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9

蒋中正:民国38年“双十”國慶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國慶紀念
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蒋中正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九日於臺北

自 國父領導國民革命創造中華民國以來,每逢國慶日的前夕,我全國同胞都是歡欣鼓舞來慶祝這神聖莊嚴的紀念日。但在今日國慶日的前夕,我陷在匪區的同胞,卻只有悲憤沉痛來紀念今年的雙十節了。回想三十八年前的十月十日,武昌起義全國響應,革除了二千年的君主國體,推翻了二百六十年的滿清專制,纔有中華民國的誕生。而中華民國成立以後,我革命志士,愛國同胞,又在第二次革命討袁護法、和北伐抗戰諸役之中,奮鬥犧牲,纔保障了中華民國的國體國號,更確定了中華民國的國旗、國歌。綜計這三十八年革命建國的歷史,已使中華民國成為我全國同胞共同生活最高的組織,和民族精神無上的象徵;而中華民國的國體、國號、國旗和國歌,在我全國同胞的生活與情感上,思想與行動上,都有其深固不拔、永久不磨的根柢。乃今日中共匪黨嘯聚了一些民族敗類、無恥漢奸和賣身投靠份子,扮演了所謂「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不到十天的短時間內,執行了共產國際預定的計畫,宣佈了蘇維埃極權主義的國體,廢除了中華民國的國號,採用了俄國式的紅旗,改變了我四億五千萬國民同聲誦唱的國歌。我淪陷匪區的同胞,久在黑暗鐵幕之下,本已不堪受其暴力的迫害,而今日又是目不能見國旗,耳不能聽國歌,其喪家亡國之痛,更不知如何忍受了。我後方和海外的同胞,在此國際風雲緊急,國家危機嚴重的時期,軫念中華民國締造的艱難,必感救亡圖存責任的重大。中正雖以在野之身,仍當從我全國同胞之後,竭盡我國民革命的天職,繼續為剿共救國革命建國而奮鬥。際此中華民國國慶的雙十節,謹掬我悲痛悃忱,為全國同胞特進一言。
中共匪黨的武裝叛亂,不是為了爭奪政權而顛覆我國的政府,而是受了俄國的驅使,來滅亡我們的國家,所以他採取的手段,就是俄國併吞東歐各國的手段。四年以來俄國策動東歐各國的共黨,第一步在所謂「新民主主義」之下,提出「聯合政府」的口號,以欺騙民眾;第二步在所謂「人民民主專政」之下,成立他極權主義的所謂「中央人民政府」的組織,以控制民眾而達成他歸降俄國的目的。中共匪黨知道他要帶領中國人民降附俄國,不僅要遭受人民的反抗,並且要引起他匪黨內都的叛離,所以他早就進行了克服國家思想和民族感情的鬥爭。最近七年以來,匪黨發動了他嚴厲的整風運動,接著又實行了他殘暴的三查運動。這些運動,直接是對自由生活家庭倫理和國民道德的清算,間接就是對國家思想和民族感情的打擊,到了共產國際情報局斥責狄托主義之後,中共匪黨纔推行了「四個學習計畫」,正面向民族主義宣戰。今年四月初,他更進一步發表了他在三次大戰中替俄國打仗的宣言,七月初他又提出了向俄國一邊倒的謬論,信誓旦旦的為俄國利益而服務了。
但是,中華民國的國體是人民自由權利的保障,中華民國的國旗是國民革命的象徵,中華民國的國號是凝結人民的愛國感情,中華民國的國歌是代表三民主義建國的宗旨,中華民國國慶的雙十節,紀念我中華民族對於民主共和締造艱難的歷史。這一切都是我革命先烈和殉國軍民無量數血淚之所凝結而成的史詩,亦即為我四億五千萬同胞民族感與祖國愛寄託的所在。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插在我們中國領土之上,那就是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所以袁世凱不敢公開改用中華帝國的年號,汪精衛也不敢改換青天白日的國旗,他們雖都受了帝國主義的操持,仍懍然不敢對我民族精神輕於觸犯。今日中共匪黨竟對我中華民國,從實質到形式,肆意侮辱,完全改變了。由此可見中共匪黨殘民快意,賣國求榮的罪行,非袁汪諸賊所可比擬;也可見俄國侵略主義的狂妄凶頑,肆無忌憚,更在日本軍閥之上了。
