专家邱岳首博士认为,其中有两个原因。邱岳首说:“首先,学生们担心被列入黑名单,给出入境带来麻烦。再有,担心给在中国的家人带来麻烦。这可以体现出几个问题:首先,在集权国家,告密文化是常态,长时间下来会给中国学生很大压力。比如马里兰大学学生杨舒平发表观点受到围攻是被告发,告密文化从而被带入了西方社会。其次,很多留学生对政治问题的认知有问题,比如党国不分,拥有狭隘的爱国观。其实我们要允许质疑和批评政府的思维,缺少这种认知便会导致自我审查。”
曾经在澳大利亚参加过民主运动,对中国政府提出抗议的吴乐宝说,自己也有被跟踪、威胁、举报的经历。吴乐宝说:“我本人和一个记者同学去观察了活动。我在当场被认出,有人便跟踪我们,还向当地政府举报我们,校园里也可能被跟踪过几次。我在国内的家人也有被骚扰,当地安全保卫部门找到过他们。其他同学也有过类似经验,国内家人被严重威胁。一般人对政府恐惧根深蒂固,尤其是我们这些站出来抗议的人的家人。在我入狱之前,我的家人被严重威胁,他们发现威胁家人比威胁我有效。”
上个月澳大利亚ABC国家频道,点名多位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商人利用政治捐款购买在当地的影响力,危害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并首次点名中国驻澳使领馆是背后的操纵者,澳大利亚总理下令进行调查,但是,邱岳首和吴乐宝都认为,当下的措施远远不够。
吴乐宝说:“中国政府对澳洲政治的影响也是极其严重的。比如,这些新闻报道和调查事件中,有高级官员和中国政府勾结很深,对两党都进行严重渗透。我相信揭露出来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至于华人圈,人们观点分歧很严重,但是有极少的人站出来说话。能够反对政府行为并且站出来说话的人少之又少。我认为西方应该重新审视它的多元文化政策,因为会有像澳洲华人一样的强势少数主义借反歧视规则,欺压持有不同政见者。这个问题没有受到外国政府和媒体的重视。”
去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和悉尼曾经讨论过要举行歌颂毛泽东的红歌会,引起了广泛讨论,后来在压力声中被取消。邱岳首表示,红歌宣扬与西方价值观是格格不入的。
邱岳首说:“中国政府一方面是对政客个人的渗透,另一方面是文化渗透。红歌这种宣扬暴力和杀戮用芭蕾舞表现,跟西方的价值观格格不入。到现今,政府对于历史上对地主的血腥镇压,没收资本家资产等,不仅没有对受害者道歉,还继续灌输这些东西,当然会受到抵制。八一时解放军歌舞团依旧展现类似片段,暴露了要跟西方政治敌对到底的铁心。政府为了肯定自己权力的来源,不能否定对暴力夺取政权的坚持和迷恋。所以我认为文化渗透也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悉尼大学开学第一天,男厕所墙上喷有“杀死华人”和纳粹图形。很多华人学生为此感到担忧,几个星期前在墨尔本和悉尼的其他大学也出现了“此处禁止中国人进入,如果违章将面临起诉以及驱逐出境的可能”的海报。澳大利亚对中国威胁的担忧,和这些极端行为是否有关联?
吴乐宝表示,澳洲政府正在调查这些事件,却没有结论。但是这应该和华人在澳洲的所作所为有直接关系。首先在悉尼的八个高校中,学生抱团学习,不怎么和外界接触。而且他们长期看国内媒体,将中国的畸形政治生态套在澳洲身上,肯定给澳洲当地社区造成严重冲击。这些反对华人的活动很恶劣,却也有华人在澳洲的不文明行为因素在其中。
澳大利亚劳伊研究所最近公布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看法矛盾重重。46%的受访澳大利亚民众认为,在未来20年内,中国“很有可能”成为澳洲的军事威胁,这一结果比2015年上升7%。然而,对于中国目前更像经济伙伴还是军事威胁,79%的受访者认为是“经济伙伴”。只有百分之13的人认为是军事威胁。如何解读民调中,澳大利亚人这种又想和中国做生意,又害怕中国威胁的心态?中国威胁论是否会在经济利益压顶之下慢慢消失?
邱岳首认为除非中国民主化,对中国威胁的担忧不会停止。
邱岳首:“澳洲人通过与中国的贸易赚了很多钱,但是另一方面他们的矛盾,来自于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集权国家。澳洲铀矿即便很赚钱,却一直不敢卖给中国,因为铀矿可以用于核电站和核武器。所以有时候安全会高于利益。这种威胁论不会一下消失,除非中国实现民主化,有大的变革,否则这种现象会持续很长时间。”
吴乐宝也同意这种威胁不会改变。吴乐宝说:“骂资本主义是工作,去资本主义国家是生活”在澳洲很普遍。很多留学生骂政府,却希望能够拿到澳洲身份或者长期居留。我们可以体会到澳洲的自由和环境。而中国对澳洲的威胁不会变。集权国家入侵外国的野心是不会停止的。中国军事渗透很有可能,即使只是经济渗透,也会给自由体制带来很大冲击。中国在澳洲经济影响很大,澳洲对中国依靠很厉害,无法脱身。可是如果不早做准备,到时候如果中国政治垮台,对经济影响不知道会有多大。所以澳洲政党应该减少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独立健康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83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文森简评:刚才在微信群里有人说要让澳洲的政党政客们知道此类事。我觉得澳洲不同于中国,在澳洲要有足够多的民意关注这类“中国式病毒”的入侵,澳洲的政党政客们才会对此事作出反应。若是我们整天只停留在华人圈子的微信群等网络上打口水战,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我们深谙其危害的人要更多地站出来表现出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