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2

叶启明:遍地“傻逼”从来就不是国耻



常看我文章的读者会发现我有语言洁癖,文章中基本上不会出现低俗、庸俗、恶俗的词语。但是一直以来,总有人写文章骂国人是“傻逼”,尤其是在“抵制日货”、“抵制韩货”等群体性事件发生的时候,比如这次“抵制乐天”之后,照例又有人在詈骂那些有组织性的“抵制者”为傻逼,甚至将这些人上升到国耻的地步。这种不明真相、不辨是非的恶骂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所以我感到不能再回避“傻逼”问题了。
《圣经-约翰福音》里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说的是一群人抓到了一个妓女,商量着要按照律法,用石头砸死那女人。这时候耶稣来了。大家要深明律法的耶稣讲讲,现在是不是可以执行这法律。耶稣缓缓地说:“你们当中没有犯过罪的人,可以拿石头砸他。”于是人们静默,并且纷纷散去了。
耶稣的意思虽然是说“没有人是无罪的,没有人是完美的”,但同样我们也可以引申出“没有人是永远正确的”。我们每个人虽然都在力争做到客观、理性的分析问题,但是由于每个人不可避免的受到“血缘出身、教育背景、文化程度、社会地位”等先验性观念的影响,都会或多或少的有“无知之幕”,都会或多或少的有认知上的短板,时刻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指责别人是“傻逼”,只能说明指责者本身就是狂妄自负的“傻逼”,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观点或态度视作“永远正确”。
其实,责骂国人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从鲁迅的“批判国民劣根性”,到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再到现在公知作家们的“遍地傻逼”,这个“批判”的传统就从来没有中断过。而且这种“批判”的声音一直都会大行其道而不会受到阻遏,而“批判者”则能赢得较高的“喝彩”,甚至被视作为“民族魂”,所以大家也就乐此不彼的指责批判了。
很多人批判“义和团”的愚昧无知,甚至说“一百年以来民众一直都是义和团”。但“义和团”刚开始只是在山东部分地区,而且“拳民”大多是社会底层民众,为了寻求身份上或经济上的庇护而自发形成的松散的组织。如果只是如此,我想“义和团”根本不可能酿成后面的恶果。但是当老佛爷开始注意到“义和团”是一群可以利用的“乌合之众”,将其势力发展到京津地区,所以我们才看到后面的各种荒唐的闹剧、悲剧。
可以说,愚昧无知的“义和团”本身并没有多少危害性,甚至底层民众自发形成“义和团”也是其固有的权利而已,而“老佛爷们”才是制造闹剧、悲剧的根本原因之所在。不去批判“老佛爷们”的居心叵测,却盯着“义和团”的愚昧无知,实在是有点南辕北辙、缘木求鱼了。
鲁迅所批判的“国民劣根性”,柏杨所指责的“丑陋的中国人”也许曾经确实存在,然而一个世纪过去了,同样是“国民”、同样是“中国人”的海峡东岸民众们,已经很难找到那些所谓的“劣根性”和“丑陋”了,而海峡西岸民众们却依然如故,这难道不值得如今的那些“鲁迅们”去反思吗?尤为吊诡的是,鲁迅自己的劣根性,比如“汉奸”的嫌疑,比如残酷的对待原配妻子,比如与所有人为敌的刺猬本性,随着史料的逐渐披露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所以我想请那些经常恶骂国人是“傻逼”的人自己扪心自问下、反求诸己下,是不是自己在任何问题上都“永远正确”?即使自己是“永远正确”的,难道就不能存在反对的声音吗,哪怕反对者是“愚昧无知”的?
这样的例子很多。对于坚持个人利益高于一切、支持民族自决的人来说,大一统思想者就是“傻逼”,反之亦是;对于信仰上帝、反对偶像崇拜的人来说,佛教徒、无神论者就是“傻逼”,反之亦是;对于热衷于功名利禄的人来说,那些张口闭口道德自律、整日寄情山水的人就是“傻逼”,反之亦是;对于喜好基于数理精确性的西方音乐、美术的人来说,那些沉浸于中国书法、国画的人就是“傻逼”,反之亦是。
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谁是“傻逼”,没有必要整天恶骂别人是“傻逼”。甚至可以说,当“傻逼”是一项基本人权,只要“傻逼”没有严重的侵犯别人的正当权益。问题的关键在于:是谁有意在制造这些“傻逼”,是谁有意在怂恿这些“傻逼”,是谁有意在鼓动这些“傻逼”去侵犯别人的正当权益,是谁有意让这些“傻逼”去做有损国家和民族尊严的事?
具体到“抵制日货”、“抵制韩货”,尤其是这次“抵制乐天”的事件上,为什么这些“爱国傻逼”能够堂而皇之举行声势浩大的抵制活动,而不受到任何阻碍?为什么这些“爱国傻逼”的抵制活动是如此有组织,即使“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却依然明目张胆?
所以不得不说,制造这些“爱国傻逼”的人才是最大的国耻;怂恿这些“爱国傻逼”的人才是最大的国耻;让这些“爱国傻逼”做出有损国家和民族尊严的事的人才是最大的国耻;不辨是非恶骂这些“爱国傻逼”人才是最大的国耻。
套用华盛顿的一句话:我们会越来越明白,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破坏最惨烈的,是制造和怂恿“傻逼”的那群人,其次才是自然灾害和人类的无知。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始终伴随战争、奴役、掠夺、破坏的阴影,究其原因,不是因为科学落后、技术低下、艺术匮乏、思想缺位,而是因为居心叵测利用“傻逼”的那群人。

叶启明  2017-03-02

(转自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