中共匪黨這次在北平揭幕的戲劇,完全出於俄國侵略主義者的導演,下面兩點就是充分的證明:第一、從他們所製造的理論上看,毛匪澤東在七月初間把匪黨的專制主義和賣國行徑歸納成一個「公式」,就是「工人階級經過共產黨領導的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與國際人民民主力量團結一致」。於是所謂「人民政協」,製造了他所謂「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和「人民政協共同綱領」,其所依據的原則,也就是「實行人民民主專政」和「聯合蘇俄和人民民主國家」,仍舊是毛匪所提那一套的「公式」。要知道他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共產匪黨的專政,而其所謂「人民民主國家」,就是共產國際鐵幕之內,實行獨裁,降附俄國的一些國家。我們認清了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共黨匪徒扮演「人民政協」所製造的政體,就是「學習」極權主義的專政,去做俄國的附庸;更可以瞭解他們所謂「工人階級領導」,就是「共產黨領導」,而與真正的勞動民眾,毫無關涉。他們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共產黨獨裁,而與民主政治背道而馳。四年以來,莫斯科使用這詭辯的理論,和模稜兩可的名詞,掩飾了併吞東歐各國的侵略行動。毛匪澤東今日的「公式」,不過是沿襲莫斯科侵略東歐製造傀儡的手法,來執行他滅亡我們國家,奴役我們人民的命令。第二、從他們所採取的程序上來看,本月一日毛匪澤東在其所謂「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成立時,宣佈了一個「公告」,所謂「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甫徑發表,立刻把所謂「公告」分送各國領事館。到了第二日,俄國政府外交次長葛羅米柯就發表聲明,表示「承認」毛匪的偽組織了。十八年前,土肥原製造偽滿洲國,東京與長春之間,還有正式文件往來;今日俄國製造北平偽組織,莫斯科與北平之間,卻只憑電臺的新聞廣播,其表演更是匆忙草率,而一切都是預定的計劃,尤為顯明的事實。俄國侵略主義者企圖使用這簡短單調的戲劇,無非要在外交上混亂民主國家的耳目,在軍事上急劇準備三次大戰的戰場。而朱毛匪首們要把我四億五千萬同胞,供與俄國當砲灰,要把我一千二百萬方公里錦繡的河山,獻給俄國作戰場,要把我中華民國國民寶貴的生命財產與豐富的資源,作為他們共匪賣身投靠的抵押品;這比袁世凱承認二十一條以助長他的帝制自為,汪精衛簽訂「日支關係調整要綱」以促成他的傀儡組織,更加寡廉鮮恥,更是喪心病狂。
同胞們!俄國如果征服了我們整個中國,無異如虎添翼,世界人類必將永無和平之時。而朱毛匪首如果斷送了我們整個中國,為虎作倀,把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禁錮於鐵幕之內,替俄國做奴隸牛馬,我中華民族必將永無翻身之日。俄國侵略主義的發展,固然是整個世界人類安危禍福的關頭,而我中國不幸,正首當其衝,中華民國領土主權為其所毀損,國體、國號為其所廢棄,而國旗變色,國歌無聲,我四億五千萬同胞永為無聲無色的亡國之民。際此存亡生死之交,我全國同胞救國自救之道,祇有徹底剿共,堅決抗俄。凡是淪陷區的同胞,祇有自動團結,嚴防奸匪的破壞,埋頭苦幹,保持可用的力量,堅持等待我國軍的救援,準備接應我國軍的反攻。中正負責保證,無論今後戰局如何艱危,環境如何險惡,而我國軍必將在短期間內完成相當的準備,發動積極的反攻,以告慰於我淪陷區內同胞,而決不致有片刻的貽誤。凡是我大後方自由區的同胞,更應提高警覺,一致奮起,須知「覆巢之下,決無完卵」;只有團結一致,共同奮鬥。此時正是我們同胞同舟共濟之會,必須共礪同仇敵愾之心,拼命才能保命,毀家才能保家,擁護政府,奉行法令,再接再厲,剿滅共匪,不屈不撓,反抗暴俄,勿貪一時的苟安,勿計個人的利害。生為自由之人,死在自由之土,決不甘心做異族的奴隸。只要俄國的傀儡奸匪朱毛一日盤踞中華民國寸土,我們即一日不能放棄反抗侵略的責任。
