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4

佚名:“郭共之战”最到位的点评



论刁滑,政界王(QISHAN)和商圈郭(WENGUI)俩是一对,无出其右;说“野心家、阴谋家”,当下无人能及;比年龄则是两代人,眼界、思维方式和做事风格有很大区别;看做派,一个像官员里的商人,一个像商人里的政客,都带着一股强烈的流氓气。算是棋逢对手。

从表面看,郭一人单挑一国;从背后看,是一个有庞大实力和资源的地下组织发动“超限战”多打一。郭居高临下,在射程外往咱的猪圈里不是放冷枪就是扔手榴弹,狙杀腐败官员,每发必中。比定点清除打一枪撂一个更可怕的,是没事扔一颗倒一片的非定点清除,躺被窝都不安全。要命的是不知里边有多少做内应递情报,给他吹风喂料,看准时机想搞事的。
这边二百斤猪和一百斤狐狸打配合,既要摁住肥猪不跳槽不咬饲养员,又要对蹲墙头的狼群打防守反击,胜算能有多大?“以法治圈”瞎忙几年,不止错过“政改”时机,还把队伍带散了,人得罪光了,弄出个更大火药桶不说,自己同志都成破椅子,不知哪个还靠得住。老百姓不过瘾不领情,就一句“洪洞县里没好人”给怼回去。
虽说胖的让谁下谁得下去,瘦的让谁进谁就进去,可是老郭不让谁坐谁还真的坐不住,他比不上纪委也比得上组织部。百姓不看《新闻联播》不影响挣钱升职,官员不听“郭文联播”不看小电影真可能影响仕途甚至身家。他每天坐家里说评书,时不时抖个脆包袱出来,吓人一激灵。不论大小,不管真假,确实吸引听众,害得VOA中文频道那时段都没几个人了。要命的是夹叙夹议,插播大量其他内容,像办教育频道传授普世价值,顺便给这边官员天天洗脑,比中央党校厉害。他们过去都是三好学生,接受能力理解能力超强,照这么下去三五个月,都不用等秋后开会,搞不好真要像某伟人五十年前说的“知识到手,人被夺走”了。而且庆丰朝全体官员被厂卫吓了五年,噤若寒蝉,人人自危,离心离德,“亚忠诚患者”从上世纪就没治好过,屁股快指挥不动脑袋了。
郭套路相当有政治手腕,以后绝对可以上教科书。他上来先拆习王,说老大派他去查老二,又捎带傅某,一下摁住仨,别人还没资格上手帮忙。哪怕弄假成真,他俩也只能忍着,谁也不敢出来辟谣。
接着“清君侧”,捏软柿子扯北大画皮,一看全服软,再炸黄小鱼涮潘小虾,拎起“小手”吓缩了一众官员,动辄以“你们就不怕老百姓上街?”相逼,拿出你不办我办架势,公然戗老王的行,硬闯他家地头割麦子。他借力打力,在外围犁庭扫穴,只要抓住一个往死里整,旁边就没人敢上手。名曰为国捉贼替老大除害,最后一定剃成光杆。
他当然清楚大陆百姓上不了街,但“郭鼠狼”专咬病鸭子,提前在香港点了把火,要赶在“七一”前先把“建制派”燎一遍,没焦头烂额的也灰头土脸,看今年“成绩单”怎么个交法。而且打骡子马也惊,这边敢下重手,两岸关系难保不生变。
他的策略就是让你的十个手指头在斜坡上摁住你家的十个鸡蛋,哪个都不能放开,然后再慢慢调理你。
郭的员工现在也成了烫手山芋,经他这么一闹腾,谁还敢放出来?生把中央弄成了绑匪的形象,“以法治国”马上穿帮。
郭在美国,不知入了多少个外籍,还没上缴“居民身份证”,而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靠法律引渡他基本不可能。他原本就是权贵圈里白手套,别人进去了财产没跟进去,他一人控制了巨额资产,掌握大量权贵资金外流和内斗机密。他能调动足够的财力也有能力去收购、分析传播更多的猛料,他幕后的势力绝不简单,肯定会有大机构给他提供各种资源,和他分享情报,让他出面做很多事。他如配合美国有关机构,再勾搭上令家老弟,就是这个党和国家最危险敌人。他高调交代后事,公开指定政治继承人,无非证明全部机密也在别人手上,办掉他也灭不了口。
郭团队彻底暴露中枢鸡掐狗斗,视如寇雠,专往死里整,谁都不真拿这个党和国家当一回事。与郭鬼相比,“朝核”那都叫可控风险,他扬言全球开大会爆大料,就是要这边开不好会,哪叫帮老大?和中共搞政治斗争,讲诚信他早死翘了。
“一切才刚刚开始”,能跳出来郭一,里边肯定还藏着随时准备开溜的郭二郭三。政商勾结只听过销毁证据,不留证据的,搞三十年反腐还没听说。
等着瞧,一定有更猛的料。极权垮台不都因为上街抗议,人民在家不合作才难办。印个背心,举着自拍,那就是标语。今年绝不会再有“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以前是“不胜利,不开会”,现在是一身狗血两嘴毛,哪个像胜利者?

(转自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