中正在此必須指出,俄國侵略主義者承認中共匪黨偽組織,不僅破壞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並且撕毀了美英蘇三國雅爾達協定。不僅是對國際法的損害,並且是對聯合國憲章的背棄。俄國這一次的舉動,除了德國納粹主義者之毀棄凡爾賽和約,義大利法西斯主義者之違反國際聯盟公約,日本軍閥之破壞九國公約以外,再沒有任何事件可與倫比。今日北平偽組織完全是九一八以後日本帝國主義者一手製造偽滿洲國的歷史的重演。誰都知道,偽滿的成立乃是中國對日本軍閥侵略軍事直接應戰的前奏,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四年以來,中共匪黨武裝叛亂全面發展,已使中國的危機比之於九一八至七七事變六年之間更加嚴重了。今日俄國,不顧一切公開導演他傀儡劇於北平,不但使共匪叛亂暴露其侵略戰爭的本質,亦且是俄國已不惜其本身以國際戰爭的戎首自居了。率直的說:今日偽「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與俄國及其附庸的承認,就是俄國對中國直接從事侵略戰爭的信號。這是洞若觀火的事實!縱令世界各國瞠目無睹,掩耳不聞,而實際上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從此開始了。中國從不願藉世界人類共同的戰禍來解決中共問題。即至今日,我們仍竭盡其所有的力量,阻遏共匪的赤燄;務使西太平洋與東南亞洲不為其所延燒。但是世界民主各國如不及時為集體安全而努力,則莫斯科黷武主義者製造三次大戰的野心,決不會有何止境。今日他在遠東製造世界戰爭,已經到了圖窮匕見的階段了。
中正領導中國國民革命,與共黨匪徒相持,至今歷二十五年;深知蘇俄侵略遠東的政策,與帝俄時代毫無二致。而中共為莫斯科第三國際的間諜,不是中國國內的政黨。蘇俄之併吞外蒙,掠奪新疆,窺伺東北,完全是帝俄時代侵略行為的延長;而民國十四年以來,中共匪黨對我中國國民黨之內在滲透、外來侵侮,對北伐之事前阻撓和中途分化,對抗戰之表面參加而實際破壞,都是國際侵略主義的陰謀策畫。抗戰結束以後,共匪更在莫斯科侵略主義者策畫之下,企圖以全面武裝叛亂,顛覆我政府,劫取我領土主權。所以我們歷年剿匪戰爭的意義,直接的固為剷除共匪的叛亂,間接的就是反抗俄國的侵略。
而反共抗俄,實為我中華民國存亡、三民主義成敗的決定關頭。中正秉承 國父遺志,領導國民革命,自不能不引為我畢生最大的責任。但是這一深切的認識與嚴正的立場,每不為國際與國內所理解。尤其是我戰時盟友的美國,在最近四年間,就有一些人士認定中共的匪黨是農民民主和土地改革的政黨,認定中共所謂「聯合政府」是民主政治的要求,並且否認了中國共產黨與莫斯科之間有主奴的關係。這一誤解,竟使美國對華政策與我們政府的戡亂政策,至今還在互相扞格之中。但是我們同胞可以相信,美國是講公理重信義的國家,而且今日是領導民主,反抗強權的世界領袖,只要我們中央政府剿匪戰事一日不停止,東北領土主權一日不恢復,美國即一日不能背棄其國際信義,諉卸其政治責任,決不是見利忘義,背道棄信的國家所可比擬,至於國內一些自命為自由民主主義的人們,更直接間接幫助共匪,在政府區域發展其反內戰的運動;政府為剿匪而動員,特別是征兵征糧,到處遭受這一運動的阻礙。最近幾個月來,這些民族的敗類,無恥的漢奸,更利用「和平」的美名,粉飾其媚共投俄的罪行,反共鬥爭的陣管,因而動搖,而士氣民心亦為之頹喪。但是我們中國的反共鬥爭雖在此內外交謫之中,遭受了一時的挫敗,只要我們不顧一切的犧牲,百折不回,奮鬥到底,對於遠東安全,世界和平,自有其重大的貢獻和決定性的意義。同胞們!今日侵略強權已不能掩飾其原形,賣國奸賊已不能隱蔽其醜態;共匪倉皇的公告與莫斯科匆促的承認,惟一的效果就是對於中共匪徒之為俄國侵略中國領土主權,危害遠東安全和平的工具,提出了最後的證明!而我們反共戰爭,並且是世界反侵略、反共產鬥爭的前哨,也就大白於天下了。
同胞們!自中共匪黨偽組織成立,而俄國及其附庸國家予以承認,而國際危機益形迫切,世界和平亦從此絕望了。一個世界不能一半奴隸,而一半仍能保持其自由;也不能一半是戰爭的毒燄,而一半還有和平的福音。我們的反共戰爭,還有廣大的自由領域為其根據,還有億萬的愛國民眾一致擁護,而在匪區之內,更有無數民眾迫切的希望和策應。故今日我們決不承認是根本失敗了,而且我們確信最後必能完成光榮的勝利!我深信公理勝過強權,正義就是力量。我們深信為爭取中華民國獨立而戰,為保障人民自由而戰,為國際正義世界和平而戰,其戰爭必得到最後的勝利!凡不願做俄國的奴隸牛馬,而自認為黃帝子孫的中國國民,都要共同一致,同心一德,在青天白日國旗之下,國民革命大義之前,竭盡一切可用的力量,堅持反共產國際侵略,反極權主義暴政的鬥爭,以恢復我們中華民國的領土,保障我們中華民國的主權,歸還我們民主自由,保持我們光榮歷史;使中華民國的國體、國號、國歌以及雙十節的國慶,與天地並存、日月爭光!惟有如此,方能上慰我創造中華民國的國父和為中華民國而犧牲的軍民先烈在天之靈!
中華民國萬歲!
三民主義萬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